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王不两立

第002章 大乱龙阴城

妃王不两立 水纤瑶 2901 2013-02-27 22:36:37

  自城门事件后,贺兰城门修复,重新大开。不仅如此,自贺兰、雪仓两国下了对锦瑶公主的通缉令后,两国皆出兵四处追捕,各个城门处还加紧了出入百姓的排查。

其实,根本不必那么费劲,青城这几日就待在贺兰城门外的废弃小屋里,谁叫他们太笨,只知道搜查屋子,难道不知道有地窖这种方便藏身的地方存在吗?再者,屋檐呢?虽然她在上面做了手脚,但是应该还是能看得出来问题的。她再在上面多藏几天,八成跟上面的老鼠都可以成亲戚了!

贺兰城门处,来往百姓很多,官兵也搜查得严。顾青城在远处观着,唇间一抹清冷笑意。关啊!皇帝老头你不是爱“关门”吗?!再关一次,她一定再给捅个大洞出来!

青城毕竟刚到这个世界,总待在废屋里啃野菜也不是长久之计。先前的嫁妆,她分了一半给那些送亲的侍卫,打发他们走了,自己留了一半,多数都卖给了城外路途中来往的商人,换言之,她现在什么都没有,穷得只剩钱了。

但是,没有个花钱的地方,有再多的钱也是一团废纸。就算她不进贺兰,去离这里最近的他国城市也需要走上好几十里。弃近择远的事,她可干不了。

念头一定,顾青城果然混进了百姓进城的队伍。来之前,她便早有准备,化了妆,成功在守卫面前蒙混过去。

其实,也难怪即使整个贺兰到处都贴着她的画像守卫也没认出她来。其一,那画像本身就有些问题。估计这贺兰见过锦瑶公主的人不多,画像好些地方都是模棱两可地一笔概过,不过问题虽有,除了眼角的那一颗多余的小黑点,其它地方大致一看,真有些像。其二,她的乔装。此刻的顾青城,梳着男子发髻,脸上抹了泥土,粘了胡须,胸上缠了束带,又从商人那里淘来一件缝了裘皮的猎户装,背上再扛上弓和箭支,俨然一个远道而来的山野猎户无疑。重点是,她提了一袋子马粪,谁闻了谁怕。贫家城民都有将动物粪便晒干制成柴火的习惯,市场上又有此类交易,所以,她如此也是顺理成章。

龙阴城,贺兰都城。

进了城区,嗅到四处饭馆飘出来的香味,青城才真的觉得自己饿得不行了,先在路边小摊买上一笼肉包子往胃里塞塞油水,看得旁边的狗甩着尾巴直掉口水,更有远处的一群流浪狗“摩拳擦掌”,一副想要扑过来抢她口粮的模样。

“让开让开!快让开!”

一声训喝,街边那头来了一队人马,抬着华丽的大轿,个个身上都是绫罗绸缎,好多市民都挤着上去看热闹。其实说是一队,除了坐轿里的,抬轿的加上引路和随从的也就十几个,但人家人不多,排场可大发了,弄得大街一路鸡飞狗跳。

顾青城只瞧了一眼,无意将旁人议论全听于耳。轿中坐的是当今皇帝的新宠,新封的慕贵人。此番是慕贵人得了皇帝特允,回就坐落在此城的老家探亲。想是怕惹恼皇上,没敢太招摇,只带了十几人,却仍是一路放不下贵人身份的架子,反倒显得更加招摇了。

原来是皇帝的老婆,青城这才正眼瞧了那队人马。

片刻,了然地点着头,但她没觉着这慕贵人有什么可看的,虽然她不知道那轿中的女人生得是否漂亮,但见她手下一路横行霸道的模样,便知道她这个主子也定不是什么品性端正的好货色。

她这边刚收回视线,慕贵人那边又推倒了不知道第几个百姓的摊子,弄得小摊上满锅汤水四处飞溅,理由只有一个:碍着她的轿子通行了。原本看热闹的人已经散去大半,毕竟见着这主的本性后都怕不小心引火烧身,惟独顾青城一人还立在原处,看着那飞溅在自己衣物上一大块油渍拧了眉。

一笼包子,她才吃一两个,硕大的刀鞘就直接横了过来往她身上招呼,青城条件反射地一手扣住,手中的包子却一个不稳,散落一地。一旁垂涎已久的狗儿见机,瞬间扑上去抢食。

青城的动作,以及瞬间迸发的冷厉的眼神,让那侍卫怔神不少,待他反应过来,呼吸都仍有些哆嗦。

“贱民!让开!”轿前另一个开路的侍卫也看见了她,挥着刀对她大喊。

她瞥了那人一眼,松手,正打算离开,那个被她吓住的侍卫却气凶凶地叫住了她

:“站住!你那是什么表情?!”

青城恍若未闻,继续往前走,却不料那人气不过,捡起地上被踩扁的包子就砸她头上。

这一次,青城停住了。一旁的狗儿们吃完了包子似乎还不觉着够了,跑了过来,围着青城,巴巴地望着。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吵!”骄内的女人不耐烦地训斥。

“娘娘,有个刁民拦了我们的去路。”

“那你还废话那么久!他要找死成全他便是!”

“是是是……娘娘说的极是!”

正在这一主一仆对话时,青城不急不慢地拿下弓,抽了一支箭,随手拿了一旁早已无人的小摊上的肉包子串上,弦一拉,对着侍卫就射过去。毕竟是学过好几年,她对自己的技术还是相当有自信的。

果然,她射出去的箭不偏不斜,直插那个对她叫喊的侍卫的腿上。脚中一箭,那侍卫痛得哇哇直叫,这边狗儿一见包子飞了,本能地汪汪叫着追上去。侍卫一见狗向自己冲来,以为是要咬自己,吓得直往后退,这一退,直接撞上身后抬轿的小厮,小厮手一滑,引起其他抬轿的三人一连串的混乱,轿子一阵摇摇甩甩后,“哐”地一声落在地上,可颠疼了那坐在轿子里的娇人儿。

好一阵,轿里人才从惊吓中缓过神,掀帘就是一声愤怒娇喝:“你们这帮饭桶是干什么吃的?!抬个轿子都抬不好!”

其实,慕贵人虽是蛮横了些,但其长得还算是水灵。冗长脸儿,长眉皓目,梳着宫中流行的发髻,再着一身鲜亮衣裙,确实有些姿色。

驱赶了追来的狗,伤了脚的侍卫捂着直流血的伤口,对着轿里人委屈道:“贵人娘娘,可不能怪小的们,是那个……咦?刚刚那臭小子哪儿去了?!”侍卫原本要说是顾青城的错,可一转首,哪还有顾青城的影子。

其实她没走远,就在一旁小摊位后站着,瞧着这群主仆要怎么办。

轿子坏了,慕贵人自然不能坐了,片刻后,随从扶了她出来。伤了腿的侍卫一见主子,立刻哭嚷着脚痛,哪知慕贵人理也不理,径直走了,怒声让一旁随从再找顶轿子。一条吃了包子的狗儿跟随其后,讨好地嗅了嗅她的裙角,只是天真地乞求下一顿美餐。却不料慕贵人一脸嫌恶地对其狠踹一脚,那狗儿痛叫一声,对美食的渴望让它又不死心地跟了上去,怒得慕贵人直对侍卫比划:“脏死了!还不快把这畜生宰了!别让它靠近我!”

侍卫听了,也毫不犹豫,大刀一挥,那白色狗儿直接被劈成了血肉模糊的两半,吓得其它狗瞬间退开数米远。

眼前一切让青城目光微寒,她又在小摊上买了一笼包子,对着一干流浪狗先是一番诱引,接着抽出几支箭将其串上,箭放弦上,一箭三发,飞射出去。不偏不斜,直戳那贵人头顶的颇高的发髻。

顿时,一声女人惊叫,街角数条狗似乎带着仇恨一般汪汪叫着狂奔而去,慕贵人护着“沉重”的脑袋吓得花容失色,几个随从想要护卫却也怕饿极发狂的狗,跑也不是护也不是,举着刀一阵乱挥,反倒让狗群钻了空子,直扑慕贵人而去。

有几个随从眼尖,瞧见了她这个始作俑者,提刀就要追她而来。顾青城一见,此时不跑更待何时。于是,她也不管哪儿是哪,瞧着空就闪,一街跑过一街,她像是乐在其中一半,逗着几个笨手笨脚的随从玩。

但是,她没注意,她这一跑,原本粘得就不怎么稳固的胡须掉了,露出一副姣好的面容。直至不知碰着了哪儿,她的发带竟然断了,一把长发直泻而下,她才惊觉有些不妙。

倒霉的是,城内士兵的巡逻本就因她加紧,个个士兵神经敏感,一点儿风吹草动都会让他们认真起来。她这一闹,完全把人给招来了,再加上她满身乔装痕迹与女儿身一露,人人都对她起了疑。所以,到最后追她的人越来越多,竟然连那些想捉她去换悬赏的人也掺和了进来,导致龙阴城一片大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