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罚

一百六十二章

神罚 子云 1999 2010-01-29 06:30:01

    “天威,我看你就写几个字吧。把昨天写的再写一边就可以了。”申厅长忍不住出言提醒。

  “那好,我就把我昨天写的再写一遍吧。”赵天威说着话,走了出来。

  由于礼堂里面原本没有黑板,但是要教学的原因,所以申家临时安装了一块白色的黑板,写字的笔也不是粉笔,而是一支中色笔。这样做,大概是出于使用传统的粉笔灰尘太多的原因吧。

  众人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拿着笔走到黑板前,只见他稍微沉吟了一会,马上开始奋笔疾书。

  转瞬间,一片洋洋洒洒的《兰亭集序》出现在黑板上。

  而随着赵天威的下笔,在座的教授们,尤其抢先提问的老者,脸上的深情从最开始不屑,慢慢地变成庄重,之后就是无比地惊讶了。

  而这时候的申厅长,脸上却流露出丝丝的笑意。因为她知道,就凭赵天威这一手,一切问题轻松解决了。

  “好字呀,好字呀。”老者连声称奇,接着不住地点头,象是自言自语,又象是对着赵天威:“飘若游云,矫若惊龙,大有书圣之风。你是怎么练的?练了多长时间了?”

  “这篇文章我只是一年前看过,我记下了写字的笔顺,根本没有正式练习,更多的时候是在头脑中思索和模仿罢了。”赵天威答道。

  “才一年?没有练过就能达到这样的效果?怎么可能?我看最少也得三五十年的功底。”老者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他马上意识到一个眼中的问题,这个孩子才多大呀,算上娘胎里也不可能有十年的时间。

  但是实际上,赵天威所说的一年都是假的,《兰亭集序》是他在李老师教他语文的时候,偶然间在老师的书上看到的,充其量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说一年,只不过不想太令人惊骇罢了。

  “申厅,我有一个要求,能不能把这个黑板给我?”老者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有学问人士,很快从惊骇中醒过神来,转身向申厅问道。

  “当然可以,不过不知道余校长要这个黑板有什么用?难道是想挂在你们大学里面么?”申厅疑惑之余,说话不无调侃。

  “哈哈哈,申厅真是明察秋毫呀,我正有此意。”余校长笑答道。

  “可是这有多麻烦呀,如果你当了他的老师,等有机会,带着他上你们学校现场给学生们写一下,那效果不是更好么?要不你说这个字是一个八岁大的孩子写的,会有人相信么?”

  被申厅长的话语提醒,余校长一拍自己的脑门,连声说道:“对对对,你说我怎么笨了呢,有这样的学生,我还拿什么黑板呀。啥也别说了,你叫赵天威吧,一会和我去兰大,我组织中文学院的老师和学生,对了我马上打电话。”说着话,他立即掏出了卫星手机电话,当场联系起来。

  “那你们还有什么疑惑么,那个想再测试下?”申厅长转身向那些意犹未尽的教授们询问道。

  她知道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毕竟余校长都已经同意了,这样发问只不过是出于礼貌罢了。

  “小伙子,你还学过什么呀?最擅长什么?”一个离赵天威最近的老者问道。他有此问自然是认为,一个八岁的孩子再天资超常,能够一门独秀已经很了不起了。果然赵天威的答语正和他意。

  “没有学过什么,我实际上学的时间才刚刚十几天,实际算起来,应该是一科上了两天吧。”赵天威答道。

  “哦,一科才学了两天时间,那还考什么?不过真的不错,这个学生我要了。”老者的神情依然十分的欣慰。

  “那你不妨说说,你以前的老师都教了你什么,教到那了?”但是他接着问道。

  “对呀,都学什么了,学到那了?”其他一直没有发言的教授们也终于打破了沉默。

  他们这样问,原本目的是想知道赵天威的所学极其阶段,以便因材施教。但是没有想到,赵天威的回答差点没有使他们晕过去。当然是幸福地晕过去。

  “语文学到古文;数学学到函数;外语差点,刚刚学会名次复数;其他各科也就一本书吧;不过我体育还可以。”

  “什么?两天就学这么多?”教授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然包括申厅长。要知道,她也只不过知道赵天威语文不错而已。

  “孺子可教呀。”老者们无不连连点头赞许。对赵天威的回答,他们可是一点怀疑也没有。试想,一个八岁就能把语文学得这么好的孩子,那天分还能差到哪去。

  “听你的话,你的体育不错,那你你擅长什么呀,跑。跳,还是球类呀?”一个老者问道。

  “跑和跳还行,但是球类没有接触过,但是我在体育方面最擅长的是搏击。”赵天威一语出口,马上意识到什么,但是为时已晚。

  “哈哈哈,看不出你还爱打架呀?”。所有的教授,包括申厅长都笑了起来。

  “可惜我们这里没有教体育的,不然一定要看看你的搏击怎么样?”一个老者笑着说道,但是他马上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回身冲着申厅长说道:“各科都找了,怎么没有教体育的,我看你应该找一个,这样吧,这件事情交给我吧,正好我的老友老田赋闲在家,我看把他找来教最合适了。

  “你是说田野,前武警部队总教官?”申厅长问道。

  在得到老者认可后,她也是高兴万分。是呀,能有这样的教师才配得上这样的徒弟,或者说才能教这样的弟子。

  不过要说这个田野,也的确非凡,完全称得上是一个传奇人物。他不但身兼武警部队总教官一职,更是中国武术协会的终身名誉主席。功夫异常了得,但就是为人太犟太直了点,在官场上多少有点吃不开,加上岁数也大了,这才谢绝了众多的邀请,自己隐退,回了老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