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清香栀子花

清香栀子花

只有芸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07-04-24上架
  • 3438

    已完结(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清香栀子花 只有芸 3438 2015-08-20 10:49:12

    文静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公车站飞奔着。脑子也在跟着她的脚步急速的旋转,想着家中对生活能力可以跟白痴划上等号的堂姐,想必她现在已经嗷嗷待哺了。在没有介入她生活之前,不知道她这几年的日子是怎么活过来的,一个将近三十岁的女人,没有男朋友,谢绝一切社交,除了写作与三个死党姐妹,她的生活根本是一片空白。不可否认,对于堂姐的美丽,她是打心底里羡慕的,甚至她那三个死党,都是同样拥有惊人的美貌。不知道他们是怎样凑到一起的,他们的工作都是南辕北辙的。不过,当他们四个人站到一起时,引起的骚动之热烈,她可是亲眼目睹过的,那是在潘韵青的结婚典礼上。

  潘韵青坚持要她的三个姐妹一起做伴娘,而她那伟大而又白痴的堂姐在最好姐妹结婚的时候居然会迟到,质问她,她还振振有辞,让她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潘韵青的老公李乘风有一票青年才俊的商界朋友,在整个婚礼过程中,他们的眼睛几乎没离开过这四个美丽的女人片刻。对于潘韵青,他们只敢以欣赏的眼光去对待,而其他三个人,就完全没那么客气了。直到婚礼过去很久了,还能听到潘韵青这对夫妻津津乐道地讨论某某人被他们三人扫地出门的滑稽事件。而堂姐接到追求电话的反映就是回答他五个字:“她已经死了。”然后拔下电话线继续她的写作。说实话,媒体对于蔷薇兰这个名字绝对不会陌生,而谁会知道这么光鲜亮丽的名字的主人,却是一个生活白痴呢?

  她的家是个只有四十多平米的小屋,屋里除了简单的床和家具,就是一张大的惊人的写字台,跟一面大的惊人的书柜,这似乎是她所有的财产。厨房里干净的象是一间无人居住的空屋,证明她从不开火,柜子里却塞满了整箱整箱的泡面,而她吃饭的东西只有一个不锈钢的饭盒跟同样的筷子,问她,她说是因为怕摔碎了还要去买新的嫌麻烦,所以不用瓷碗,令她瞠目结舌。屋子角落里堆着一堆待洗的衣服,他所有的衣服都是楼下的洗衣店定点来取走,再洗干净了送回来,好心的老板娘看不过去她的生活,偶尔还顺便帮她打理一下家务,否则不知道他的屋子还会乱成什么样子。她的屋子里居然没有暖水瓶!只有墙边一个装满矿物水的饮水机才证明她还不是白痴到把自己渴死的境地。第一次走进她的小屋,看到她满口答应妈妈一定会照顾好她的生活,她就对她失去了所有的信心。事实证明她担心的一点都没错,跟堂姐生活的这段时间,好象她才是她的姐姐兼保姆,家里所有的事情她都要处理,洗衣服、作饭,收拾房间,甚至修理坏掉的管道。她才只有二十一岁,居然开始胜任婚后的妈妈角色,她真有点想不通大伯母是怎样溺爱她的女儿,如今却把她丢在这里不闻不问!不过有一件事情是她最无可挑剔的,那就是她从来不会跟她抢床!书桌旁边的长沙发就是她的睡床,而床上簇新的卧具证明她根本没睡过几次。她就这样过着不为人知的,自己却安之如颐的生活,不知道哪天才会有个男人走进他的生命,并且能容忍她一塌糊涂的日子。而显然她根本就没有接受男人的打算,她的生命里只有写作会让她浑然忘我的投入!

  文静的脑子在飞快的计算。她要买今天两人晚饭要烧的菜,米袋子已经空了,恐怕又要麻烦米店的伙计帮他扛上楼了,要堂姐帮她做事情,那是门儿都没有的事。家里的水昨天已经停了,她还必须赶在供水站下班前去买水卡,煤气灶眼儿坏了一个,不知道修理工去修了没有,如果没去,估计晚上只能用一个灶眼儿来作饭了,她才不相信堂姐会记得打电话催工人来修呢!

  远远的,公车已经驶进了站,她更心急了,如果错过这班车,她还要在等十五分钟,不知道供水站是不是会好心等她赶得及不下班。她跑的快要飞起来了,转过街角,在她还没明白会发生什么事的情况下,就看到自己的身体好象被打到的撞瓶一样,向后直飞了出去,她慌乱的双手挥舞,力图抓到什么东西控制身体的力道,但什么都没有,她结结实实地躺倒在光滑的石板路上,手肘处传来钻心的巨痛,而更让她心痛的是,那辆她拼命追逐的公车已经关起车门,扬长而去了!

  她愣在那里,看着公车一点点消失在视野里,手肘处的巨痛让她终于清醒了过来,看来她还是没赶上这班救命车,今天的晚饭不知道要怎么解决了,没有水,难道要给堂姐做爆米花当晚饭吗?

  “喂——”

  有个巨大的阴影罩在她头顶上,遮住了夏日午后眩人的阳光。她抬起头来望过去,一个修长瘦高,满脸阴郁的男人站在他面前,交叉着双臂,不屑地看着他:“没什么事吧?”

  “没事,没事!”她摇摆不稳的站起来,发现自己头在发昏,眼冒金星,而手肘在拼命地疼。

  “我可有事,你刚撞了我了!”他冷冷的说着。文静急忙看过去,发现他从上到下除了头发有点乱以外,没有一个地方有被撞过的痕迹,似乎自己这肇事者才应该是受害者。但是,刚刚确实是因为自己的飞奔才造成这场事故,她未免有点理亏,匆忙道:“对不起,是我不小心,你那儿受伤了?”

  那男人挑高了眉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不知道该怎样措辞。她看上去心慌而失落,手肘处有一大片擦破的血迹,脸色苍白,眼睛却在他身上巡索着,试图找到他受伤的地方。这样子跟本就是有事,她却在掩饰自己糟糕的状态而关心着对方,他有些想笑,只好说:“还死不了。”

  “那我可以走了吧,再见。”文静勉强笑了笑,转身向公车站走去,他看出那男人看上去精神奕奕,完全一付没事的样子,即使是自己的错,既然他没受伤,那这件事情就可以结束了。自己的伤是自找的,难道要人家来赔医药费吗?现在最好还是想想怎么回家跟堂姐解释是真的!堂姐虽然对生活无所适从,对她却是真正关心的。她踉跄着走到公车站里,背靠着站牌,头还有点昏昏沉沉的疼痛。她刚撞到的是人吗?她有点不自信,怎么比撞到钢板还要厉害,难怪那男人浑身上下一点伤都没有,不知道他的身体是由什么结构构成的。

  她要等的公车终于来了,她坐进去,决定还是先回家在说,晚饭是没办法做了,凑合买两份盒饭给堂姐吃吧,估计看到自己这样子,她也没什么心情再挑食了。

  手肘还在流着血,她翻背包找纸巾,而轻微的转动就会使肘部传来丝丝的刺痛,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影响她钢琴课的正常排练,下礼拜就要考试了,但愿可以顺利过关。莫教授可不是吃素的,稍微有一丁点差池一定逃不过他的耳朵,她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但愿在临毕业的时候不要英明扫地才好。

  下了公车买好晚饭,她小心翼翼的抓着背包找钥匙,还没走上三楼的家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堂姐有气无力的求饶声:“你们饶了我吧,这篇文章马上就结稿了,等结稿了,我请你们吃饭,想吃什么随你们还不好吗?”

  “少来这一套,跟你吃顿饭比登天还难,你准备这种坐牢似的生活过到什么时候?就这样老死自己吗?你知道你的脸色有多难看?有多久没照过镜子了?自己说?”是潘韵青的声音,接着传来李乘风低低的笑声。

  他们夫妻怎么有时间跑来了?文静打开房门走进去,看见屋子里不止他们两个,连许久不见的陈翘翘跟何厘也在这里。何厘在大书柜前翻弄着堂姐的藏书,陈翘翘却将衣柜里的衣服通通丢在地毯上,一件一件的搭配着颜色和款式。而她的堂姐文萁菲就好象一只耍赖的小狗一样,双手蒙着脸,趴在写字台上不肯起来。

  “静静回来了,你的手怎么了?”何厘首先看到文静的狼狈,丢下手里的书走近她。

  “没什么,走路不小心撞到了。”她虚弱的掩饰,把皮包跟晚饭放到茶几上。

  文萁菲终于跳了起来,快速奔到她妹妹面前,只看了一眼就道:“跟你说了要你别动不动就乱跑,总是改不了这毛病,这下好了,摔的这么严重,别的地方没事吧?”

  陈翘翘担心的说:“看样子摔的不轻,去医院看看吧?”

  潘韵青推着文萁菲:“家里有止血药吗?先拿来应急。老公你去开车,我们送静静去医院。”

  一句话提醒了文萁菲,她满屋子乱转着找药箱,文静道:“药箱在书柜下面的抽屉里,我没什么的,风哥不要去开车了,擦点止血水,明天就没事了。”

  潘韵青轻摇着头:“还是去医院吧,你姐姐那个大迷糊,说不定药水过期了都不知道,小眯——”她叫文萁菲,“我跟乘风带静静去医院,你们坐厘子的车先去峰光等我们,位置已经定好了。”

  她不由分说,拉着文静转身出去了,嘴里还不忘刻薄文萁菲几句:“静静跟你生活简直是在受罪,你那儿有个当姐姐的样子?”

  文萁菲在她身后有点不服气的翻白眼,何厘已经夺下了她手里的药箱:“赶快去洗澡换衣服,不然就把你文稿备份给删掉!”

  “你敢我就杀了你,然后碎尸!”她跳起来,迅速冲进浴室,然后又冲出来:“我就这样去吧,不就是一顿饭吗?很快就回来了。”

  “你要丑死我们吗?”陈翘翘不可思议地瞪着她:“你那儿象个女人的样子啊!”

  “冤枉啊!不是我不想洗澡,今天家里停水了,静静没去买水卡,要我怎么洗?”文萁菲有气无力地道。

  “那就去我家洗,不洗休想吃东西!”何厘抓着她出门,顺手把晚饭塞进冰箱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