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侍寝王妃之醉红颜

第三十三章 再次心碎

侍寝王妃之醉红颜 梦^^樱 2457 2009-04-20 14:42:20

    暗宫之中,百名属下双膝跪于地上,而那站在悬高青台之上的男子,只是一身黑色夜行衣地背对着身后的百名属下。

  “宫主,攻打风云国的计划何时可进行?”站在最前的一名男子冷声道。

  “时日还未到,到了该攻打之时,本宫自会告知于你等!”黑衣男子只是淡淡道。

  “如今宫主那般高深莫测地功夫也被那可恨的司南凌奕给废掉,若是在不报此仇,怕是过了这个时机,就没了机会!”男子继续道。

  “此仇定会报,他亡我国之恨,岂只这般就可饶恕的,但,本宫说了,时日未到,你等就不要在此多费口舌了!”冷冷地答道,而站于最前的男子只得颔首不再开口。

  “好了,都退下吧,黑云,你留下!”道完此话,所有属下立刻退下,徒留刚刚站于最前说话的男子。待众人退下之后,黑云只是看着他的背影。

  缓缓转过身子,看着面前自己最得力的属下,澈夜只是微微扬起唇角。

  “黑云,你是在恼怒本宫还一直将你们按着不动,不攻打风云国么?”轻启薄唇,看着黑云道。

  “宫主既然这般决定,定是有你的道理,黑云定会按宫主的命令行事!”跟着他若干年了,也相信他的决定,黑云道。

  “好,那本宫也就直话告诉你,为何不让你们现下攻打风云国!因为,在风云国之内,将会有一场好戏逐渐上场!”眸中的寒冷,黑云看的出,却不接话,听他继续。

  “跟了他这么多年,也终是找出了他的破绽,哈哈!”大笑着,黑云看着眼前的澈夜,听出他的言外之意,看来,这次的报复,定是比直接将司南凌奕亡国之后在尸首异处而来的有意思,黑云尽而也跟着大笑而出。

  风云国宫中,司南凌奕的书房里,此时正站着‘天伦派’的左右护法。

  “怎么,急匆匆将本王唤来,所谓何事?”本打算与月落在好生温存一番,却未曾想高公公道‘天伦派’左右护法有急事求见。缓缓度步到书桌前坐下,看着跪于地上的两人。

  “回王爷,风云国这次,怕是有一场浩劫了!”左护法道。司南凌奕微微眯起双眸,看着他们。心下却轻轻一笑,预料之中的风暴果然快来临了,怕是这次战斗之后,要亡掉哪一国了。

  “怎么,前云国的暗宫宫主准备行动了?”笑了笑,司南凌奕道。

  “刚从派内得到消息,他们本将在近日之内攻打风云国,却又按下迟迟不动!”右护法又道。眸中的笑意越来越浓。司南凌奕心下早已明白,颜青儿的突然出现怕是一场劫难的开始,死了五年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会有何等好事?看来,既然他们决定与自己玩一场游戏,那自己,也可与他们开始好生玩一场更有趣的游戏。只是,怕是接下来的日子,自己将月落打入‘冷宫’,怕是会更伤她的心吧。眸间有丝丝地愧疚感,但一转眼便消失不见。为了风云国,他连自己都可牺牲,更何况只是一个女人。

  “月落姐姐,你看,这是离儿为你编织的!”离儿开心地拿着一只蝴蝶簪子递给月落。

  “离儿何时会这般精巧的手艺?”从她手上拿下簪子,笑了一笑。离儿坐在她的身旁。

  “月落姐姐这般美丽,离儿当然要做出一只美丽的簪子送给月落姐姐啊!”开心地自她手中取回簪子,为她插在发间,离儿笑了笑。

  “离儿就不要取笑我了,脸上这道疤痕,怕是任何人见到都会惊怕,又怎可与美丽挂上勾?”看着离儿,月落只是轻笑一声。

  “才不会咧,月落姐姐在离儿心中是最美丽的!”笑了笑,离儿道。伸出手指轻轻摸着她的小脑袋,说不感动,是假的。怕是在这风云国之内,真心待自己的,也只有离儿了。

  “奴才叩见月妃娘娘!”一位公公的出现打断了月落与离儿的对话,转眼看着面前这张陌生的面孔,月落有些惊讶。

  “公公请起,找我有何事?”月落道。

  “咱们主子想请您去她那儿坐上一坐,主子说,自月妃娘娘回宫之后都不曾互相见过一面!”公公道。月落更加讶异了。

  “敢问公公,你们的主子是哪位?”月落轻轻问道。

  “颜妃娘娘!”公公道,疑惑地皱紧双眉,思虑一番,月落便让公公先回去,自己过会便来。待公公离开之后,月落看着满脸讶异的离儿,便知道她定了解内幕。

  “离儿,颜妃娘娘是哪位?为何我离宫之前未听过?”月落轻声道。

  “月落姐姐,那颜妃,听宫内年久的下人们说,曾是五年前王爷深爱的女子,那一年风云国成立,王爷本将她立为国后,结果因一群不安分子将她挟持,径而掉下断崖,失踪了五年,如今又回来了,就是在你当初被王爷处罚发配边疆之时的事儿!”离儿道。虽听到司南凌奕五年前深爱的女子现下回来心如针扎般疼痛,但月落却硬是将这疼痛感压下。

  “是么?那王爷现下可是开心了!”轻声道,心内却一阵阵疼痛。

  “是啊,前段时日还传言她会成为风云国的国后,但因你回来,王爷又一直呆在你身边,就暂且将这事放下了!”没有察觉到月落心内的疼痛,离儿继续道。

  “好了,那咱们就去见见这颜妃吧!”站起身,月落道。离儿有些担忧地看着她。

  “月落姐姐,怕是她现下召你前去,没什么好事儿吧?”离儿道。

  “没事儿,既然迟早是风云国的国后,咱们不去怕是往后的日子不好过!”轻轻将此话道出,没回头,只是往门外走去。

  待来到‘宠颜宫’门外,看着宫门上大大的牌匾之上的三个烫金大字,月落心内阵阵绞痛。‘宠颜宫’,多么温馨的名字,怕是自己没回来,这宫内的主子,夜夜和司南凌奕行着那床娣之欢吧。

  “娘娘,月妃娘娘已来到宫外!”公公在门外轻声报道。房内的颜妃和拥着她的司南凌奕只是淡淡地道了声让她门外候着。而月落在没见到公公的传唤之后,以为颜妃答应了,便徒自走到寝房中,看到了眼前这般不堪的一幕。此时的司南凌奕,正赤裸着上身将身上的女子抱于怀中。

  “放肆,还没传报谁允许你私下闯入本妃的寝房之中的,月妃娘娘,即使你是王爷新立的妃子,也不可这般不懂礼数吧?”颜青儿尖锐的声音自头顶处传来。而月落却丝毫没听到,只是感到心下这几日渐渐生起的暖意,开始慢慢冻结。

  “怎么?你没听着?”见她没回答,颜青儿更加大声道。而司南凌奕,只是微眯起眸子看着她。

  “不是颜妃娘娘命公公将本人传来的么?本人又怎会知道颜妃娘娘此刻这般忙碌!对不住了,那本人先行告退!”语毕,月落已转过身准备离去。

  “等等,后天便是本王立国后之日,后宫嫔妃都必须给本王到达宫门前!”司南凌奕冷漠地声音自身后传来,月落只是稍稍将身子顿了顿,忽略心下的疼痛,径而离开了‘充颜宫’。看着她单薄的身影离去,司南凌奕也感觉自己的心内如针扎般疼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