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罚

一百七十一章 决战清风(七)

神罚 子云 1838 2010-02-05 09:08:01

    “相不到这个小子有点门道,小小的年纪竟然能和分神中期的高手打个平手,看来凌空师弟即使灭了他,也要负重伤,还是我去帮帮忙,争取活捉了他,练就我的身外元婴。”凌风说完,一亮宝剑,飞身而起。直取赵天威的身后,那个如今防守最空虚的地方。

  背后偷袭,有悖于正常的天伦,但是凌风那里管得了那些,或者说他从来就没有考虑过。

  “我也去!”那是郦天宇的叫喊。凌空和凌风都动了,他岂能再观望,再说了,眼见着赵天威明显不支,明摆着的香肉那个不想占呀!

  半空中的鬼气一时大盛,幽蓝的鬼火瞬间变得青绿,闪烁的磷光将天空照得大亮。

  一人已是自己的劲敌,何况是三人同时攻击。赵天威压力大增,他的耳边只剩下阴风呼啸,眼前尽是鬼魅的嘶鸣。

  又一口鲜血喷出,赵天威的脸颊早已经没有了一点的血色。

  万丈的蓝光吞没了他的身影,七彩的光芒变得越来越淡。但是他的神情却是没有丝毫的畏惧。

  长刀七彩,卷起无畏的豪情;极端的险境方能考验我壮志豪情。

  但是双拳怎抵六手,更何况眼前的三人修为是何等的高,招数是那样无比的恐怖。

  郦天宇已到合体中期,对付他一个,借着兵器上的便宜,都已经勉强了,更何况还有凌空凌风两个分神中期的高手,而且他还负了伤。

  此时他只觉得三股汹涌的力量将他包围,身体内血翻腾不已,恍惚间,赵天威感到自己就像是一棵墙头的小草,在凌厉的寒风中痛苦地摇曳。

  “奶奶,爸爸,妈妈,义父,常爷爷,小金,小影,你们都在那呀?我好想你们啊!以后我再也见不到你们了!”赵天威浑身剧痛,思绪也开始变得飘忽。

  茫茫夜空,雷声轰响。无比邪恶的阴绝之力得意洋洋地呼啸着,跟惊天的霹雳争鸣。看吧,阴风紧紧夹杂着雷声的怒吼,恶狠狠地,连续不断地冲击着赵天威那逐渐缩小的七彩光晕,似要将他撕成宇宙的尘埃和碎沫。

  “哈哈,那小子马上不行了,抓住他,我要把他挫骨扬灰,魂魄练成无敌的身外元婴。”赵天威的情景清晰地落入了三人的眼帘,目标马上就要手到擒来,一想到那无敌的身外化身,兴奋至极的凌风得意地狂喊。

  “想得美!这么好的材料我还想要呢。”郦天宇头脑中倏地一个亮闪,他正在考虑,抓住赵天威以后,如何才能将这个万载难遇的奇葩弄到自己的手里。毕竟神婴决一旦修成,就有了一个和自己功力相仿的人物同时作战。而修炼神婴最大障碍就是被修元婴的资质,不是有一句俗语说过么:千军易得,良将难求,资质决定一切。换句话说,资质越好,效果更巨,功力也更加强大。

  自己早就会使用学会元婴决了,正愁没有合适的素材。总不能抓过一个就炼吧,那岂不是多了一个废品罢了。还白白浪费精力。不过他的确炼过几百次,当然只是为了更加熟练地掌握这个法术而已,算不上的真正修炼身外元婴,而那些被用来实习的“废品”,要么没有炼好,要么资质实在是太差,早就被他毁掉了。可是如今赵天威就不同了,无论资质和修为都是最上上的人选。

  “一定要把他夺过来,成就我无上的霸业。” 郦天宇在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可怜的凌风那里知道,自己这个平日里对自己百依百顺,可以任意呼来唤去的乖孙子的龌龊想法。清风阁历来以强者为尊,凭借自己分神期的修为,那个能和他抢,而和自己修为相同的,只有凌空,但那是完全不可能的,因为他有把柄在自己的手里。但是如果他晓得如今的郦天宇,修为已经是合体中期的话,就不会这么想了。

  阴云距离赵天威大约有一丈的距离,但是对于修真者来说,这点距离相当于无有。一旦护身的光芒被攻破,只怕就要尸骨无存,灰飞烟灭。

  “难道我赵天威真的要死在此地?”前所未有的压力之下,死亡的感觉是那么的清晰。

  “就算死也要拼个鱼死网破。”赵天威把心一横,金黄色长刀,发出了尖锐的嘶鸣,带着死神般的气息,劈向正面的凌空老道。

  以他的想法,反正强撑着也是难逃一死,不如趁着自己尚有一丝法力,用尽全力毙了他一个,或者还能撕开个口子也说不上。

  至于后身和侧翼门户大开,他也顾不上了。就当时检验一下师傅留给自己的盔甲的防御能力吧。

  凌空大骇,他万万没有料到面前这个毛孩子依旧如此强悍,在困境之中竟然还有惊天的斗志。

  高手过招,最忌分神。凌空的一个错愕,金黄色的刀芒,撕破了黑夜,已到眼前。

  躲已不及,避无可避。仓促间,凌空一声骇叫,挥剑迎上。

  两股神兵,带着嘶鸣,终于在空中相遇。天空之上一阵电闪雷鸣,接着就是惊天动地的爆炸。

  但是于此同时,两股狂猛绝伦的力量,激然而至。

  赵天威本已若有若无的护身罡气立时冰消瓦解、化为了乌有。两道阴芒,重重地轰在他的身上。

  “成了!”凌风和郦天宇的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微笑。两人拼劲全力的合击,恐怕就算是大罗真仙来了,也不敢不用法力,以肉身相抗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