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女校惊魂

贰 阿Q拉侦探事务所(2)

女校惊魂 高山柳 2163 2012-01-28 19:06:12

    如此,阿Q拉证明了那个有钱人死于他人的谋杀,只是这样而已。委托完成之后,除了钱,他没有获得任何足以他品位或者说丰富精神生活的东西。

  “……事件总算是圆满的完成了,一如既往的枯燥。——阿Q拉,2011年3月4日”将自己的名字写在最后,概要文件总算是处理完成了。

  阿Q拉双手高举,夸张的伸展了一下,“呼”的一声做起了深呼吸。随即放松了身体,靠在能够完美贴合他个人脊椎的老板椅上。

  将快要燃至手指的烟头捻熄在烟灰缸里,他又掏出了软壳,抽出一根新的烟卷点燃。

  吸入肺部,再由鼻腔中倾吐出来的烟雾,向天花板飘去,被轻轻旋转着的吊扇吹散。

  如此一来,他今天的工作,总算是完成了。

  不过,怎么说也从委托人那儿拿到了一笔可观的报酬,这样一来,阿Q拉暂时就不用为生计果腹而发愁了,至少可以懒洋洋的过上一段日子。

  做私家侦探不像是其他行业,有时,你谈判手段的灵活性将直接与温饱程度挂钩。

  如果只是个退休的老太太,上门请阿Q拉寻找她离家出走的孙子,那么或许他的收费还是比较贴近生活,相较起来还是很公道的。但是,像之前那位委托人,一来,他的身家性命比起普通人要值钱的多,二来,阿Q拉有着寻常百姓的憎富心态,所以自然是要故弄玄虚,狠狠的敲他一笔。

  他回过头来仔细想想,似乎从过完年开始,他就一直在埋头工作。这对向来喜欢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阿Q拉来说,倒是挺破天荒的一件事儿。

  无论是之前那个围绕着遗产的回廊饭店杀人事件,还是公产搬迁纠纷,以及那个红灯区的人口买卖调查……似乎打从年初五的事务所大扫除开始,他就没有片刻消停过。

  当然,如果再加上去年岁末的发生鬼抓鬼事件和恶母食童案,阿Q拉几乎这半年来就没怎么休息过。

  最后,他总结出这样一条经验——

  “咱们的社会,是有刽子手构成的。”随着缓缓飘向空中的烟圈,他像是吐出来似的,说出了一句这样的话来。

  没错,其实自从去年,这样的想法就开始衍生了。

  例如他当时接手的一桩案子,即是受到媒体委托,要查证出某国字号企业年末的突击花钱之内幕。

  当然,这项委托还是比较有难度的,而且就本质上来说,阿Q拉的调查危险性很大。

  所谓的突击花钱,是近年来在政府部门比较落人话柄的一种现象。

  政府部门在岁末一段较集中的时间内,把预算内的钱集中花出去,每年岁末,各级政府是否“突击花了钱”,都是社会各界关心的问题。岁末政府多花钱,几成惯例。

  题外话,仅以今年来说,据说全国政府部门的突击花钱金额数已经达到了3。5万个亿,这个天文数字相当于瑞士一年的国产总值,而用许多媒体评论家的话说:“那些钱足够造五十艘航空母舰的了。”

  在中国GDP数值已经达到世界第三的今天,国家的财政收入也正在以惊人的数字大幅增长着。

  而毫无疑问,突击花钱的这种现象,是一种带有贪污性质的犯罪。

  为什么?很简单。请问这些钱是哪儿来的?没有经过审批及项目规划,这些公务员们有什么权利花销纳税人的钱?是谁给你们如此权利的?如果说,真的有计划花钱,何不将这个天文数字用在民生上?将百姓的钱,以个人角度及身份,自私的突击花销,这与贪污有什么区别?

  ——这样的话题,已经成为了近年来民众关注的焦点,对于阿Q拉来说,这又是一个赚钱的机会。

  不过虽然他查证出了某些不正当的证物,但是对于媒体来说,他们的力量,很大限度上被限制在了所谓的“监督职责”上,因为监督是不具备制裁及法律效用的,所以对于那些被揭露企业来说,这只是吃不到葡萄者不痛不痒的呻吟而已。

  当然,对于这点,就不是阿Q拉所要考虑的事儿了。如果伸张正义也属于他的工作范围,那么恐怕他早就横尸街头了。仅目前而言,是个聪明人必须闭上眼睛、捂住耳朵才能活下去时代,知道太多内幕的人要学会麻木不仁,那可是长命百岁的诀窍。

  而且就是因为这些个希奇古怪的事件频繁发生,才能使像阿Q拉这样的人继续滋润的生活下去。侦探这种行业,本身其存在的价值,就是建立在他人的痛苦及不幸上的,对于他们来说,邪恶的存在才是赖以生存的食粮。

  总之,好在目前手头也没有需要处理的案子了,在家里无拘无束的打打电动放松一下,又或者去附近地区旅游,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这些都是比较靠谱的主意。

  如此想着,阿Q拉收拾好了一些东西,像是牙刷毛巾和换洗衣物之类的,走出去事务所时,将防盗门锁上。

  说起来,阿Q拉侦探事务所,正位于周家嘴路许昌路车站附近,位于布拉格女仆咖啡店背面的狭窄小巷里。只是这里靠近绿线区,也就是非法卖春区域,即便你想恭维,也说不出地段良好这样的话来。

  将写有“因故外出一段时日,需要联系请拨打电话1383838438x”的复印纸贴在门上,阿Q拉拍了拍手。

  虽然不一定会有顾客上门,但至少这样的门面功夫得做足了。就算是没生意,也得装出一副生意很好的样子,这就跟拿不到稿费的网络小说家还每日一板一眼的码字是同样道理。这个国家的人民百姓们,对于爱面子的心态是基本相同的,这点非常有趣。

  拿出兜里的怀表看了看,发现表上的时针正处于“Ⅸ”与“Ⅹ”之间。

  “呦,看来时间还挺充裕的。”这么嘀咕着,他打算稍稍绕点远路。

  虽说从许昌站坐乘“静安快线”就可直接到家,但阿Q拉还是选择由绿线区贯穿而过,一边欣赏着女人们千娇百媚、风情万种的姿态,一边前往国营地铁北外滩站。

  虽说三月的天气已经渐渐转的有些暖和起来,但街上还是有许多人披着滑雪衫。

  穿过人群的间隙,阿Q拉直奔自动售票处,买了前往静安寺站的车票,他终于乘上了地铁。

  (注:文中许多场景以及公交站点多为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