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侍寝王妃之醉红颜

第二章 初次相见

侍寝王妃之醉红颜 梦^^樱 1392 2009-04-20 14:42:20

    回忆渐渐被门外的“咚”“咚”之声给打断,缓缓睁开双眸,迷离的看着面前的女子。标志的五官,却不及月落的五官来的精致美丽。微胖的身材,双臂正叉在腰间,看着她。

  “我说,月落小姐,是不是该起了,都快晌午了!”女子大声道。月落适才从床塌上坐了起来。

  “红季,我知道了,马上起身了!”说完,身子已下了床塌。

  “不是我说你,你也真是的,何苦这般辛苦的过着日子,要是我说,干脆你跟我一块出城,咱们找个好点的人家,嫁了,一辈子也算有了着落,总好比在这里辛苦的生活要来的好些吧!”红季跟着月落的身后来回走道。

  “红季,我和你不一样!”月落坐在铜镜前,边用木梳梳着发丝,边道。

  “怎么不一样了,唉,不过话说回来,以你的姿色,若是嫁给了平凡人,也是委屈了!”红季道。知道她的言语之中有些许嘲弄自己,但月落却不在意。因为她了解红季,说话从来不仔细考虑一番。

  “好了,红季,咱们去绣庄吧!”起身,回头看着红季,月落才轻声道。

  两人来到绣庄之中,将这几日连夜绣出的各种成品拿给伙计看,伙计点头之后将钱袋递给了她们,拿着钱袋,月落和红季这才会心一笑。虽钱数不多,却是自己一针一针赚取而得来的,所以,心中的甜,定是无法用言语将其表达的。

  走到集市之中,月落思考着要买些补药回去熬好给娘亲服下。刚步入药房,却看见对面一座装饰豪华的酒楼门前停下了一辆华丽的马车。待所有人都站在一旁低下身时,马车中的人才走了下来。而四处正行走的女子们,皆回头看向从马车之中走下的人。

  只见此人,倾长的身段,乌黑的青丝一梓被透明的玉器随意的挽在脑后,而其余的则柔顺的披在身后,不看正面,也知其人容貌定是不同其他人那般平凡无奇。

  “月落,是不是在看他?”红季的声音打断了月落的注视,转过头,不再看那处“风景”,看着红季,只是浅浅一笑。

  “听说他是风云国的君王,现下来咱们国内,只是为了见”倾城女王“一面!”红季道。抬眼看向远处的风景,月落仿佛没听见红季的话般,独自向前走去,红季回头再看向酒楼时,那人早已步入酒楼之中,没了身影。

  回到住处,月落独自提起补药进入厨房,生好炉火,开始煎药。守在炉子旁,月落渐渐闭上了双眼,眼前突然又出现刚在酒楼前看见的那男子的背影。心下顿时一惊,猛然睁开眼,月落惊讶自己何时开始挂念起那个背影?

  手指轻轻揉捏眉边,月落嘲笑起自己的痴情来。男子,或许是,在这满城皆是女人的城中,突然闯入一个男子,还是如此英俊的男子,怕是哪位姑娘家,不会心动。只可惜,在听到红季说,他的到来,只是为了见上“倾城女王”一面时,适才还略带激动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天下男人皆是一般,敢问天下有那位男子不会为美丽的女子而心动?假若没有,又何来弃江山,要美人之说?

  将熬好的补药盛入碗中,月落小心地端着碗缓缓步入房中,坐在床塌边,轻轻唤醒沉睡地娘亲,月落开始一勺一勺地喂着母亲药汁。

  “落儿,也该是到了嫁娶的年纪了吧!”母亲喝完一口药汁,微笑地看着月落道。

  “娘亲,为何突然说这事?”拿着药碗的手似乎轻轻颤了一下,但声音却依然平静道。

  “女儿家年过十六就可嫁入他人为妇,落儿不会还不知吧?男娶女嫁皆是祖上传下的规矩,是改不了的,落儿现下可有相中之人?”母亲道。低下头,月落眼前立刻呈现出那身倾长的背影,眨眨眼,月落立刻挥掉眼前那一幕。

  “没,女儿现下还没考虑到那么长远!”抬起头,依然是如此平静,月落看着母亲,道。

  “唉,落儿,何时可以让娘亲完成这唯一的心愿?”母亲轻叹口气,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