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罚

一百七十三章 决战清风 (九)

神罚 子云 1880 2010-02-07 23:25:06

    本来凌空的实力还稍胜小金一筹,但是由于心里上的作用,担心自己的宝贝再受到伤害,他就完全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被动之中。

  先机已经失去,纯粹是一副被动挨打的架势。

  而赵天巍这边,形式也是一片大好。

  强敌已去其一,赵天巍有何所惧,而更重要的是:赵天巍那变态的盔甲给两人留下的印象太震骇了。

  “继续打下去,根本不能破了他的防;不打,自己这边的实力又明明比他高,放弃了心里实在是不甘。使用什么方法能够一击成功呢?”而就在两人犹豫未决之时,一个事情的发生更令两人心惊肉跳,甚至连逃跑的心思都有了。

  话说这一场大战,声势可谓是惊天动地。凡人不识,可是修真者却能够感知空中能量的波动。

  有的修真人士干脆是充耳不闻,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有的人却坐不住了。这就包括武当和通灵两派。

  两派的门中都是恰逢巨变,寻找吸血鬼,替门人报仇雪恨的念头是那么强烈。清风山可是一个专门靠捉鬼起家的门派,自然受到了他们特别的重视。

  所以在清风阁上空发生大战之时,暗藏在旁的两派门人立即发出了信息。

  通灵派的冥月还有武当的古木道人一接到信息的同时,鬼牙罗盘也突然变得活跃异常。这一定是吸血鬼出现了,冥月和古木不敢怠慢,带领门下的精英弟子,连诀赶来。

  等到他们到来之时,面前呈现的正是小金和凌空激战正酣,而另一边,三人蓄势伫立。

  冥月和古木也是修真大家,见此情景多少感到奇怪,要说凌空凌风还有郦天宇他们是认识的,但是这个孩子是什么人,还有那个金色的妖怪,他又是什么人?

  很明显,小孩和妖怪是一伙的,什么时候修真界出现了这样出众的奇葩,敢挑战修真界唯恐避之不及的大派。

  “难道这个孩子是吸血鬼?多少有点八九不离十。”两人心中暗暗合计。

  但是他们并没有着急动手,清风阁名声不好,而这个孩子又是他们怀疑的对象,交战的双方和自己都没有任何关系,还是站着看看情况再说。反正无论是那方胜利,都对自己有利。到时候一把拿下那个孩子,问问不就可以了么。

  打定了主意,两人暗令弟子守住四周之后,就开始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场内的局势。

  当然,他们更多观察的是赵天巍,那个已经暂被他们定做是吸血鬼的孩子。

  场内的赵天巍到没有什么,但是凌风和郦天宇心里却开始惴惴不安。尤其是郦天宇,当他看到四周来的人是武当和通灵派之时,他简直是魂飞天外。自己做过什么事情自己知道。

  “难道他们已经查到两起大案都是自己所为?不太可能呀?自己感觉没有什么破绽呀!那他们是干什么来了?要知道冥月可是一直闭关,古木也向来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他们能够一同前来,多半是因为自己,看来今天的形势有点不妙,不宜恋战,得找个机会先逃了再说。”郦天宇心中彻底萌生了退意。

  “师爷,我攻前面,你后面偷袭,我就不信今天拿不住他。”郦天宇说完,左手举起宝剑,飞身而起。

  凌风也是心领神会,不加犹豫,挺身而上。

  一前一后,两道青芒,仿佛打了两道亮闪,瞬息而至。

  高天之上,狂风大作,阴云再起,漫天激荡着森森的杀气。

  “不愧是清风阁的高手,一出手就是不凡,看来清风阁得以扬名与修真界果然不是吹的,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不过两个人打一个,是不是多少有点以大欺小呀,就算胜了,也有点胜之不武。还好,这也帮自己的忙了!不知道这个孩子用什么方法应对?”冥月和古木心里复杂得很。

  “来的好!”赵天巍面无惧色,长刀在手,战场之上,再次泛起七彩的光芒。

  以赵天巍的想法:“刚才两人一起攻击自己的背后,都没有问题,现在只有一个功力最差的凌风,自己有何惧哉。同时对付两人,自己可没有那么多的手,还是舍掉背后的凌风,先把前面的敌人解决掉再说吧。再说,自己的铠甲可是经过验证的。”

  以赵天巍的想法:“刚才两人一起攻击自己的背后,都没有问题,现在只有一个功力最差的凌风,自己有何惧哉。双拳难敌四手,还是先把前面的敌人解决掉再说吧。”

  所以他根本没有理会后面的凌风,只是昂着头,双目放出冷冷的光芒,暗中将所有的法力集中在金色的长刀之上,待到郦天宇的剑上的寒芒将要逼近他身体的时候,迅速地将手中的长刀向外一挥,顿时,长刀闪烁着七彩的光芒,呼啸而下,重重地砸在了郦天宇的宝剑之上。好像一道祥瑞地光芒射入阴云之中。整个天空之中的云雾轰然散开,立即消失的了无影踪,正如他们来的时候一样。

  而郦天宇也好像惧怕自己受伤似的,就在两人的兵刃即将相交之时,宝剑脱手而出,身体被气场所击,轰得直飞出去,一直穿过了古木和凌云等人的包围,转眼不见了踪影。

  “不可能呀?我的修为明明比不上他的,这一刀的效果也太夸张了吧!”一刀驱散阴云,赵天巍反倒迷惑了。

  “不好,他要跑!”赵天巍一声惊呼。

  但是他根本没有办法追袭,凌风的长剑,闪着黑惨惨的光芒,带着尖锐的破空之声,激射而至,刺中了他的后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