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罚

第一百五十二章 炼器(中)

神罚 子云 1994 2009-09-26 23:10:20

    这也是自修真以来,自己目睹了太多的杀伐,以及社会上人心的尔虞我诈,再加上刚刚经历过九死一生的度劫,所以盔甲之上才会凸显杀戮之气。而真正的宝贝往往都应该是劲气内敛,外相祥和的。

  “天威,这个盔甲是你炼制的?”赵天威正在嗟叹之际,耳旁突然响起一个惊讶的问话。

  不用回头,他就知道是常玉山的声音,连忙收回心神,转过身型。只见洞门入口,常玉山首当其冲,艾校长紧随其后,再往后就是小金和小影。

  还没有等他来得及回答,小金早已抢先一步,一把把还在空中的盔甲抓在手中,翻来覆去仔细观看起来,嘴里还不住地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要知道,盔甲刚刚炼制完成,根本就没有做任何的冷却处理,上面的热度即使没有一千,也有个几百度,虽然小金功力超群,但是没有事先准备,也被结结实实地烫了一下,手上立即升起一缕白烟,接着就是一股刺鼻的焦糊味,不用说,这是小金的手被烫伤了。还好他见机的早,一个口诀就搞定了。

  “我考虑大家连个护身的盔甲都没有,就试着想给大家炼个盔甲穿穿,火候没有掌握好,好好的材料叫我给糟蹋了。”赵天威的话中多少有点遗憾。

  “炼制了这么好的宝贝,还说遗憾呢?什么也不用说了,不是给我们炼的么,那这件就给我了,你们谁也不许和我抢。”小金不但快人快语,动作也是超常的快,手指往嘴里一探,钢牙一错,几滴鲜血留了出来,紧接着,把带着鲜血的手指往盔甲上一抹,盔甲立时化作一股金光,不见了。

  他的这几个动作一气呵成,以至于赵天威等人还没有看明白怎么回事,金甲已成为小金的囊中之物。

  “你也太贪了,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赵天威几乎叫他给气得够呛。不过也豪无办法,虽让自己摊上这么一个贪婪的跟屁虫哦。

  “这套盔甲真的是你第一次炼的?才第一次就炼就了一套盔甲?”虽然知道了事实,但常玉山几乎都不能相信自己耳朵。

  要知道他修真也有几十年了,只是偶尔见过别的修真大派的掌门才穿过上等的甲胄,那光闪闪,明亮亮,具有非凡防御功能的宝贝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他的内心,曾几何时,自己也盼望着能有上一套,可是一次次却只能在梦里实现,因为他知道,光是炼制盔甲的材料就不是他所能够寻觅得到的,而即使费尽千辛万苦凑齐了材料,炼制宝贝的鼎也是不可遇更不可求,更何况自己对炼制的方法一窍不通。

  所以今日见到赵天威小小年级,竟然在炼器,实在出乎他的意料,本来他还想仔细看看赵天威初次炼就的盔甲,可是却没有料到被小金抢了个先,心里那真是即遗憾又伤感,但是这也只能藏在他的心里而已,他可不敢表露出来。没有办法,这些年他可是被小金给吓大的,心里上始终难以摆脱对他的恐惧。

  “既然你们大家都来了,那就都帮帮我吧,把这里的一切都好好清理一下,我现在有点乏,等我休息一会,恢复了元气,再从新开炉,刚才第一件盔甲没有掌握好火候,我敢保证以后的每一件都会比第一件好的多。不过我可把话先说明白了,一人一件,不要一山望着一山高。”赵天威后来的话显然是说给小金的。

  这下,轮到小金沮丧了,他是那个悔呀,简直连肠子都要悔青了。不过他是天生的乐天派,过了一会,就又恢复到以往那种天真和浪漫,丝毫不像是一个活了几万年的人。

  “主人,你也不用谦虚了,依我看,你虽然是初次炼器,但是所展现的水平那真是没得说。真可以称得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小金不无奉承地说道。

  “去去去,别和我烦了,赶快帮忙收拾下,我现在需要休息下。”赵天威真是有点受不了他了。

  “主人,真的,我这次可没有说假话,你的炼器水平真是了不起,简直比我们族里的最好的炼器高手都要强上百倍。不信你看,我这里也有一套盔甲,是我族里面的高手炼制的,费了无数的材料,花了九九八十一天才炼成的。你不妨做个比较,就知道我说的话不是假的了。”说着话,小金的手上出现了一套银色的盔甲。

  “拿来我看看。”听了小金的话,尤其后来小金提到盔甲是蛇类高手所炼制,赵天威突然有了点兴致,一招手,早已把小金递过来的盔甲抓在手中。

  终于,一件完工的盔甲出现在赵天威的眼前,只见它,透体金黄,闪闪生辉,朦胧中透露出一股钢韧。

  炼制完成,此时的赵天威真是百感交集,望着自己的初次作品,他的心情是格外的复杂,喜悦的有之,但是更多的是失望。

  喜悦的当然就是自己初次炼器,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失望的是面前的盔甲是自己的盔甲比起来相差实在是太远。师傅留给自己的盔甲,金黄碧透,一股氤氲之气,一看就是仙家上品。而自己炼就的盔甲,虽说也是金黄璀璨,但是却多少带有那么一点银灰,换句话说,就是略微显的白惨惨的,而且盔甲上的气息也不对,刚性外露,内涵远远不足。

  赵天威知道,这不单是自己经验不足的原因,更多的是自己的功力不济,刚才先是三味真火用的晚是一方面,后来使用真火之时,功力明显出现难以为继的状况,才导致炼制的材料没有被充分的炼化提纯,杂质犹在;并且他知道,炼器是的结果是和炼制者的心情大有关系的,炼制者的身心所想,包括他的经历给他灵魂深处刻下的烙印,通过神识,完全传播进入被炼制的器具之中,就成为器之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