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古城疑案之莫掌柜之死

第三十八章 魏镇长看似爽快 言语中几多闪烁

古城疑案之莫掌柜之死 独眼河马 2340 2008-10-14 22:14:42

    九月三十日上午八点十分,魏副镇长被带进了刑侦大队的审讯2室。他的酒早已就醒了,大概是失去了酒精的支撑,魏副镇长的脸上呈现出一种土灰色,脊椎好像遭遇了重创,弯曲得很厉害,脑袋耷拉着,如同霜打的茄子。

  参加审讯的是欧阳、陈杰和韩玲玲。

  “报上你的姓名。”陈杰道。

  “魏能。”

  “报上你的小名。”

  “小名?”

  “就是小时候用的名字。”

  “小林子。”

  “年龄?”

  “五十七岁。”

  “籍贯?”

  “荆南市,李家镇。”

  “职业?”

  “在李家镇镇政府工作。”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把你请到这里来吗?”

  “知道。”

  魏副镇长非常的配合,审讯工作进展得很顺利,也许他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了。

  “魏能,是你自己说,还是我们提问题,你回答?”

  “你们问吧!我的脑子里面很乱,你们问什么,我说什么,决不隐瞒。”魏副镇长似乎非常爽快。

  不过,魏副镇长的雕虫小技是瞒不过欧阳和陈杰眼睛的,他们和形形色色的犯罪分子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对罪犯的心理早已经谙熟于心。

  一般来说,犯罪分子在被抓的时候,不知道警方掌握了那些情况和证据,尤其是多人作案,他们往往会选择以守为攻的策略,就像挤牙膏一样,他们是绝不会一下子就把牙膏全部挤出来的。

  现在,魏副镇长就是这样一种心理。陈杰的第一次试探就有了一点效果。“9。19”凶杀案虽然已经告破,但会不会还有一些情况是刑侦队所不知道的呢?坐在一旁的欧阳队长此时所想的就是这个问题。他在一张纸上写了一句话:“问他昨天到哪里去了?”

  陈杰心领神会:“魏能,你说说,昨天,你到哪里去了?”

  “我昨天进山去了。”

  “进山去干什么?”

  “有一个朋友的儿子结婚,特地下山来请我。”

  “你除了去吃喜酒,恐怕还去了一趟将军庙吧?”欧阳道。

  魏能突然把眼睛转向欧阳队长,同时坐正了身体:“我——我顺便去了一趟将军庙。”

  对于将军庙,欧阳早就有所耳闻,这几年,将军庙的香火很旺,有很多善男信女前去拜佛求神,庙里面有一尊观音菩萨,据说特别灵验;庙里面还有一个方丈禅师,还会给人预测前程,敢情,魏副镇长是去卜问吉凶的。

  “你到将军庙去干什么?”

  “没有干什么,就是去转转,没有别的事情。”

  “你是不是到庙里面找菩萨和神灵帮忙,问一问吉凶祸福?”

  “我到庙里面烧了几柱香。”

  “你是不是还请坤宁方丈为你算了一卦?”欧阳道。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欧阳队长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你是不是很相信菩萨呢?”

  “说不好。”魏能不知欧阳何意,所以说了一句不咸不淡的话。

  “坤宁方丈为你算的那一卦是怎么说的?”

  “卦象说,大富——大贵,享用——不——不尽。”

  “大富大贵,你信吗?”

  “没想到就应了一个字。”

  “应了一个什么字?”

  “应了一个‘尽’字。”

  “难道你就没有想到,这世上有很多事情都是反过来理解的吗?佛门之中更是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我看坤宁方丈说得一点都没有错。”

  魏副镇长无言以对。

  欧阳队长又在纸上写了三个字:“进入主题”。

  “魏能,莫文其是不是你杀害的?”

  “是。”

  “杀害莫文其的还有谁?”

  “还——还有我侄子留根。”

  “就你两个人?”

  “就——就我们两人,没——没有别人。”

  “谁是主谋?”

  “我——我是主谋。是我出的主意。”

  “十八号夜里面,你们是怎么进入莫掌柜房间的?”

  “我让留根偷配了一把钥匙。我们用钥匙开的门。”

  “进去以后呢?”

  “进去以后,我们就开始翻东西。”

  “你们就没有想到,如果莫文其突然回来怎么办?”

  “莫文其每次泡澡堂都要到十一点多钟。”

  “你们是把门掩起来,还是插起来的呢?”

  “我们是把门掩起来的。”

  在欧阳队长的面前还有一本记录,这本记录就是刑侦队审讯卫留根的笔录,欧阳用笔在两行字上划了一条横线,并在旁边打了一个很大的问号。陈杰明白欧阳队长的意思:在这个细节上,魏副镇长和卫留根的说辞不一样。

  卫留根说,他们进去以后,魏能留在房间,他出房间。从外面将门锁上,而魏能却说,他们只是把门掩上,没有提到锁门的事情。而莫夫人却说,莫文其回家的时候,他听到了莫文其开门锁的声音,三相对照,魏副镇长没有说实话。

  欧阳曾经特别注意过莫掌柜房间的那两扇门,两扇门必须合起来,才能将门搭扣搭上,门缝之间的缝隙很小,人在里面是无法将门锁上的。

  莫夫人和郑老师也证实了这一点,九月十八号的夜里面,郑老师是用小刀将门闩拨开的。

  魏副镇长为什么要在这细节上刻意隐瞒呢?她究竟想隐瞒什么?欧阳觉得这个细节非常重要。

  “魏能,你们处理好莫文其的尸体以后,是怎么离开房间的呢?”

  “我先出来,留根插上门闩,他是从二楼下来的,二楼有一块楼板是活动的。”这一点,魏副镇长说的和卫留根不差分毫。

  “你们是怎么知道那块楼板是活动的?”

  “舅老爷曾经到莫文其的房间去过,就是从那块楼板下去的。”

  “是你亲眼所见吗?”

  “不是,是听说的。”

  “听谁说的?”

  “是——是听大姐说的。”

  “你们是怎么害死莫掌柜的呢?”陈杰没有提棺材钉的事。

  “这——”魏副镇长语塞。

  “说——”

  三双眼睛同时看着魏副镇长的脸。

  “用——用铁——铁钉。”

  “铁钉,恐怕是棺材钉吧!”

  魏副镇长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满眼惊愕地望着陈杰,额头上渗出了冷汗。

  “棺材钉是怎么来的?”

  “是——”魏能抬起头看了一眼陈杰。

  陈杰的眼睛里面放射出咄咄逼人的光芒:“棺材钉是不是来自刘大柱的铁匠铺?”

  魏能更加惊愕了,刑侦队的人知道的事情还不少呢。

  “是。”

  “刘大柱的铁匠铺怎么会有棺材钉呢?”

  “前些日子,前街棺材铺的马老板在刘铁匠那儿定了几十根钉子,我顺便摸了两根。”魏副镇长就是不愿意说出“棺材钉”这三个字。

  “你所谓的‘顺便’就是和美女蛇干那种苟合之事,我问你,马迎美知不知道?”

  “不知道。”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有一个多月了。”

  “也就是说,你一直在寻找下手的机会?”

  “是。”

  “有人在把莫掌柜的尸体抬到门板上的时候,发现莫掌柜的左耳里面流出血来,你告诉我们,是谁把耳朵上的血擦干净了?”

  “是留根擦的。”魏副镇长说出了一个和别人不一样的答案。

  魏副镇长有露出了第二个破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