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罚

一百八十一章 庙会风云(上)

神罚 子云 1914 2010-07-30 12:20:02

    下车后,赵天威等人却又陷入了另外的困境。要知道几乎所有的从震区来的孩子可都住在一个大院里,而现在又是放假时期。所以他们刚刚下车,就被院子里玩耍的孩子们发现了。一传十,十传百,整个院子里的人都出来了。甚至有人还放起了爆竹。

  赵天威等人一通郁闷:每次回来都这样,搞的像那个外国领导人来访似的。还让不让人过自由的生活了。

  不过还好,人们喧闹了一阵,就渐渐散去了,给这些孩子留下了时间和空间去和家人团聚。不过他们深知,等吃过午饭,除了串亲访友的,剩下的所有孩子都会在院子里等待他们。他们的心思,赵天威不用想都明白。

  帮助他们达成所愿,赵天威当然有这个能力,虽说大家全心向道,道心已经开发,修行的第一步已经足够,但是修行岂是满足一个条件就够的。

  这个问题涉及到的问题太多:首先是品德和意志,其次是根骨方面,当然还有个重要的事实,那就是师傅根本不够,现在能够教他们的,也就小金,常爷爷和艾校长而已,而且他们又都有自己的事情,也根本腾不出时间来。

  万一他们那个因为修炼的速度太快,这个劫那个劫的,出了什么意外,可不太好,还是自然修成的稳妥一些,自己可不敢再去冒险了;在说了,人多毕竟嘴杂,赵天威也不想把自己洞天福地的事情泄漏出去。

  还是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吧。等时机成熟了,帮他们洗经伐髓,叫常爷爷给他们一套简单的功法,至于他们能不能修炼有成,那就不是自己的事情了。赵天威暗暗下定了决心。

  “对了,这次怎么没有看到常爷爷?”赵天威心里有点纳闷。往次孩子们回来,常爷爷都是第一个来迎接。怎么今天在人群中只看到了常奶奶,没有看到他的影子。

  “你常爷爷上庙会去了,今天不是十五么!”在常奶奶家,赵天威得到了常玉山的去向。

  “等吃过午饭,你们就去找他吧,要不想要见他,可就要等到晚上了。”常奶奶说道。

  “不,我现在就去找常爷爷!”赵天威说道。

  “我和你一块去。”?驹谝慌粤?λ档馈?常奶奶当然明白,毕竟她和常玉山在一起也几十年了,什么悬疑的事情没有经历过,赵天威等人的神通她可是清楚的很。见此也不拦阻,说了句:“早去早回。”就放行了。

  她不拦阻,赵天威的父母和奶奶当然也不会说什么。

  不过真正和赵天威一起去庙会的可不只有?荆?褂卸?昙兜娜?雠?⒆印K?钦?怯捎谔?そ钔婀?送罚??苟脊瞬簧铣裕?獠徘捎鲆?雒诺恼蕴焱?饺恕<热慌錾狭耍?腔鼓芄淮砉??透?爬戳恕?赵天威也没有办法,只好由着他们。不过他还是和门卫支吾了一声,托他转告三人的父母,免得他们的长辈们担忧。

  “你这卦是游魂卦,主走失后不愿回来。不过走的时辰不错,辰时中出走,有贵人相帮,没有事情,等过一段时间,最多一个月,她的气消了,就会回来的。不用担心了。”赵天威等人刚刚下车,凭借他超常的听力,老远常玉山的声音就传入了他的耳朵。

  “呵呵!原来在这里给别人算卦来了。不错不错,三句不离本行,既能修身养性,又能造福一方。的确是一个好的入世之法。”赵天威暗暗称赞。

  “都怪我呀,她只不过和同事出去吃了顿饭,而我也恰好那天手机没有电,没有接到她的电话,就责怪她,还打了她,都是我的错!师傅,能不能帮我想个办法,叫她早点回来,我现在都悔透了?”一个年轻人在哀求。

  “这个么?可以!但是你要记住,以后都疼她,凡事弄清楚原因,依卦上看来,你的妻子还是爱你的,你们也是从小青梅竹马,感情深厚的。看你有诚心,我就帮帮你。”声音当然是常玉山的。

  “师傅,你说的太对了,我和我的妻子是一个村的,从小就在一起玩,小学中学大学都是在一个学校。感情上没说的。”青年人说道。

  “这个符你拿好,回去用火柴点燃,再准备一杯烧酒,把灰放入酒中喝下去,你的妻子三天必有信息。下一个!”这么神,旁边的人议论纷纷。

  “不会是骗人的吧”一个声音低声说道。

  “怕上当你就别算,竟然敢怀疑仙人?真是吃饱了撑的!”先前刚算完的年轻人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连头都没有回,转身就开骂上了。

  “你@#¥的说谁呢?少消是不是?”先前的声音也不示弱。

  “就说你怎么了。你@#的。”算卦的小伙子心里也是不顺,属于点火就着的那种。

  眼看着双方就要干到一起,旁边的人连忙闪开,免得被无辜伤着。

  “你要是动手,你的老婆就永远不会回来了!”常玉山一把拉住了算卦的小伙子,向他厉声说道 。

  这句话真的不亚于圣旨。算卦青年当即愣在当场。

  一句搞定了他,但是常玉山并没有停下来。

  “你今天来这里可是给你的母亲许愿来的,要是要你的母亲知道你的所为,她还不得被你气得头疼加剧呀!要知道,她的头疼病可是由于你不好好学习,整日里游手好闲,打架斗殴给气的!”常玉山连站都没有站起。眼光如炬,目视提出质问的青年。

  “你怎么知道我是来帮我妈妈许愿来的,你怎么知道我妈妈得的是头疼病?你会看相?”提出质问的青年一下子怔住了,脸上的怒气早已被疑惑所代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