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网球王子同人孔雀男主的帅气女王

第七十七章 忍足侑士的秘密

  这件事要追溯到羽伢在冰帝上学的期间,那天的情人节,巧克力PK之战。

羽伢被抬走后,书包却掉落在了地上,因为拉链没有拉好,所以里面的东西都掉了出来,忍足为她收拾书包的时候,一张照片从书页里滑了出来,捡起来看到照片中的人,华丽到不能直视的男人端坐着,长得简直是和迹部景吾一模一样,尤其是眼下的泪痣,更是传神,这引起了忍足的兴趣,他将照片翻过来一看,角落处表明了“D伯爵的宠物店”的字样。

在那之后,忍足侑士找了个空闲的时间,独自一人偷偷找寻到了那家宠物店……

“真没想到,歌舞伎町还有这样一个神奇的店。”忍足被D请到店内坐下,他朝四周扫视了一遍,感叹道。

“多谢客人您的夸赞,请问客人来这里有什么想要的宠物么?”D倒了一杯茶递给他,礼貌的询问。

“哎?怎么说呢?我看到一张照片有个人,长得很像我朋友,但那张照片背面写着你店面的名字,所以我就想来问问看。”忍足开门见山的表明了来意。

“哦?能请客人您描述一下那个人的特征么?”

“嗯……”忍足从外衣内侧口袋里取出一张迹部景吾的照片,摊在桌子上,食指摁住照片推到D的面前,说道:“就和这个人近乎相同的样貌。”

D半垂下眼皮,低头瞄了一眼后,薄唇微启,轻笑了一声,说:“原来是君王~”

“君王?什么君王?”忍足不解的看向D。

“这涉及到其他客人的隐私,作为职业道德,恕我不便透露。”D微笑着回应道。

“是手冢羽伢么?”忍足想到照片是从羽伢的书里掉出来了,所以就联想到了。

“您认识她?”D反问道。

“嗯。”

“哼~其实被您看到这张照片,您就脱不了干系了,本来牵扯不到您的事,现在君王这条线也间接将您缠绕了。”D意味深长的叙述着:“与其让您慢慢陷进去,不如一次性让您跌入万丈深渊吧。”

“客人,我冒昧的问您一句,您和手冢羽伢小姐的关系是?”D站起身问道。

“她是我们网球部的助理教练,是伙伴关系。”

“只是这样吗?”D神秘的一笑:“如果只是这样,您就不会贸然而来了吧。”

“我也说不清。”

“是无法表明的羁绊吧。”D继续说:“客人,看您面相一定是位很有女人缘的男性啊~交往过的女性应该不少吧。”

“店主,您还真是慧眼识珠呀~”忍足洋洋得意地笑道。

“做护花使者一定很擅长吧?”

“您想说什么就直说好了,不必拐弯抹角。”

“哼,那我就直说了。”D点了下头,说道:“您愿意做手冢羽伢小姐的护花使者么?做她身前的盾牌,保护她,为她抵挡一切。”

“我一直都是羽伢身边的使者哦~”

“这个使者可比您口中所谓的使者任务艰巨多了。”

“说来听听。”

D坐下来,捧起茶杯,抿了一口茶,说道:“我有个死对头,叫梦魇,顾名思义,我向客人们贩卖爱与梦想,而他则是夺取我客人们的梦想,每当我与客人定下契约,他的名单里就会出现那个客人的名字,如果客人的名字被打了个红色的叉,那就说明梦魇夺取梦想成功了。如果没有红色的叉,那就暂时还没有事。为了保护客人们的梦想,我都会选择一个人作为客人的替代品,作为一个假象,扰乱梦魇的视线,但是前提是,作为客人的那个替代品要是自愿的,并且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替代品的存在,否则梦魇就会找到真正的那个人。”

“如果我做了羽伢的替代品会怎么样?”

“契约的印章会刻在你身上,只要你在手冢羽伢的身边,契约的光环就会保护着她不被梦魇所侵犯。”

“那我也不可能时刻都在她身边啊。”

“这点您不用担心,你如果不在她身边,契约的印章就会自动归回到主人的身边,而此刻,没有了印章的您,就要随时随地做好与梦魇战斗的准备了。”

“他会做什么?”

“这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他只会在晚上出现,因为他是黑暗种族,尤其是月食的时候能力最强。”D摇摇头,表示不知道:“那么,客人你做好觉悟了吗?”

“保护羽伢对我而言是一种骑士般的荣耀。”忍足推了下眼镜框,说道:“我忍足侑士还没有认认真真保护过一个女孩子呢。”

“这不是游戏,弄不好会有生命危险的,我希望客人您务必谨慎考虑。”

“哼,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忍足戏谑道:“死在女人的石榴裙下才是我忍足侑士的宿命。”

“那么,护花使者,您准备好了么?”

“Come on!”忍足潇洒不羁的坐着,嘴角一歪,挑逗似的朝D勾了勾手指。

……

“我做了一个梦,我被一群不知从何而来的黑影追逐,我拼命的向前奔跑,不停地不停地奔跑,黑影穷追不舍,我也快到极限了,最后,被它们追到了,我内心充满了恐惧,在他们围住我扑过来时,我惊醒了,但……我发现那不是梦,而是现实。”

羽伢搬了个椅子过来,面对他坐下,安静的听他诉说自己一直不曾知道的经历……

“呼~我只能像梦中一样夺门而出,不停的奔跑,求生的欲望指引我来到了你的房间,惊吓的汗水从脑门流下,汗珠流进了眼睛,遮挡了视线,那一刻,我感受了从未有过的绝望,身体已经快要被他们吞噬殆尽了,直到最后一刻,希望之门被你打开,我在绝境中逢生。”

忍足说完之后,双目无神的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感觉脑袋还是有点晕乎乎的,整个房间陷入短暂的沉寂。

“我从不知道……从不知道你原来……一直都……承载了我的一切,为什么……么?要做这种只会给你带来危险的事情呢?”羽伢双手按在膝盖上,握起的拳头在发颤,她低着头,额前的刘海垂下来挡住了她的脸。

“都说是自愿的了,你不用在意。”忍足苍白的脸上浮现出平日里的微笑,他将头转向羽伢那一面。

“可是……你没有义务和责任来保护我啊!”羽伢猛一抬头,眼泛泪光的看着忍足。

“是啊,我没有义务、责任更没有资格。”忍足自嘲般的一笑,深呼吸一次说道:“没有资格喜欢你。”忍足最后的一句话显得异常沉重。

“啊~”羽伢轻叫出声,她愣了一小会儿,急忙说道:“我并没有说没有资格喜欢……那种话。”

“当然,那是我说的。我已经说过了,这是我自愿的,如果你觉得为难,就当我是一个笨蛋吧,一个只会守护心爱女人的超级笨蛋,其实根本就不用在意我这个笨蛋。”

“我……”羽伢一时哽咽,想说的话都卡在喉咙里出不来了。

“我是认真的,真的不需要在意我,本来我便是个可有可无的陪衬,但是对于守护心爱的东西我还是有一点用处的,不仅是心爱的女人,还有心爱女人所爱的那个人,我都会认真努力的去守护。”忍足看羽伢有话口难开,便微笑着对她说:“啊啊~你什么都不用说,也不要劝我阻止我,那只是徒劳,我会贯彻我的想法做下去,所以呢,你就不要白费口舌了。嗯……如果要说感谢的话,也免了,因为我不想听。不过呢,要是你愿意的话,给我一个拥抱就够了。”

忍足有些费劲的坐起身,羽伢见状离开座位、沿着床边坐下,上半身靠前帮忙扶着他坐起。

“眼角有泪珠呢,哭泣不适合你,因为天使不会哭啊。”两人凑近,忍足才发现她眼眶里隐隐闪现的泪花。

“病成这样,就不要说哄人的话了。”羽伢抬起手背抹去尚未溢出来的泪水。

“不是哄你啊,本来我们家羽伢就是天使呀,啊哈哈。”忍足平日里一副风流倜傥的牛郎做派又摆出来了。

“真是的……”羽伢都不知道该做怎样的表情了。

“那么,准备好来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了吗?”忍足展开双臂迎接羽伢主动送上门的拥抱。

羽伢露出笑容,双臂绕过他的腰部,手掌紧贴在他的背脊,头侧向外,左脸靠在他胸口,抱住了他。忍足欣慰的一笑,也将羽伢搂紧,似乎想让她整个人融化在他宽阔温暖的臂弯里,聆听着他心口起伏平稳的心跳,不禁闭上双眼,静静的享受这份美好的拥抱。

虽然不是我来带给你幸福,但是能够保护你不受伤害,这就够了,我的天使啊,羽伢……

虽然不是我来带给你幸福,但是能够努力不让你被那所谓梦魇伤害,我想我至少还能够做到,侑士……

虽然羽伢不能相让,但是你依旧是我心中那个忍足侑士啊,本大爷可不想做个旁观者,梦魇那种不明生物直接消失好了,你们两个由本大爷来保护,我的女人和我的兄弟……

迹部背靠着门,头略微往上扬,合上双目,双手插在裤兜里,嘴角翘起一点,露出细微的笑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