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罚

第一百一十九章 真相

神罚 子云 1899 2009-07-23 23:58:20

    “这到也是,不过刚才你们的举动可是真的不太好,幸亏是我,不和你们一般见识。以后你可要多多用点心,不要让一个大好的基业毁在你的手上呀。”冥月自己也是借坡就下。毕竟他和风岩多年的交情,面子不能不给;再者,自己上这来的目的可是找那个吸血鬼,报自己当年的仇恨,可不要因为一点小事情,把正事耽误了。如今既然他们已经知道错误,也给了自己天大的面子,自己再走就是不识时务了。

  “我就说么,前辈宰相肚里乘得了船,不会和他们一般见识的,请放心,从今以后,我一定对他们严加要求,不辜负前辈的期望。”说话之时,古木向着背后一使眼色,所有的武当弟子自然心知肚明,连连施礼不止,各种赔礼的话声此起彼伏。他们来自四面八方,一时间,南腔北调,到也滑稽。

  “好了,都起来把,这次亏得我功力高点,要不不死也要闹个重伤,以后都好好练练,别拿那些三角猫的修为在我的面前摆弄。古木,你过来, 我有话要和你说,另外叫他们都散了吧。”冥月的情绪彻底恢复过来。

  “是的,前辈,你老的功夫真是高,我等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古木一边拍着马屁,一边连忙起身上前,同时向身后的弟子挥了挥手。

  武当弟子撤下的同时,铁红和铁力也降落当场。如今危机已过,再也没有什么担心的了,长剑自然收了起来。不过他们始终不明白,自己二人怎么突然一下子从宝剑的夹击中飞起来的。明明自己的双脚已经踏入了鬼门关,却硬生生的被人拉了回来。回想刚才的情景,简直就象是噩梦一样。虽然他们知道这一切都是师傅所为,但是也没有看到师傅有什么动作呀。真是怪怪了。至于古木惊呼出来的“鬼影魔踪”,他们更是闻所未闻。只有等回去后,问师傅了。

  其实刚刚发生的这一切,都是冥月意料之中的。武当弟子的不友好,他早已经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但是他艺高人胆大,根本没有把这些当回事。但是为了防患于未然,他也做了点准备。闭关之前,他的修为已经是元婴中期,至于为什么这么高,还得多亏古木的师傅,也就是风岩道人的帮助和指点。有此恩惠,冥月自然感激武当。而在百年的闭关过程中,他的修为更是百尺高楼,更进一步,已经达到出窍初期。暗地里,他在自己做了防护的同时,偷偷地将元婴放出体外,暗中守侯在两个徒弟的附近,防备武当弟子对他们的袭击。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自己的两个弟子,大难之前,竟然不顾自己的安危,拼命保护自己。虽然心里骂他们,不过也暗暗感动,同时也在心里下定决心,等回去后,一定好好栽培他们。这就是危急时刻,元婴化成青光突然出现的原因。

  俗话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句话说的一点都不假。听了古木奉承的话语,冥月的心里自然非常得意。刚才的不快彻底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但是高兴之余,他没有忘记正事。指着地上的尸体问到:“看到他们的脖子上有两个牙印,你们一定以为是僵尸做的吧?进而想到可能是我们通灵派所为。但是你们的想法却错了。不信你可一想想,被僵尸咬过的人,能这么安静地躺着么?恐怕早变成僵尸,不知道躲到那里去了。另外你看看他的脖子上的牙印,可有什么特点?”

  古木的心思被冥月说了个正着,心里一阵惶恐。但是他仔细想了想冥月的话,却是感到有理。僵尸咬过的人,死了之后,变成僵尸的比例是相当大的,那有一个都没有变成僵尸的事情发生;再说了,能将修真之人,虽然修为不是很高的修真之人咬死的僵尸,他还没有听说过。

  听到冥月的呼唤,他连忙伏下身,仔细观察死者的脖子。死者是一个女性,只见干干净净的脖颈之上,赫然是两个圆圆的窟窿。虽然见到此景,但是古木却不甚明白。

  “僵尸咬过的痕迹,伤口应该窄,而且略呈长方,不似这么圆:而且僵尸从不吸血,更不会盗人内丹。不信,你可以看看她,面色煞白,没有一点的血色,很明显就是被吸干了血。而僵尸咬死的人,应该面色青灰,似土色。”冥月指着地上尸体侃侃而谈。

  “多谢前辈指点,那么依您看,这件事情应该是何人所为。”古木也是一个多年修为的高手,听了冥月的讲解,加上自己的观察,自然知道了真相。如今他已经有点迫不及待想知道真相了。

  “你看看这个,和他们脖子上的牙印比较一下,看看有什么不同。”冥月没有回答,却把一个牙齿递了过来。这个牙齿正是放在寻鬼罗盘中的吸血鬼之牙。

  古木接过冥月递过的骨头,发现它头是尖尖的,底部圆圆的。心里不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但是再和死者脖子上的印记一比对之后,他是大惊失色。伤痕大小相当,简直就是这颗牙齿弄出来的效果。虽然肌肉有点收缩,但是这并不能对他的判断造成一点点的防碍。

  “这是什么?是牙齿么?是谁的牙齿?”古木道人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吸血鬼的牙齿。这里所有死去的人都是被吸血鬼吸干了血液而死,你在看看牙齿尖端,是不是有一个小小的洞,血液就是从那个洞里被吸出去的。”冥月一边说着话,一边指着牙齿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