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侍寝王妃之醉红颜

第十九章 他的决绝

侍寝王妃之醉红颜 梦^^樱 1377 2009-04-20 14:42:20

    “为了征服妾身,王爷何必这般辛苦地制造一场又一场戏给妾身看?”月落开口道。司南凌奕看着她,似乎感觉到她话中的酸意,唇角微微上扬。

  “怎么?月妃吃醋了?”将她更加紧抱进怀中,司南凌奕道。

  “王爷太看得起妾身了,若是王爷只为了那么一个目的,妾身可以侍寝于王爷,只希望王爷可以答应妾身一个条件!”月落道。司南凌奕看着她,有些不解。

  “怎么?你胆子可不小,竟然敢跟本王谈条件?好,你先说说,是何条件?”司南凌奕道。低下头思虑了一番,月落才开口。

  “若是今夜妾身侍寝了,待第二日,王爷可否放妾身自由,离开这深宫之中,可以自在的过完余生?”月落道。亲耳听到她的话,司南凌奕一把推开了她。

  “才刚回来你便想离开,怎么,是呆在本王身边委屈了你还是在宫外有更好的事物吸引着你一次又一次出宫?”起身盯着她的小脸,司南凌奕道。

  “妾身不适合于这宫中生活,仅此而已!”月落平静地抬起双眸与他的眸子相对视。

  “月落,不要以为本王忍你你便可以无法无天了,想离开这里,等下辈子吧!”俯下身伸出手指狠狠抬起她的下颚看着自己,司南凌奕道。

  “王爷若是不放妾身自由,妾身可以自身做个了断,也省了王爷如此辛苦地在妾身身上费心思了!”月落说完竟然从身后取出一把匕首,对着自己的颈项,看着司南凌奕。

  “怎么,想死?好,本王成全你!”狠下心,司南凌奕一掌狠狠击在她的胸前,月落便倒在了塌上。

  “谢王爷…成全!”用尽身上最后一丝气力,月落轻声说完这句话,而后,闭上了双眸。第一次,司南凌奕感觉到自己的心正被一种东西嗜咬般疼痛,为何,自己爱着的女子,会是这般心狠决情。若不是爱她,他又为何在回宫之后竟然动用‘天伦派’在中原的势力而大费周章的寻找她。怕她不会回来,他便决定亲自前往那距离‘风云国’千里之外的小村落中将她接回。怕她会恨自己的无情,第一次,他竟然饶恕了谋划此次幕后的澈夜,只是希望她不要恨着自己。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亲热,也只是想亲眼看到她是否会为他而吃醋,从而确定自己已进入她心中。

  为何,她要那般离开自己,虽,在认识她之前,他冷酷无情,视女人为玩物,视他人性命于不顾,若是谁惹恼了他,他便会让那个人尸首异处。也正是因为这种种,他才被冠上心狠无情之名。但第一次,在桃花园中,看着她那双清纯的双眸,司南凌奕似乎在她的那双眸子中找到了自己一直找不到的东西,也是第一次,他有了想呵护她人的想法,纵使他对天下人心狠无情,唯独对她,他是能忍则忍,实在忍不了,先行离开,只是怕她的无知惹到了他的极限,他会亲手将她处死。而现下,他是忍耐到了极限,她不止一次次的决然离去,让他对待这段情上越来越没了信心。问天下哪个女人在得到自己这番细心呵护后不是万般动容,也只有这个无情的女子,视自己的温柔于不顾。若是说他无情,眼前这个女子,可说是比他更无情。

  “月落,你且记住,你在遇到本王之后,往后的命运将由本王主宰,你生是本王的人,死是本王的魂,你生生世世也休想弃本王而独自离去!”在已经睡下的她耳边狠狠落下此话,司南凌奕拂袖离去。刚那一掌,只是激到了她的睡穴,看起来是狠狠一掌,但力道不重,伤不了性命。

  “月落姐姐,你醒了,你把离儿吓坏了,离儿以为你醒不了了!”缓缓睁开双眸,月落看着坐在塌边紧张盯着自己的离儿。

  “离儿,我……没死?”月落道。

  “呸呸呸,月落姐姐活的好好的,怎么会死,只是离儿来唤月落姐姐,却一直没有回应,才有些惊慌!”离儿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