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魔血沸腾

第二十九章 雇人杀自己

魔血沸腾 陈寒 2949 2009-05-29 13:51:22

    看着李红和范文生离死别的状况,莫离和梁有人差点都要以为自己是棒打鸳鸯的刽子手。

  “呃,这个……”莫离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李红泣不成声。

  梁有人忽然上前刺了范文一剑,李红几乎跳起来找他拼命,他急忙解释:“别慌,我这是封闭他的痛觉神经,让他感觉不到痛苦,好顺利说话而已。”李红这才安心的坐那哭了。

  范文苦笑着道:“三年前,我和阿红是一对恋人。”

  “哦!我明白了,这女人变心了,所以你因爱生恨,现在回来杀人报复!”梁有人拍掌下定结论,莫离随即附和着点头。

  “并不是如你想象的,阿红一直都爱着我,错的人是我。三年前,举行婚礼的那天,我逃婚了!”说出这件事,范文眼角泪水悄悄滑落,一切的不幸和悲剧都从那天开始。

  李红哽咽着道:“为什么你要逃婚?婚礼之前,你无数次跟我说,你会爱我到天荒地老,对我的关怀无微不至。我也感觉得到你是真的爱我,不是在作假。这三年来,我每天晚上躺在床上都会想起你的温柔和关心。为什么那天你逃了,为什么?”

  莫离不解:“原来人家没抛弃你,错的明明就是你自己,那你今天怎么还来杀人?”

  其中必定有蹊跷啊,此事引起了莫离和梁有人极大的兴趣,好奇心像野草般疯长了起来。

  “也许你们不相信,其实你们接的任务就是我发布的。”范文说出这句令人诧异的话。

  莫离和梁有人差点就骂开来,哪有人自己雇人杀自己的,简直胡扯得没边了。

  “我时间不多了,阿红,你们听我说。”范文感觉自己的生命力在呼吸之间,渐渐的离开自己的身体,不由呼吸急促起来,紧紧握着李红的手。

  李红点点头,抽泣着,这件让自己伤心了三年的事,放在心里三年的疑问,她比任何人更想知道。

  “在那婚礼之前,一切是那么美好,我找到了我的真爱,一生的伴侣。但是就在那天,我开车赶往教堂的路上撞死了一个人。但如果仅仅是这么简单,就好了,无非就是赔钱,可惜不是!那个时候,我看着满地的鲜血,不知为什么突然就产生了想要杀人,甚至吃人肉的冲动。我强忍着那种冲动,开车逃回了家。在家里,我再也忍不住,活生生的把家里的宠物狗吃了。之后我恢复正常了,我终于知道,我变成了怪物!”

  莫离和梁有人对视了一眼,心道,又是个因觉醒引起的悲剧。

  李红觉得这个解释实在是匪夷所思,但是又不得不相信,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范文没理由现在还欺骗自己。

  “阿红,你一定奇怪我为什么会变得像超人一样。其实,我就是个妖怪啊!以前只不过是体内的妖怪之血还没觉醒罢了。意识到这点,于是我决定远远的离开你,越远越好。我害怕,突然有一天我会控制不住伤害到你。”

  李红失声痛哭,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一切都超出她的想象,正如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对鬼魂此物一样的感觉。她不敢相信,却不能不相信,眼前这三人超人般的力量就已经超出常识,而且最近铺天盖地关于怪物的报道也够匪夷所思了。

  莫离却突然感觉好像被当头棒喝,这种情况,他自己也不也相似吗!他体内的魔种,比范文的妖力要强得多,也要危险得多。面前摆了一个悲剧的例子,前车之鉴啊,莫离不由忧心忡忡。

  “我跑到了北京,在那里加入了玄武佣兵团。后来被送进了特别小组。进去后我才知道,所谓的特别小组,全都是妖族,是被研究的小白鼠!”范文咬牙切齿,忿恨不已,“只可惜我们摆脱不了他们的控制。”

  玄武佣兵团和白虎佣兵团一向和凤凰事务所唱对台戏,梁有人两只耳朵竖起来,生怕漏掉了什么细节,了解对手可是胜败的重要环节。

  “他们试验的目的是什么我不清楚,但是我能感觉到,自从进了特别小组,越来越想杀人,想喝人血。前两年特别小组成员嗜血的冲动并不严重,但是今年春节开始,我们的嗜血冲动突然严重起来,渐渐的加重,到了现在整个小组只有我还算有些理智。”

  你这还算理智啊,都控制不住来杀自己的爱人了,莫离心中叹气。

  梁有人毕竟比莫离经历的多,成熟的多,想到的自然也多:“范文,他们没给你注射什么药物之类的?”

  “没有,我们一切饮食也都正常。唯一不正常的就是每天必须去一个到处是天线的房间打坐一个小时。我想那个房间有古怪,但是不是引起我们变异的原因并不能确定。”

  “本天才一定会把这件事搞清楚的!你继续说。”梁有人恨恨的道,做任务的时候没少被玄武佣兵团和白虎佣兵团的人骚扰袭击过,白虎玄武两个家伙甚至公然宣称所有要加入凤凰事务所的人都会遭到他们的暗杀,所以那次莫离才会被人截杀。

  “直到最近几个月,不知道谁说的杀了自己最心爱的人,就会取得最完整的妖力,获得最强大的力量,而不受软弱的人性影响。于是大部分失控的妖族被放走后就开始寻找自己的亲人杀戮。我感觉到妖力再也压制不住,所以我偷偷的在佣兵工会发布对自己的追杀任务,选的就是你们有百胜兵团称号的凤凰事务所,务求在我犯下大错之前杀了我。我要感谢你们,你们做到了。如果我伤害了阿红,我在地狱也不会安宁的。”

  李红顿时哭得一塌糊涂:“范文,我就知道你一定是有苦衷的。你一定要好起来,我们一起找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一起生活!”

  莫离和梁有人默然,心下颇为感动,只是暗暗摇头。

  “我不成了,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找个对你好的男人嫁了。”说完该说的一切,强撑的一口气消散,范文眼中的生气尽失,心跳呼吸也开始慢慢停止。

  李红抱住梁有人的腿,苦求着:“求求你救救他吧,我愿意用我的一切交换。救救他!”

  梁有人无奈的摇摇头:“不可能了,他身体的一切都已被破坏殆尽,很抱歉。”

  范文的伤势,就是莫离这种入门级菜鸟也知道,无论用什么方法也断无可能再撑过半个小时。

  “不要为难他们了,就算治好了,我也控制不住妖之血的再次失控。”范文的手渐渐松开,双眼无神,“阿红,我……爱你……”

  李红伏在范文血肉模糊的尸体上嚎啕大哭。

  此时莫离已经再生完毕,走到梁有人身边,伤感的道:“接下来怎么办?”

  警笛声已经远远的传来。

  梁有人掏出一个小小的方形金属块:“这个是记忆替换器,只要输入灵力,方圆一千米之内的普通人的记忆就会被替换成最合适合理的记忆,是让这种不能曝光的事件真相隐藏起来的法宝。不过你不要问我什么原理,因为我也不知道,这里面蕴含的神奇力量是当年玲珑创造出来的,谁也搞不明白。每个佣兵团都必须从佣兵工会领取记忆替换器,而且每个月都要去工会总办事处的三生石前补充能量。”

  挥手洒出一种药粉在范文的尸体上,尸体立刻变得完完整整的,梁有人介绍道:“这是还原粉,专门还原尸体的。”

  李红刚想询问,梁有人已经启动记忆替换器:“忘记这一切吧,再见!”

  莫离和梁有人隐藏屋顶看着下面,警察赶到现场时,李红立刻冲上去要求保护。

  “这人你认识吗,为什么会暴毙在这?”查勘完现场之后,警察讯问。

  “谁认识他啊,这个疯子突然闯了进来,欲图非礼我,我逃了出来。后来还是被他抓住了,就在他要实施罪恶的行动时突然全身发抖死了。真是妙极了。”李红心有余悸的诉说着,但是一股深沉的悲伤从心里泛了上来,莫名其妙的,流泪了。

  李红擦干眼泪,心下惊奇不已,茫然不解,罪犯死了自己得救了,应该高兴才是,可是为什么自己感觉这么悲伤呢。

  菲佣也在一旁证明:“这个混蛋,上帝不会放过他的,所以让他心脏病发作死了!”

  “那墙上的洞是怎么回事?”

  “哦,那是前几天我发脾气,让人拆了的,不好意思。”

  ……

  梁有人道:“这就是我们收尾的基本程序,有时候可能稍微复杂一点。”

  替换的记忆,也许对生者来说确实比真实而残酷的记忆更合适,更幸福。

  莫离默然随着梁有人离开,心里充满对范文的悲剧人生的感伤。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