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古城疑案之莫掌柜之死

第十八章 离奇案节外生枝 莫本善不在赌场

古城疑案之莫掌柜之死 独眼河马 1762 2008-10-14 22:14:42

    九月二十七号下午一点钟,欧阳他们丢下饭碗,直扑东街。

  雨仍在下着,这是一个多雨的秋季,雨幕之中,不时有几片梧桐树叶随雨飘落,马路上铺了一层暗黄色的树叶,紧贴在地面上。

  两辆警车停在东街芮家烟酒店的旁边,韩玲玲撑起伞,先从汽车上走下来,跟在她后面的是欧阳平和陈杰,其它人都呆在汽车上等待下一步的行动。

  三个人走进芮家烟酒店对面的一个狭窄的小巷子,走了约摸四五十米,韩玲玲向左拐进了一条岔巷,向里走了不到十步,迎面有两扇小门。门上分别写着丁举人巷105号和106号。

  韩玲玲敲响了左边——105号的门。

  不一会,门开了,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韩玲玲已经和她见过面,她就是李老五的老婆。

  “你们找谁?”因为韩玲玲这次穿的是警服,对方没有认出来。

  “李老五在家吗?”

  “他不在家。”

  “到哪里去了?”

  “他刚走,到澡堂泡澡去了。”

  “澡堂在什么地方?”

  “就在西街口——朝阳浴室。”

  “我们怎么才能找到他——我们不认识他。”陈杰道。

  “你们就说是找李老五,跑堂的都认识他。”

  “好!谢谢你。”

  三个人折回头,刚走没几步,欧阳好像想起了什么,又折了回去,李家的门刚关上。”

  “大嫂,请等一下!”韩玲玲道。

  门又打开了。李老五的老婆一脸疑惑地望着门外的三个人。

  “大嫂,我们向您打听一点事情。”欧阳道。

  “你们要打听什么事情,你们不是来过了吗?”李老五的老婆总算认出了韩玲玲。

  “这几条街上,开麻将档的还有哪几家?”

  “这个——老五知道,你们到澡堂去找他。”

  “十九号的夜里面,莫本善是不是在你家打了半夜的麻将?”

  “你们说的是莫家的善子吧!十九号的晚上,他确实在我们这儿。不过,十点多钟的时候,他出去了一下。”

  欧阳和陈杰、韩玲玲对视了一下,这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情况。

  “请你回忆一下,莫本善是什么时候回到你家的?”欧阳道。

  “他是——是十一点多钟回来的,回来没有一会,就被莫家派来的人喊回去了。”

  欧阳平和他的战友们忙乎了这么长的时间,今天下午的东街之行才有了一点眉目,莫本善的行踪总算和“9。19”凶杀案粘连上了。在这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莫本善有作案的时间。

  三个人离开了李家,走出丁举人巷,直奔西街口。

  五分钟以后,他们到了西街口,抬头就看到了朝阳浴室的招牌。

  欧阳平和陈杰走进澡堂,正好遇到一个跑堂的拎着一壶水走出锅炉房。

  “师傅,李老五在几号厅?”陈杰上前一步道。

  “李老五在一号厅,你们跟我来,他刚下去,你们先到里面坐着,我把他喊上来。”

  “谢谢您。”

  这位跑堂的年龄大概在六十岁左右,他把欧阳他们让进一号厅,然后转身推开了厅对面的浴室的木门:“李老五,有人找你!”

  “谁找我啊!”

  “你出去就知道了。”

  不一会,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跟在跑堂的后面大腹便便地走了出来,他就是李老五。

  “老五,就他们找你。”

  李老五一边擦汗,一边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我们想请教你一点问题。”陈杰道。

  “老朱,递两杯茶来。”李老五一边喊,一边接过老朱扔过来的浴巾,将自己的下上给遮挡了起来,然后坐在欧阳他们的对面。

  一号厅里面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把注意力聚焦到李老五的身上,刚才还十分嘈杂的一号厅一下子安静了许多。

  “除了你家,附近还有没有麻将档?”陈杰直截了当。

  “还有两家,一家在吴营关的南关口,是娄阿贵开的,还有一家在石婆庵的对面,是石二虎开的,其实都是玩玩,不赌钱,就是加了那么一点小彩头。”李老五没有忘记为自己的行为开脱。

  “我们再问你一件事,你声音小一点,这里说话不怎么方便。”陈杰压低了自己的声音。

  “我知道,你们问吧。”

  “十九号夜里,莫本善是不是在十点多钟的时候离开过一段时间?”

  “是。”

  “他是什么时间回到你家的?”

  “十一点多钟。”

  “他有没有说是去干什么的?你一定要和我们说实话,我们是来破案子的,不是来抓赌的,你不要有什么顾虑。”

  “我当时一点都没有在意,其他的人心思全在麻将上,谁会在意这个呢?一会儿你进,一会儿他出,就像走马灯似的。”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是我老婆说的,她说善子平时打麻将都要打到散场,今天这是怎么了。后来,善子又回来了。不过刚坐下一会,就被莫家的人喊回去了。”

  “你能确定他是在十点多钟到十一点多钟离开你家的吗?”

  “没问题。”

  “为什么这么肯定?”

  “这——”

  “请讲。”

  “实不相瞒,我们也就是抽点小头,赚的是时间的钱。”

  欧阳和陈杰走出浴室的时候,雨似乎又大了一点,空气中有了一点寒意。

  欧阳当即决定,先去会会莫本善,后面的事情,再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