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颜劫:修罗王的王后

第1章 高贵俘虏

红颜劫:修罗王的王后 苏舞 2210 2009-04-14 17:29:23

  “你们都退下去!”墨修鹰眸凝住眼前被人摁在地上,半跪着膝,却死不低头的俘虏,挥退营帐内的侍卫。

  “是,大帅!”侍卫放开俘虏时,用力狠推了一下,只见那个满身污渍的人,“砰”的一声闷响,跌倒在地上。

  等侍卫出了营帐,墨修走上前去,单手揪起那个俘虏的领子,很轻松地就把他提了起来,大手捏起他的下颌,逼他直视着自己。感觉触手的肌肤有些异样,墨修盯着他,见他脸上满是灰尘,看不清模样,只一双眸子似璀璨的星辰,瞳仁如墨般黑亮。

  略略有些诧异,他开口:“你可知道我是谁?”声音低沉,却能震慑人心。

  那俘虏点漆般的眸子瞥了他一眼,倔强地侧过头,似是不屑回答。

  “看着我!”墨修微微怒道,敢用如此不屑的眼神对他,真是活逆了。他揪住他头上的纶巾,用力一扯,那俘虏一吃痛,不得不随着他的力道转过头来,怒瞪着他。

  “手下败将,还在我面前摆姿势,你以为一个俘虏还有什么尊严吗?”墨修讥讽道。

  他还是只怒目而视,就是不吭声。

  “怎么?堂堂大名的千羽钱迅军师,难不成是个哑巴?”他再稍用了点力,扯住他的头发,问道。

  “大名鼎鼎的“修罗王”也只会用揪头发这种妇人才用的下三滥招数么?”钱迅吃痛,终于忍不住开口。

  “哈哈哈……”他不怒反笑,“怎么,我还以为你定力不错呢?果然文人就是文人,这么点小痛楚就吃不住。”说罢一甩手,犹如抛开一件废物一样挥手把他扔在地上,又是“砰”的一声闷响,伴着一记痛苦的闷哼。

  “要杀就杀,悉听尊便。”他拼力爬坐起来,还是一脸傲然,那姿势高贵无比。

  “别以为激怒我就可以一刀给你个痛快,有时候死都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他魔魅的声音犹如地狱使者,“对付你这种死到临头还自视甚高的俘虏,我最喜欢的就是慢慢的折磨,折磨的你生不如死。”

  “你这个恶魔,你最好杀了我,否则等我歹到机会,一定杀了你!”钱迅颤抖着,声音里却含着一股坚定之气。

  “我等着,等着看你这手无缚鸡之力的钱大军师是如何杀死我。”他笑的狂妄。“来人,把这个人带到大牢里关着!”

  ……

  “王兄,钱迅在哪里?”一个清秀异常,目光却如枭般寒冷锐利的俊秀少年掀开营帐帷幕进来就问道。

  “在大牢里关着。”墨修道,“怎么,你想去……”

  少年没回答他,就走出帐外,往关押俘虏的营帐方向走去。

  “墨离,别把他弄死了,留着他还有别的用处。”墨修望着他修长的背影道。少年却对没有回头,理都不理他一下。他摇摇头,但是相信他已经听进了自己的话,只是懒的回答而已。自己的这个弟弟,性情乖张怪癖,冷酷无情,不喜说话,待任何人都很冷淡。

  钱迅被吊在大牢里,垂着头,总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一直在盯着自己,冷冷的,让人毛骨悚然。他艰难地抬头,看见牢房前站着一个清秀少年,目光冰冷,像一把利剑一样,寒芒尽显,正冷冷地看着自己。被他盯着,真如身在冰窖里一样,寒冷无比。

  “打开牢门。”他冷声道。旁边的狱卒立即慌张地打开牢门。这个副帅表面虽是清秀无害的样子,可却是出了名的冷酷无情,比大帅有过之而无不及。大帅被称为“修罗王。”而他,则直接在人们心里被誉为“魔鬼”。可见此人有多么可怕。所以他不敢停留太久,打开了牢门,立即退了下去,怕殃及池鱼,误遭非命。

  墨离踏进牢内,钱迅立即感觉整个牢里的空气似乎都随着他周身的冷气而凝固了起来。只见他冰冷的眸子盯了钱迅一会儿,突然拾起旁边地上的鞭子,迅疾地挥了出去,抽在钱迅的身上。

  “啪”的一声,一切来的太突然,钱迅还没来的及叫一声,他的第二鞭又紧接着挥了出来。然后是第三鞭,第四鞭……雨点一般落下,钱迅痛苦地闷哼着。这样快,这样狠的鞭打,让他连叫都叫不出来,只痛的几欲昏死过去。

  打了不知道多久,钱迅昏死过去,醒过来,然后再度昏死过去。再次醒来时,眼前站着的人竟然是墨修,深邃的眸子,直直地看着他。那个清秀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醒来了?”墨修嘴角噙着一丝嘲笑和几不可见的欣赏,“一个文人,能经得起墨离的鞭子,这么快醒来,你的命还算强硬。”

  “咳,咳……”钱迅咳出一口鲜血,嘴角溢出的血丝,给原本满是污渍的脸上更添几丝凄惨之色,但那双璀璨如星辰的眸子,还是一点都不黯淡,一如既往的黑亮。

  “怎么?还没屈服?”他眼里有一丝兴味,这么一个赢弱的文人,能如此强韧,真是有趣。他走上前,揪住他已经残破不堪的文士儒袍,一把扯到面前。

  钱迅痛哼一声,被吊住的双手,扯的异常生疼,全身被鞭子抽过,之前是麻木的,现在则是痛不可忍。他咬紧唇,就是不呼一声痛。

  “恩,不错,我比较欣赏有顽强生命力的俘虏,也比较喜欢慢慢折磨这样强硬的人,直到你们屈服为止。”

  “你真是个魔鬼!”钱迅终于忍不住恨声道。

  “错!被称为魔鬼的,是用鞭子抽你的那个人。我比较偏向精神折磨,哈哈哈……”墨修笑,异常的狂妄。

  钱迅无力地挣扎了几下,身上的痛真的快让他承受不了了。他眼里闪着几点晶莹的东西,然后努力眨了眨眼,仰起脖子,楞是不让它们溢出眼眶。

  墨修把他这小小的举动看在眼里,脸上还是一丝嘲讽之色,突然,他鹰一样犀利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疑惑,立即走上前,一把扯开钱迅的儒士袍前襟。

  “你干什么!”钱迅大骇,失声惊叫道。

  只见那因鞭打而变的残破不堪的儒士袍,被墨修一把扯开后,竟露出一件粉色的抹胸!

  墨修眸色一深,伸手欲再扯开,却听钱迅一声尖叫:“不可以!”声音凄惨惊恐,哀伤欲绝。

  他一惊,手缓缓缩了回来。然后凝住“他”,眼里闪过一丝惊讶,迅疾又恢复了嘲弄之色:“女人?”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千羽的钱大军师,用计狠辣的大军师竟然是个女人!果然最毒妇人心哪!有趣,有趣,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