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龙破空

神龙破空

乐成

  • 玄幻

    类型
  • 2012-06-10上架
  • 16182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受辱

神龙破空 乐成 3601 2012-06-16 13:03:09

  芙蓉镇位于青莽山系的边沿,镇子大约有五千多人,其中大部分姓林,林姓是芙蓉镇第一大姓,也是小镇最早的居民。

芙蓉镇是进入青莽山系的最后一个落脚点,所以由来以久,去青莽山系捕捉灵兽的灵兽猎手,采摘药材的药品师,都会在小镇里停留,备齐进山所需的一应物品再出发。等他们从山里回来,一般也会在小镇歇上一天,盘点自己入山的收获。有时芙蓉镇上的小孩子会跟着灵兽猎手进山去捉灵兽,或者跟药品师一块去采药,灵兽猎手会把一些不被重视的小灵兽送给他们,药品师有时会教给这些孩子一些辨别药材和炼制简单的药品的方法。孩子的父母们一般也不去管这些孩子,与其让他们在镇子里到处疯跑,还不如去山里面,跟着这些人长些见识,毕竟处在青莽山系边,免不了要和灵兽药材打交道,说不定这些经历会成为他们长大成人后维持生计的本领。有时大人也会给初次来到青莽山系的灵兽猎手和药品师当向导,他们可是要银币作报酬的,进山十里以内,三天一个银币,进山超过十里,一天就要一个银币。这报酬不算低,可以说很高了,毕竟在芙蓉镇这样的小地方,一个银币足够一个三口之家一月开销之资了。可是青莽山系连绵数百里,里面有数不清的灵兽、怪物,山势也极为险要,经常有人在山里被怪物袭击,或者落下山崖受伤,报酬低了,也没人会去。

今天芙蓉镇又迎了一批客人,他们不是灵兽猪手,也不是药品师,可是他们比以上两者更受到镇子居民的欢迎,镇子里的几家客栈都愿意为他们提供免费住宿,谁家住进这些客人可是引以为傲的事,最后这几个客人住进了广场旁边的悦来客栈,酒家也为他们提供免费酒菜,还把平时舍不得拿出来卖的窑藏美酒送给他们喝。每年这些客人都会来芙蓉镇一次,呆上三两天,在这几天里,整个芙蓉镇的人们都期盼着他们能多看上自己顽劣的孩子几眼,说不定这就是孩子改变命运的开始。因为他们是来自金铎门,这个伽玛帝国最大的门派,他们到芙蓉镇是为门派选拔弟子,一旦进入金铎门,便有了成为整个帝国顶尖高手的可能,那可是可以改变家族命运的机会。

现在整个芙蓉镇上大部分的人们都聚在镇子中央的广场里,广场的高台上,摆着几张桌子,桌子后端坐着三位老者,他们便是金铎门这次来芙蓉镇的马长老、田长老、胡长老。台上站着两个十三四岁的孩子,一个孩子手执一柄光亮锋利的宝剑,肩头停着一只黑鹰,另一个孩子手执一柄寒光流转的短刀,脚下蹲着一头凶相毕露的小老虎。

手执宝剑的小孩子双手握剑,向三位长老躬身一礼道:“三位长老好,我叫林小宝,从五岁开始练剑,手中剑是前年父亲花费三金币请天墉城铸器大师岳中大师所铸,为灵阶中级,我的灵兽是黑羽钢爪鹰,宝阶中级灵兽,可进化一次。”

三个长老当中的胡长老微微一笑,问道:“小宝呀,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学的什么剑技?”

林小宝挺直腰杆,骄傲地道:“长老,我修炼的是宝阶初级功法风雷诀,剑技学的是耀日剑法,也是宝阶初级。”

胡长老点头道:“嗯嗯,不错。那个小伙子呢?”

另外一个小孩子也是执刀躬身道:“长老好,我叫林玉训,我从三岁开始修炼。功法是灵阶高级的水云诀,刀技学的是宝阶初级断金十八式。我的刀也是父亲请天墉城的岳大师所铸,灵阶中级,我的灵兽是宝阶高级灵兽啸月虎,可以进化两次。”

胡长老也是一笑道:“嗯,也是不错。虽然你的功法比小宝的低了一级,但是灵兽却比小宝的要高上一级。不要小看灵兽的作用,等你的小老虎进化两次,那可变成真正的嘨月虎了,比寻常的五六品武者都经强悍。”

武器、灵兽、丹药都分为灵、宝、圣、仙、神五阶,每阶又分为初、中、高三级。武者分为一到九品,九品以上,便为武圣、武仙、武神。

胡长老对林小宝和林玉训很是满意,低声和田长老、马长老交谈了几句,二位长老走到两个小孩子面前,伸出手来按在二人额头,微微闭眼,用灵识探察着两人的体内各处。

片刻来马长老睁开眼对胡长老道:“胡长老,林小宝体内真气充盈,骨骼健壮,基础打得不错,现在实力应该勉强可以称得上一品武者了。”

田长老也道:“这个小家伙也差不多,不错的资质。”

胡长老站起来大声道:“林小宝、林玉训通过考核,成为金铎门弟子!”

高台下的人们高声欢呼,都很替二人高兴,毕竟芙蓉镇又多了两个金铎门弟子,那可是伽玛帝国最大的门派呀,即使只是弟子,在普通武者的心目中,也是有着很高地位的。

胡长老又道:“时间也不早了,就到这里吧。这次来芙蓉镇,本来想能收到一个弟子就不错了,想不到能有两个这么出色的孩子,真是不虚此行呀。”

三位长老正要起身离开,林小宝急切地喊道:“长老……”

胡长老看了一眼林小宝问道:“小宝,你有事吗?”毕竟一进入金铎门,那以后的成就必定无法限量,即使是长老,也不敢轻视这些弟子。而且这次胡长老能收到这么两个出色的弟子,回门中也是很值得自夸的一件事。

林小宝脸色无由一红,轻声道:“我们还有一个伙伴,也想参加考核,不知道长老能给他一个机会吗?”

胡长老面上一喜道:“你们的伙伴,快叫他上来。”

胡长老心道,这两个孩子都如此出色,那他们的伙伴也一定不俗。

林小宝向高台下喊道:“林聪。”

听到林小宝喊林聪的名字,台下的众人却大笑起来,好像这林聪要参加金铎山弟子考核,是一件很荒唐的事一般。听到笑声,胡长老也是眉头一皱,心中有不好的感觉。

半晌,一个和林小宝他们个头差不多,看着也是十三四岁的孩子慢腾腾爬上高台,满脸羞得通红。林聪身上穿着一套破旧的衣衫,虽然洗得干干净净,却也难以遮去那些破洞给人的刺眼感觉,手中拿着一根黑漆漆的木棍,站在台上,竭力想挡住身后的一条灰溜溜的小蛇,那小蛇却好奇地探出身来,仰起头来看着桌子后面三个长胡子老者,还不时吐出红色的信子。

胡长老顿时生出一丝失望,虽然是林小宝的伙伴,但看起来和林小宝他们两个差别实在太大了,那木棍、小蛇,怎么看也不像灵宝阶的东西,要说修炼什么高阶功法、武技,那更是一般人不可能做到的了。

可是林聪已经来到台上了,怎么也得让他介绍一下自己的情况,胡长老摆摆手道:“小宝,让你的伙伴介绍一下自己的情况吧。”

林小宝拉拉林聪的衣角,林聪看胡长老的表情,就知道他对自己很不满意,本来十分害羞,却因为胡长老的轻视生出一丝好胜之心,只是自己条件确实太差,即使好胜又能如何?只得低声道:“我叫林聪,今年十七岁。我平时就用手中这根木棍,这本来是我家顶门用的,我爹见我想练习武器给我的,我的灵兽是身后的小蛇,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阶,我还没学习什么功法和武技,因为我们家没钱买。”

林聪话音才落,台下就有好事的人喊道:“你那顶门棍,是神阶高级武器烧火棍,小蛇是超越神阶的无阶灵兽废物神龙,你修炼的功法是天下独此一家的无此功法,武技更是无人能练的没有棍技。”

这一声喊,引得台下的人们潮水一般哄笑起来,众人都道这人虽然刻薄,那“烧火棍”、“废物神龙”、“无此功法”、“没有棍技”却也想得调皮,却没有人去体会台上的林聪心中会是怎样的感觉。人们总是喜欢借助尖酸刻薄地奚落弱者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却不考虑即使是弱者,也有自尊心,也会受伤,也会心痛。

田长老过来走到林聪面前,把手放到林聪在额头探察他的身体状况,半刻对胡长老摇了摇头道:“经络散乱,丹田不稳,毫无可能。”

胡长老报歉地对林聪道:“年轻人,金铎门是帝国最大的门派,也是实力最强的门派,我们所收的弟子,都是年轻人当中的佼佼者。抱歉,你不符合我们的要求。”

林聪恳求地对胡长老道:“长老,我和小宝、玉训是最好的朋友,我知道我的资质差,我只是想和他们在一起。你帮帮忙,让我去金铎门好不,就算在门里帮忙做些杂活也行呀,只要平时和小宝他们能偶尔见上一面就行。我个子虽然不大,但是我很能干的。”

胡长老不耐烦地道:“以前你和小宝、玉训他们是好朋友,可是以后你们的道路将会完全不同了,他们将会成为帝国最优秀的人物,而你,永远只能是一个普通人。所以,我不能答应你,免得以后你拖累了他们两个修炼的脚步。”

林聪听了胡长老的话道:“长老,天道酬勤,我不相信经过努力,会得不到回报,我坚信自己能修炼成一个强者。”

胡长老不屑地道:“天道酬勤,笨鸟先飞,只是资质差的人对自己的安慰。在地上蹒跚而行的鸭子,永远也成不了在天上翱翔的雄鹰,你就死了这条修炼的心吧。你永远都只能像你的木棍和小蛇一样,平凡、丑陋,没有咸鱼翻身的那一天。”

林小宝、林玉训、林聪三人向来玩得很好,虽然林聪比二人要大三四岁,可是从小就生得弱小,所以林小宝和林玉训一直喜欢做保护者的角色,有什么事都替林聪扛着,毕竟两个人的身庭在芙蓉镇也算富裕,又是本镇老住户,不像林聪一家是十几年前的外来户,所以林聪平时虽然受过不少刁难,却也没有人会多么过分。可是今天在高台上,在全镇居民面前,林聪竟然受到这样的羞辱,二人知道林聪虽然平时看起来有三分木讷,却是自尊心极强的人,正要出言劝慰林聪,却看到林聪眼眶一红,泪水夺眶而出,提着木棍,转身跳下高台挤出人群跑走了,根本不管身后林小宝和林玉训在喊着他的名字。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