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小村魅影之翡翠村疑云

第二十三章 榕树上轮岗 望眼镜显威

小村魅影之翡翠村疑云 独眼河马 3179 2008-04-29 22:37:58

    整个翡翠村笼罩在一片迷茫的烟雨之中,村道上见不到一个人,这正好给刑侦队的同志们提供了方便,郑峰和李云帆决定:负责龚石山院子后面那棵大榕树上面监视工作先进行,这个地方比较隐蔽,而哑巴小卖部前面的这棵大榕树在大路口,偶尔会有人来买东西,目标太明显,所以要等到天黑以后才能行动,这样一来,有五个人请命上树,大李、小李、张谋、刘建亮和卞一鸣。这样也好,一个人瞭望一个小时,下面的人上去以后,上面的人再下来,避免盲点,下来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梯子藏到树丛中,上和下的时候先要观察周围有没有人。不过,陈浩提议:哑巴小卖部前面的古榕树上面的监视工作也可以同时进行,中途不换人,就是要吃一些辛苦,等天黑以后再换人,王萍提出:“哑巴会看见的。”大李说:“没事,古榕树在小卖部和学校围墙的交界处,我们可以借买东西引开哑巴的注意力,乘机上树不就成了,天下雨,学生们都呆在教室里。”郑峰觉得很有道理。这样可以从两个视点全方位掌握贡家的情况。关键是上去的人要在上面呆四五个小时,天在下雨,又是深秋,气温比较低,树上冷。“郑队,我上。”,“我上去”,“交给我。”陈浩、大李、小李自告奋勇;张谋、刘建亮和卞一鸣同时把手举起来。郑峰最后决定:“大李上。我们派人装作买东西和你联系,你实在撑不住了,或者发现什么情况就招手。带上纸和笔,可以写纸条。走,我们先把大李送上去再说。”

  郑峰带着大家,或穿雨衣,或打伞,下了楼,来到哑巴的小卖部,他们围住了柜台,一人要了一包飞马牌香烟。李云帆穿着雨衣,提着竹梯,大李穿着雨衣跟在后面,李云帆快步走到榕树下,迅速把梯子靠上去,扶稳了,大李手脚麻利的从竹梯上窜到树上去了。李云帆拿起梯子就走,等到他拐过学校的围墙,郑峰他们也结束了和哑巴的纠缠。

  大榕树的树叶非常密,叶子呈椭圆形,淡红色,树冠如华盖,人在树上面,就和一只小鸟差不多,在侧面或者旁边是找不到的,只有在下面才能看到人,上面的树杈还特别多,而且大多是平缓向上,所以,人在上面,或站,或坐,或躺,一点都不屈得慌,不过,今天躺不起来,下雨了,不是时候啊。大李坐在一个树杈上面,透过树枝和树叶之间的空隙,能够看到贡家正屋和西屋的门窗,还能看到那几棵柿子树和柴禾堆,包括那只忠于职守的大黄狗,它正蜷缩着身体躺在柴堆旁边的一个很小的窝棚下面,无声无息,很是可怜。这个窝棚很可能是它自己拱出来的。

  安排好大李之后,李云帆又和小李马不停蹄的去建立另一个观测点,小李的“活思想”不但没有影响工作,反而使他干劲倍增。他们穿雨衣,扛梯子,下楼梯,穿过石板路,看看路上面和路两边没有人,直奔龚石山家院墙后面的那棵大榕树。郑峰和其他人站在村公所的楼上目送他们绕过龚石山家的院墙,那棵大榕树在龚石山家院墙的西北角,正好是一个死角,只要在上树和下树的时候不被人注意就万事大吉。龚石山家的院门正对着学校的大门,村公所的位置在龚石山家的偏东北方向。

  小李的脖子上挂着一个望眼镜,他从梯子上爬了上去,李云帆将梯子放倒在地,用不着藏了,因为这里不会有人来。李云帆迅速退回到村公所的楼上。

  小李骑在一个树杈上面,两只脚踩在下面的两根树杈上面,还挺舒服呢。透过树枝和树叶之间的空隙,可以看到贡家的院门、厨房门和武小兵房间的门窗,还能看到院门西边的柿子树,虽然下雨,但所见到物件皆清楚可辨,如果用望眼镜,看得就更加清晰;在贡家的院门斜对面,是李东才家的正屋,东厢房的后窗户斜对着贡家的院门;小李再把视角移到近处,龚家院门正对面是贡家正屋东厢房的后窗户,窗户上面塞着草,但不知何故,贡家西厢房的后窗户却没有用草堵上。在贡家西厢房的西北角——也就是龚家院墙的西南角有几棵洋槐树,还有几株桑树。

  小李这边换了几个人,一直到晚饭之前都没有发现什么情况;倒是大李那边发现了非常重要的情况,时间大概是下午四点多一点的时候。突然,在贡家院门西边那几棵柿子树旁边,也就是阿黄忠于职守的柴堆方向升腾起一阵烟雾,莫非是贡家的柴禾着火了?大李用望眼镜仔细观察,不像烟雾,像有人揭开烧开的蒸笼一样,有一股热气由下而上,从柴堆里面冒出来,足有院墙那么高。这是怎么回事呢?大李再看看贡家前面的李东才家、贡家西边的马松林家和贡家后面的龚石山家。一切正常。大李想下树去汇报,但又怕让哑巴看见,约摸过了半个小时,陈浩来了。

  陈浩在古榕树下面向上扫了一眼,看到大李扔下一个纸团。陈浩拾起纸团,退到学校的围墙和小卖部的空挡里,打开纸团:“速叫郑队、李队,有情况。”

  陈浩气喘吁吁的上了楼:“大李叫你们。有情况。”

  郑峰一边穿雨衣,一边说:“你们先到小卖部转移哑巴的视线,我们随后就到。”李云帆穿上雨衣,扛起梯子。

  一切如法炮制,李云帆把郑峰送到古榕树上面去了。

  郑峰爬上树,左手扶着树干,待站稳了以后,右手接过大李递给他的望眼镜,朝大李手指的方向看去。

  “郑队,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

  “是什么?”

  “不是烟,不可能是烟。“

  “哪是什么?”

  “应该是热气。”

  “又不是厨房,那儿怎么会冒热气呢?”

  “现在还不好说,总之柴堆的下面一定有问题,阿黄为什么整天寸步不离呢?大李,你下去休息去吧,下面我值班。”大李非常了解郑峰说一不二的性格。只得从命。

  大李下了大榕树,回到村公所的楼上。同志们都围了过来。大李把他所看到的情况告诉了李云帆和同志们。

  “李队,柴禾里面怎么会冒热气呢?”张谋问。

  “奇怪,大晴天不冒热气,下雨反而冒热气,真是不可思议。”王萍陷入了沉思。

  “是啊,我们过去还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柴禾堆下面一定有问题,你们还记得吗?贡家的大黄狗不是寸步不离那个柴堆吗。”

  张谋语出惊人:“贡得福会不会就在柴堆下面啊?”

  李云帆非常肯定的说道;“我们一定会搞清楚的。”

  龙王山的秋夜是寒冷的,龙王山雨中的秋夜就更加寒冷了。雨始终没有停,郑峰和李云帆决定每半个小时轮一次岗。

  同志们还没有弄明白贡家柴堆里面的热气究竟是怎么回事情,又出现了新的问题:那堆柴禾里面的热气到天要黑未黑的时候,渐渐消散了,没有了,这不是更奇怪吗?所有的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但没有答案。

  也算是老天有眼,他没有用更长的时间来考验同志们们的耐心,就在夜里面十点多钟的时候,守候在龚石山院子后面那棵大榕树上面的陈浩手中的望眼镜终于发挥作用了:从武小兵的房间里面走出一个黑影,他并不慌张,十分从容的朝贡家正屋方向走过来,因为贡家正屋挡着,下面的情况一无所知,不过再没有看到黑影回到武小兵的房间。约摸半个小时后,大李在树下招手,让他下树。陈浩问为什么不监视了。得到的回答是:“战斗结束了。”

  陈浩和大李回到村公所,所有人都在,也就是说,哑巴小卖部前面那个观察点也撤了:“郑队,怎么都撤了,我已经发现情况了。”

  “陈老师,说说看,你看到了什么?”

  陈浩便把他所看到的情况告诉了大家。

  “陈老师,你所看到的情况只是一个开头,张谋,你把看到的情况跟他说说。”

  张谋所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有一个黑影从武小兵房间的方向朝贡家正屋走过去,因为,天太暗,看的不是很清楚,就感到有一个黑点在移动,如果不是望眼镜,还真看不见。这个黑影走到东厢房的窗户下面,好像是敲窗户,敲了好一会,敲敲停停,停停敲敲,黑影看窗户里面没有任何反应。就走到门跟前,好像是用手拨里面的门闩,就一小会,门开了,黑影进去,门又关上了。

  “毫无疑问,黑影就是武小兵,他和武秋红之间存在一种不正常的暧昧关系,现在可以确定,贡得福的失踪一定和这两个人有关系,现在我们可以说,贡得福不是失踪,而是死了。”李云帆如是说。

  郑峰接着说道:“对,这应该是一起姐弟**杀人凶案。难怪哑巴在贡得福失踪后就将贡得福赊的账全部抹掉了。这个哑巴一定知道真相,明天我们找哑巴。”

  李云帆最后说:“同志们辛苦一天了,赶快睡觉吧。”

  是小李把王萍送到董老师宿舍的,这个小伙子现在越来越会做人了。他还指望王萍多在董老师面前为他美言几句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