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侍寝王妃之醉红颜

第五章 短暂地温馨

侍寝王妃之醉红颜 梦^^樱 1404 2009-04-20 14:42:20

    恍惚之间来到宫中也三月有余了,月落也渐渐习惯了在此的生活。虽然每日工作繁忙,但她却觉得很是开心,因为是靠自己的努力在挣钱,所以心里也特别踏实。

  她美丽的容貌,在那日玉婶真正见过之后,为了日后能在宫中平静的生活,月落便找来一块胶质物,将它浸染成血红色之后,每日贴在左脸之处,看起来,就和天生的疤一般,触目惊心。也正是因着这块疤的存在,她在后宫之中日子过的还算平静。

  “月落,其他侍女呢?”玉婶急匆匆地来到下人房中,却只见到月落一人坐在窗前整理衣物。

  “玉婶,您不是昨日放她们一日假回家探亲么?”月落奇怪道。真是老了,记性也没以前好了,四下看了看,现下也就只有月落了。

  “那你来吧,快些!”玉婶道。

  “玉婶,您要月落做什么?”月落看到玉婶满脸的惊慌,更加讶异。

  “今日可是倾城女王来风云国的日子,现下轿骞已入进宫门了,唉,都怪我记性不好老忘事,这下可好,丫头们都回家,那总要有个婢女去招呼着吧!”玉婶道。

  月落在听到倾城女王四个字时,心中略过一丝惊讶,如此高高在上的女王,为何会亲自来到风云国?莫非……想归想,月落还是摇摇头,跟着玉婶一路去得正宫之门前。

  在越过桃花园时,月落脚下一个不稳,摔在了地上。而不知情的玉婶却独自往前奔走,全然忘了月落已被她甩在身后。从地上爬起来,月落的膝盖处立刻传来一丝疼痛感,无力得又倒在地上,轻轻用手指掀开裙摆,膝盖上已是鲜红一片。忽视眼前的一切,月落从衣兜之中取出手帕缠在膝盖上,暂时止住了继续流出的血。

  倚靠在树干上,月落才忆起要跟玉婶去正宫迎接倾城女王之事。想至此,立刻转身准备前往,却不巧撞进一个怀抱之中。茫然地抬起头,看着眼前俊俏的脸,月落有些惊讶。

  “放肆,你是哪房的丫头,竟敢这般大胆的注视着本王,忘了最基本的礼节么?”男人冷峻而低沉的声音打断了月落的惊讶。

  “奴婢拜见王爷!”月落立刻双膝狠狠跪在地上,疼痛感立刻蔓延全身,皱皱眉,月落却依然强忍着疼痛,道。

  司南凌奕微眯起眸子看着眼前这个女子,怕是刚入宫不久还不熟悉宫中规矩之人吧。从她瘦小的身材上来看,大概十六出头吧。小小的鹅蛋之脸及脸蛋上精致的五官,若是没左脸上那块疤,怕也是一个美丽至及的女子。

  “罢了,快些走开,如此丑陋的面容扰得本王没了看桃花的兴致!”司南凌奕一个挥手,月落以为他要打她,身子有些躲闪,疼痛感却更加蔓及腿部,终于,月落轻轻呻吟了一声,司南凌奕疑惑地看着她,目光在接触到膝盖之处那道鲜红时,心情更加烦躁。

  不愿看她膝盖之处的血腥,却看到她因疼痛而皱紧的眉,司南凌奕还是从外袍之中取出随身携带的“复魂散”,这药本可救人性命,如今用到她的腿伤上确属浪费,但看到如此痛苦的表情,司南凌奕也有些讶异自己为何会拿出药来为她治疗伤口。

  月落惊讶地看着司南凌奕俯下身为自己擦药,众人不是传言,风云国的君王心狠手辣么?为何他会这般温柔地为自己擦着药?

  “要死不要死在本王面前!”意识到自己的温柔举动,司南凌奕立刻起身似风一般离去。月落轻叹口气。刚刚那一幕,或许只是意外吧。他只是不希望看到自己死在他的面前,自己只是因着伤口而得来这一点点小小的恩惠而已。

  他的药果然疗效好,站起身,月落发现自己的膝盖处已没那般疼痛了。突然意识到还要赶到宫门前迎接倾城女王,月落立刻离开桃花园。待她到达宫门时,早已没了人影,看来,还是来晚一步,迎接仪式已经结束了。想至此,月落这才有些疑惑,倾城女王此番来到风云国,司南凌奕该是去迎接一番,为何会在桃花园独自赏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