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T事件调查科

第二节 案发

T事件调查科 冥黄 2081 2009-07-04 05:21:03

    方正站起身来说道:“事不宜迟,我现在马上去瓦房村案发现场去看一看,案子的最新进展我会随时向您报告的。”

  方正在调好车上的GPS后便向D县进发了,方正一边开车一边冲林玥说道:“林玥,最近这三个月以来C市范围内有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发生?”

  林玥望着窗外说道:“一切平静如水,百姓们都过着安居乐业生活,若是说真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的话,大概也就是三个月之前发生在N县的那场小型地震了。”

  方正闻言皱着眉头说道:“地震?什么时候?造成了破坏没有?”

  林玥说道:“什么时候我记不太清了,我只记得大概是三个月之前的事了,地震里氏5。2级,属于小地震,没有人员伤亡,百姓的财产也只受到了很小的损失,所以大家都没有把这场地震当回事。”

  方正闻言说道:“哦,那就好。”

  方正和林玥一边闲谈着近三个月发生在局里的奇闻异事,一边驱车赶往瓦房村,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颠簸后,汽车终于驶上了瓦房村的村道,瓦房村在D县里还属于贫困村,林玥放眼望去,只见村道两旁尽是低矮的平房,其中还不乏已经摇摇欲坠的草房,正当方正想向村民打听一下村长的家在哪里的时候,却被一阵阵悲痛的哭声所深深吸引,方正开着车循声来到一处平房前,发现简陋的院子里挤满了围观的村民,方正见状冲林玥说道:“恐怕出事的就是这家了。”

  二人在锁好车后挤进了围观的人群里,方正随便揪出一个村们问道:“老乡,这家出了什么事?”

  村民打量了方正和林玥半晌后说道:“同志,你们是外地来的吧?”

  方正掏出警官证在村民眼前晃了晃说道:“我们听说村里出事了,死了人,所以专程来调查的。”

  村民闻言叹了口气说道:“咳!太惨了,海燕是个好孩子啊,而且今年才20岁,海燕这一没,老三两口子的日子可咋过啊!同志,你们可一定要找到这个坏蛋枪毙了他啊!真是太可恨了……”

  方正对于村民的答话不置可否,用力拨开人群径直来到了屋里,此时屋里的各个房间都挤满了人,房间正屋的炕上躺着一位不停嚎啕大哭的农村中年妇女,旁边的大姑娘小媳妇老太太一边劝她一边陪她掉眼泪,蹲在中年妇女炕头地上一个身体粗壮的中年汉子一边流眼泪一边猛吸手中的纸烟,旁边一个中年男子正小声地对他不知说些什么,方正见状清了清嗓子后大声说道:“谁是被害人家属?”

  中年妇女闻言一下子从炕上翻起身来望着方正说道:“我是,我是,同志你是谁?”

  方正掏出警官证说道:“我是C市公安局的方正,特别负责处理你这个案子的。”

  中年妇女闻言如同洪水泛滥不可收拾一般爆发出更加惨烈的哭声,她一边哭一边跪在炕上不停地冲方正磕头说道:“同志,我闺女死得惨啊,你们可一定要替她做主啊……”

  方正上前扶起中年妇女说道:“我们警方一定会竭尽全力将凶手缉拿归案的,但是首先你得先把案发的经过详细地给我讲一遍,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请不要再哭了,你多哭一秒钟,就多耽误了我们警方破案一秒钟,所以我希望你能冷静下来好好给我讲讲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方正一番话收到了奇效,中年妇女果然停止了哭泣,但方正看得出来,中年妇女的精神状态已经达到了临界点,方正见状连忙说道:“被害人叫什么名字?和你是什么关系?你又叫什么名字?”

  中年妇女抽泣着说道:“死的是我闺女,叫李海燕,今年毛岁20,我是他妈,叫宋秋娥。”

  方正说道:“宋大姐你能不能详细地讲述一下案件发生的经过?”

  宋秋娥说道:“事情发生在昨天夜里,我们农村人睡觉都早,所以我、燕儿和老三在快到10点的时候就收拾收拾就准备睡下了,燕儿晚上吃了几块西瓜,所以睡觉前说想出去上个厕所,当时我就说屋里有尿桶,你对付一下就是了,但燕儿在城里念高中念了两年,对家里的尿桶用不习惯,所以燕儿还是坚持要到院子里的厕所去方便,燕儿出去之后不到三分钟,我和老三就听到赖皮的吼声,随后燕儿也惨叫了一声,当时我和老三就觉得事情不对劲,于是立刻跑到院子里,但当时院子里除了赖皮之外哪里还有燕儿的影子啊!当时我和老三都急疯了,打着手电在村里拼命地找燕儿,但找了一个多小时也没看见燕儿的影子,直到这时我才知道燕儿是真的出事了,于是老三立刻跑到村长家请村长帮忙,村长张大哥是个好人,一听这事立刻敲起了锣,不到半个小时全村的人都集合到了一起,大家一听燕儿失踪了,立刻打着火把和手电漫山遍野地找燕儿,一直找到今天早上天光大亮,天亮之后人就好找多了,不出半个小时周老六就在后山的山坡上发现了燕儿,我和老三赶过去一看,燕儿已经没气儿了,当时我和老三哭的是一塌糊涂,当时还是村长张大哥沉着,立刻打电话报了警,半个小时之后警察同志就来了,但那些警察同志东问问西看看一阵子之后就都走了,警察同志告诉我,让我和老三保存好尸体,很快就会有人来处理这个案子的,警察同志,俺家燕儿是个好孩子啊,我宁愿死的是我这个没用的老婆子啊……”

  宋秋娥说完一番话后再次嚎啕痛哭了起来,刺耳的哭声不但震痛了方正的耳膜,更震痛了方正的心,方正思考了片刻说道:“宋大姐,你们家一共有几口人?昨天晚上在家里几个人?”

  宋秋娥说道:“我家一共三口人,我、燕儿和俺们家那口子老三,燕儿在县里念高中,平时不回来,所以家里只有我和老三,这不现在正在放暑假么,燕儿才回家来住的,昨天晚上家里只有我们一家三口没有外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