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颜劫:修罗王的王后

第28章 你去哪里

红颜劫:修罗王的王后 苏舞 1616 2009-06-11 10:16:49

  屏风半掩,室内放着一个大大的木桶。氤氲暖湿的雾气缭绕中,隐隐约约看得到一个女子的窈窕背影。

  黑黑的长发,湿湿地垂下,拖进水里的黑发,水草一样。露出水面的肩背,纤婉细腻,滑若美玉。

  夏荷进来时,便是看到这样一副情景。

  直到今天,被王爷唤来伺候千寻沐浴,她才知道千寻是女子。

  想到那个翩翩如玉,俊美无俦的钱公子,突然变成了一个绝美女子,她真的有些不习惯,不过,还是同样的喜欢。放下手中的衣物,轻轻走过去。

  千寻听见声响,身子微微往水里沉了些,然后转头,对着夏荷淡淡一笑。

  一笑如花绽放,天下间,还有谁有如此美的笑颜?夏荷不由地痴了,声音都有些结巴:“小,小姐……”

  “水有些凉了。”见她痴怔在那里,千寻唇畔笑意越浓。

  “奴,奴婢,这就去给小姐换,换热水。”不知道为什么,就算是女子,但是,这样美的一个女子,对着自己笑,都觉得脸红,不敢再看。

  夏荷退下后,千寻闭着眼,靠在木桶壁。空气中散着淡淡的清香,是木桶里放的一些药草发出来的淡香。因着自己身上的伤以及那陈年的毒,才放了这些药草来浸泡,说是有些用处的。

  她唇微微勾起,凉凉的笑,心知那毒已经无法解的,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有人推门而入,脚步轻缓沉稳,她沉浸在思绪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脚步声,不是夏荷的。等到那人直接走到自己的背后来了,不回头,也能觉察到异样。

  倏地惊醒过来,转首,轻呼出声:“啊,是你——”

  鹰眸亮湛如黑曜石,目光灼灼,唇畔带着笑的男子,正是墨修。

  千寻立即往水里沉下,脸红嗔怒:“你怎么进来了?”

  “这里是本王的地方,本王想来便来。”他笑,眼底促狭意味甚浓。深黑眼眸,将那水妖般的女子,深深锁进心底。

  被他灼灼目光烫的浑身不自在,她越加往水底沉去,只余纤细的脖子和秀气的头在水面。面容红润,眉眼羞涩。

  他却扬眉朗笑,非要挖出她的窘迫,“不用躲了,我都看见了。”

  千寻羞愤,狠瞪他一眼,转身背对他。

  他却走过来,宽厚手掌,搭上她柔细的肩头。

  暖热的气息袭来,千寻一颤,惊道:“墨修,你——”

  “怎么了?你怕了?”他故意低头,温然气息在她耳旁缭绕,不意外的,嫣红染满粉嫩双颊,甚至白皙耳后,纤细脖颈,都沾染了粉色。

  千寻轻颤,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近身“交战”,她明显没有他如此自然,掌控力都在他一方,她如落入掌中的小鸟,惶恐惊颤。

  她的惊惶,落在他的眼中,更加的点燃了黑眸里漾着的火焰,俯身,含住那柔软的红唇,吞下她的惊诧和驳斥,勾动生涩的她一起纠缠,一起沉溺……

  辗转吮吸,她唧唧呜呜怎么抗议都无效……

  追逐嬉戏半晌,他才不舍放开,黑眸微眯,笑道:

  “我说过,我会娶你的。”

  不料此话却击中千寻痛处,她蹙眉,侧首,眸里有微微的愤恨:“我不要你可怜!你以为你是谁?可以如此轻薄于我?你以为你娶我,我便感激你,任你胡来,任你羞辱吗?”

  墨修眉宇间黑气集结,恼的不是她的愤恨,而是那句你以为你是谁?说这样的话,仿佛对着陌生不相干的人。那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一把捞起她,抱离木桶,水声哗哗而响,他侧目,尽量让自己不去看这妖娆的身子,迅疾地顺手扯过旁边木架上的袍子,将她遮住,也控住自己眸子里压抑的情愫,将她抱往榻上。

  她惊惧大呼,挥打着他的手,满眼戒备。

  “不要动了!”怒喝一声,他突来的严厉,惊怔了她。他抓过她纤细的手腕,控制住她,看着她漆黑惊惶的水眸道:“你以为我要干什么?在这王府里,本王若是想干些什么,你以为你逃的掉吗?”

  这句话直接却也不无道理,震住了千寻,却也让她无比的羞恼。刚要挣脱他的钳制,他却突地放手,从袖中掏出一个精致玉瓶来。

  她怔怔看着他拧开玉瓶,倒了些晶莹剔透的玉露来,强横地拉过傻愣着的她,扳转过身背对着他。将她长长黑发拨离开,扯开一点外袍,露出白皙的背,那背上,还有着狰狞的鞭打伤痕。

  他看了一眼鞭痕,眉心微拧,手指蘸上玉露,细细地给她的伤疤涂上,指间轻轻柔柔的触碰,贴着肌肤,让千寻感到一阵阵的酥痒。

  她脸色又红,突然想起那个晚上,他也是这样温柔的神情,给自己红肿的脚踝涂着伤药。

难道又是自己妄自作小人,猜度他原本坦荡的心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