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罚

第一百章 交易

神罚 子云 1989 2009-06-25 01:29:50

    白义的工作效率果然超常,当常玉山和赵天威在城里闲逛了一阵,大概过了两个小时以后,当两人到达城郊一个偏僻的地方,也就是清单上所写的交易地点时,满载着货物的卡车早已经等待在那里。在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方圆十里,没有一户人家。连鸟儿都不见一个。

  见两人到来,白义迎了上来,问道:“你们要的东西我已经全部准备完毕,现在你可以验收了。”

  常玉山却开朗地笑了道:“不用了,凭着你们多年的信誉,我还有什么不相信的,好了,你叫他们把东西卸下来就可以了。”

  “把东西卸在这?不太可能吧,还是你说个地方,我叫他们直接给你送到位吧。”白义豪爽地说道。末了又加了句:“放心吧,不用你们花钱的。”

  “这个就不麻烦你了,我们有自己的方法。你的工作已经完成,人参现在是你的了,现在只要把货物卸下,我们就算两清。”常玉山镇定地说道。

  白义一阵迷惑,他怎么也弄不清面前的这一老一小到底是怎么回事,把东西卸到这里,还那么多,要抛弃呀。不是疯了吧。不过看他们的神情根本不象是开玩笑。而自己也实在心思不在此地,早飞回自己刚买的人参边去了。他是恨不得马上就赶回去,拿着自己刚刚得到宝物,去见自己的老板,或许能得到他的夸奖,没准还能升官发财呢。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升为总管事,前呼后拥时的风光情景。

  得到原地卸货的指示,送货的工人虽然很是纳闷,但是都没有说什么,毕竟他们只是给别人打工的。货主让他们怎么干,他们自然得服从。

  赵天威却对常玉山佩服得五体投地。面前大如小山的大米,白面,衣服,坐垫,无一不是自己内心中想要的生活必须用品。甚至有些连赵天威没有想到的东西,常玉山都给备齐了。如两车的煤,两车的碳,还有十个大缸,二十个带席梦思的大床,甚至连卫生纸这个东西都没有漏下。兴奋的他,摸摸这个,看看那个,心里是说不出的高兴。他真想不到自己一直发愁的事情,竟然在短短的两个时辰之内就全部办妥,方法还这么巧妙。有了他们,将来练习的弟子们就没有了后顾之忧了。自己也减少了一块心病。真想不到,这么多东西竟然是用一棵人参换来的,太划算了。但是实际上,赵天威不了解,他的那颗人参的价值,就是在拿十倍于今天的物品,也就值一个人参须的价钱。

  见车队已经不见了踪影,赵天威立即将所有的东西收入到戒指中。末了冲常玉山笑了笑。连说:“常爷爷,够厉害。我今天是开了眼了。”

  但是常玉山只是拍了拍他的小脑袋,说道:“小石头,你是手里拿着金库的钥匙,却偏偏要讨饭吃呀。”

  “我没有金库的钥匙呀?”赵天威被常玉山的话给说糊涂了。

  “好了,等回去,你问你义父就知道了。现在我们回去吧,估计你义父都等急了。”常玉山笑着道。

  见他这样说。赵天威也没好意思继续问。两人立即回转学校。不是坐车,更不是走,四周无人,当然是飞着回去了。

  艾校长的寝室,两人刚刚闪出身形,还没有站稳,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谁能在这个时候来这里呢?还来得这么巧。赵天威心里想。他当然没有自己行藏暴露的担忧,要知道,修炼到他们这个境界的,别说凡人,就是功力比他们差些的修真者,想找到他们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艾校长的寝室也是布过结界的。连个苍蝇都别想飞进来。

  想归想,门还是要开的,但是当赵天威把门打开,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时,他却吃惊不小。心想:“她怎么来了?”

  瘦弱的身躯,小小的身体,这不是黑丫么。短短几个小时没见,她好像憔悴了不少。脸黑红黑红的,眼泡肿肿的,明显刚刚哭过的样子。是谁又欺负她了?赵天威心里想。

  倒是黑丫,一看到赵天威,神情一下子兴奋起来。

  “你果然在这呀,可让我一通好找呀。赵奶奶猜的果然没有错误。”黑丫兴高采烈地说。

  “你找我?你有什么事情么?”赵天威问道。

  “是谁呀?别叫人家站在门口呀,快请进来坐。”常玉山问道。

  赵天威这才发现两个人还站在门口呢,光顾着说话了,连最起码的礼节都给忘记了。连忙招呼黑丫进来。

  “常爷爷好。”一进屋,黑丫看到常玉山,马上打招呼。

  “好好,哦,黑丫呀,你来了。快坐下。怎么样,你们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常玉山问道。

  “都办好了,那个坏人已经抓了起来了,警察也给我们安排了上学的地方。再也不用整天出去讨饭了。”黑丫说道。话语中明显带着兴奋。

  “哦, 那就好,以后再也不用受苦了。对了,你说你要上学了,是那个学校呀?”常玉山问道。

  “就是这个成才子弟小学,以后我和赵天威就是同学了。”黑丫说完话,还转头看了赵天威一眼。脸上挂着笑意。

  “好,那以后你可要好好学习呀,有什么学习上困难的事情,尽管问天威;生活上的困难,就找我,凡事只管说,不用客气。”

  “多谢常爷爷,你们真是太好了,简直比我的爸爸妈妈对我还好。”说到这,她明显楞了下,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父母早就不在了,一时间,悲痛涌上心头,嘤嘤哭了起来。

  常玉山当然知道她的父母早已经不在人世,不但她,而且其他五个要饭的男孩子,也都是孤儿,生活所迫,本该是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龄,却在小小的年纪,被骗来到了这个光怪陆离的都市。都是一群苦命的孩子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