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女校惊魂

叁 月亮河

女校惊魂 高山柳 2038 2012-01-28 19:06:12

    到达静安寺的时候,已经是十点的事儿了。

  阿Q拉由二号口出了地铁站,一路径直的越过商店街。据说这儿曾是老上海黑市,现在的商店街便是踏在历史上建立而成的。而阿Q拉要去的店,也就在前方不远处。

  那是一间名叫“月亮河”的纯咖啡馆。

  所谓的“纯咖啡馆”,是指不仅不经营酒类,并且除了咖啡和烘焙点心之外什么都不贩卖的店。

  现在有许多看上去很上档次,也自以为非常专业的咖啡店,画蛇添足的弄了许多新产品及花样,其实对咖啡还算比较了解的小柳可以在这儿给各位读者推荐一下。

  如果您打算喝花茶,最好还是不要去咖啡店,因为那样你体验不到个中意境所在。咖啡配的点心组合非常重要,重烘焙的咖啡豆焦味苦味比较重,适合搭配比较甜的点心,比如黑咖啡配撒满粗砂糖的杏仁饼,而甜味重的调配式咖啡,则更适合搭配清淡的点心,比如焦糖玛其朵与生乳酪蛋糕的组合,轻烘焙、奶味较重的咖啡则适合配水果以及甜咸味的点心。

  在古阿拉伯文化中,天主教徒把咖啡称之为“魔鬼撒旦的饮料”。对他们来说,喝咖啡是一种庄严的礼仪,一种尊崇的仪式。而法国人品尝咖啡,同时也要身心都享受在一种极至的意境当中,而意大利人则认为男人就必须要像是咖啡那样,既强劲浓烈,又充满激情。

  不得不说,咱们的主人公阿Q拉先生就是一位对咖啡相当讲究的人,便连事务所里的咖啡豆,他也是专门跑去南京路的第一食品商店购买的。

  “对于女人和咖啡,是怎么都不能马虎的。”——这句话是他的名言,这点毫无疑问。

  虽然说外滩地下街的事务所周边也有很多咖啡店,但阿Q拉还是比较喜欢到这儿来。

  月亮河是他老朋友所开的店,是其中一项原因。他本人喜欢“月亮河”这个名字,也是其中一项原因。

  “Moon River”是老电影《蒂凡尼的早餐》的主题曲,那是阿Q拉所深爱着的东西之一。

  Two drifters,off to see the world 。 My huckleberry friend, Moon River, and me 。

  ——两个流浪的人想去看看这世界。我那可爱的老朋友,还有月亮河和我。

   轻轻的推开店门,一阵清脆淡雅的和式风铃声似在耳畔响动。

  “抱歉,今天的营业已经结束了。”

  声音的女主人背对着店门,正坐在吧台上,一个人静静的擦拭着杯子。她披肩长发轻柔的抚摸着裸露的颈脖,背影就像是一株栽在蓝色玛瑙河边上的海棠,轻若仿佛随时都会飘离现世那样,虽然衣着不是很具艳丽,却是个极有风情的女人,气质清雅怡静。

  “怎么?连我都不欢迎么?”阿Q拉这么说道,一边脱下外套,挂在一旁的衣架上,并把手伸进吧台左数第三格,取出了一本《夏洛克案集》。

  看样子,似乎他对这儿的每一件摆设都相当熟悉。

  她意识到来者是阿Q拉,不由停下了正在擦拭杯子的手,但却什么话都没有说。

  阿Q拉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翻开小说的书签页,一边说道:“不知道‘Mandheling’还有没有……怡静能给我泡一杯么?”

  那是一种盛产于印度尼西亚苏门达腊的咖啡,因为特殊地址和气候的关系,具有相当浓郁厚实的香醇风味,并且带有较为明显的苦味与碳烧味。所以就国内而言,喜欢这种口味的人还是比较少的,毕竟那些只喜欢加鲜奶,根本不懂得品位咖啡本身味道的国人,还是占据着咖民中很大一个数字比例的。

  “如果是Mandheling的话,应该要花点儿时间,就是不知道你等不等得及。”怡静嘴上虽是这么说,却已是腾出一只手去拿烧水壶了。

  “要花时间那……”阿Q拉耸了耸肩,笑道:“如果赶不上末班车就麻烦了,那么,请给我二锅头兑水加冰。”

  其实阿Q拉的家距离这儿并不算太远,只是路上空旷,大半夜的让他顶着夜风走上一站多路,确实是项让人很难忍受的折磨。

  只不过按道理说,在一家纯咖啡馆问店主要二锅头喝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但怡静这位美女店主似乎全然没有为此生气的样子。

  她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简单许多了,我也正好可以喝几杯。”

  这么说着,她转过身,从客人们看不见的矮柜子里取出了半瓶红星二锅头。

  见怡静真有饮酒之意,阿Q拉不禁哑然失笑,他道:“喂我说……你好歹也是老板吧?陪我喝酒没关系吗?怎么总感觉你的职业性质有点儿变了。”

  他话里的歧义,是每个成年人都听得懂的。只是能和一个女性开这样的玩笑,可见他俩的关系似乎真的非比寻常。

  怡静摆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嘿,没关系的啦,再说你也不是客人,而且店都关门了。”

  她坐在阿Q拉的面前,把二锅头倒入盛有热水的玻璃杯中,两种截然不同,却一样晶莹透彻的液体瞬间交融。如激情中的男女一般,连彼此都分不清了。

  阿Q拉默默的接过怡静递交来的杯子,感受着指间缓缓传入掌心,直至延伸之胸口的温度。

  “天气还是很冷,冰的二锅头暂时还是别喝了。”怡静这么说道,似乎正在为自己口味辩解似的。

  像是忽然看见了什么,怡静突然站起了身来,阿Q拉看到她正弯腰捡起落在地上的卡通花样的围裙。

  怡静摇着头,叹道:“那小家伙,真是丢三落四,围裙居然也丢在了店里。”

  “小家伙?”阿Q拉向正不住嘀咕着“拿她没办法”的怡静如此问道。

  怡静点了点头,说道:“你还是老样子啊,对于案子以外的事儿都漠不关心。忘记了么?之前我跟你提起过,我一个人忙不过来,所以店里雇佣了新人。”

  听她如此一说,阿Q拉感觉自己好像确实有些印象,只是似乎听她提过,又似乎没听她提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