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罚

一百八十四章

神罚 子云 1993 2010-07-31 16:28:02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清楚,恐怕告发我的人不只他一个吧,只不过他受到的影响最深罢了。”常玉山笑了。

  无心是谁,常玉山当然清楚。一个披着佛衣,不办佛事,整日里就想借着佛光,抽签算卦帮人们预卜吉凶的超级假和尚罢了。

  “那你能不能帮我看看呀?你是抽签,摇卦,看相,还是用生日时辰算呀?”女城管急忙问道,当然也有打发自己尴尬的意思。

  “我还没有算,你先等会。”男城管这时候终于缓过神来了。

  “别着急,你们两个和我有缘,我就给你们好好看看。今天也让你们见识下,什么是真正的科学。”常玉山兴致也一下子上来了。

  “刚才,你是看着我的脸说的,那你就再说说,看看我的工作能不能保住。”男城管在前面抢先说道。

  女城管到底没有抢过男城管,只好呆在后边撅起了嘴,呕上气来。

  “从你的面相上看来,你的工作恐怕做不了多久,现在好几个人都盯着你这个肥缺呢。你的人没有他们的硬。”常玉山仔细看过他的脸说道。

  “啊。”男城管差点没有晕倒。

  丢掉工作,这可是他最怕的事情了。想想自己忍气吞声的在这里耐求着,不就是为了混一个正式编么。如果这个工作都没有了,那他还能干什么,出力气,他不认可;开买卖,没有钱。路都被堵死了,那最终的结果,还不得喝西北风去呀。

  “不过,也也许事情还有转机,把你的生日报上来。”常玉山拿捏得恰到好处。

  “XX年XX月XX日XX时。“男城管不假思索,马上报出了自己的生日时辰。

  “从你的命相上看,你十六岁犯流年,白虎噬血,亲人有血光之灾。你也受到了干扰,对么?”常玉山想了想问道。

  “对对对,您老说的太对了,我十六岁那年双亲死于意外,后来是我爷爷奶奶把我养大的,但是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不那么认真上学了,初中没有毕业就开始混上社会了,摸爬滚打七八年,只混了一身的伤,到现在都没有连个房子。”男城管连忙说道。

  要说他开始的时候还多少有那么一点怀疑,现在却被眼前的事实给彻底征服了。

  “俗话说,十年一流年,你今年刚好二十六岁,正是流年不利的时候,今年你是玄武星君照命,万事不得做,事事不顺心,命理使然,难难难!”常玉山轻轻地摇了摇头。

  “大师,你救救我吧!”男城管倏地跪了下来,满脸的激动神色。

  “好吧,看在你良知未泯,家有不幸,而你又曾经为善的面子上,就帮你这一把吧。不过你可要改过自新,再也不能欺负人了!如果…。”

  “这个您老放心,我如果再有伤天理的事情,就让我全家不得好死。”男城管马上就意识到问题的所在,开始发起誓来。

  “你才不得好死呢,可别带上我。”女城管接上话来。感情他们是一家子。要不男城管在单位怎么还能和女同事那么倔。

  “今天晚上,老老实实呆在家里,把所有的窗户都挡上,不要让一缕星光透进来;另外沐浴更衣,一点之前不要睡觉,明天请天假,回你的老家看看,给你的爹娘上上坟。”常玉山说道

  “哦,好的,这个没有问题,我就看一晚上的电视吧。”男城管立即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你的事情就这样吧,你有什么事情?”常玉山将头转向女城管。

  “还不是他的事,师傅都解决得差不多了,不过我好像问问,我们什么时间能有个像样的房子呀,现在总是到处找房子,没事就搬家的日子,我可过够够的了。”女城管一脸的无奈。

  “这个就不用算了,你的命和他的一样,要不你们怎么能够到一起,虽然你是女子,但是你们全家一直都是靠你来维持,财运与时运也主要取决于你,否则,他早就陷入迷途不能自拔了,这个家也坚持不到今天。”常玉山微笑地说道。

  “听到了吧,你小子还得借我的光,以后你得听我的。”女城管一脸的得意。

  男城管哼了一声,谁都能看出他心中有点不服气。

  “房子么,别着急,很快就会有的,正所谓,天机不可泄露,就不要问了,不过我可以说的是:你们再搬一次就可以了。再也不用四处流浪了。”常玉山说话依然那么神秘。

  “真的么?太好了!”女城管简直都要蹦起来了。

  “你们的问题解决了,那我呢?”常玉山终于又把话转了回来。

  “这个容易,我马上去和队长说说,就说你是我的远房叔叔,他会给我们面子的。”女城管轻松地说道,说话间还是一脸的兴奋。

  “那我现在干什么?可以走了么?”常玉山问道。

  “当然可以走,不过你等会,我开车送您。“男城管一直没有插上嘴,这时候连忙大献殷勤。

  “你们想知道我的家在那吧!送就不必了,我家离这里不远,就几分钟的路程。”常玉山开起玩笑来。

  “呃,这个……”多少有点被说中心事,男城管不好意思起来。

  “那我们以后怎么联系呀?”女城管问道。

  “每逢庙会,我都会去的,如果有事,就去那里找我吧。”常玉山根本就没有告诉他们自己的联系方式,不过庙会他是一定要去的,即使只是为了那个无心假和尚。正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么。

  不过赵天威却可怜了,干巴巴地等在外面,虽然有能力听见里面发生的一切,但是他却没有听,毕竟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但是心里多少有点郁闷。

  “社会太乱了,人欺负人,连个小小的城管都这么霸道。这也就是常玉山碰见了!要是那个贫民百姓还不得被他们玩死。”赵天威这样想,可以说今天的事情对他的触动很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