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罚

第九章 天宇公司来人(上)

神罚 子云 2711 2009-04-30 22:00:53

    那你做一做这道题,说罢,冯飞递过一本书,指着书上的一道题向赵天威说到。

  题目很简单,就是从一加到一百,看看得数是多少。

  赵天威想了想,提笔写下了答案。

  正确,正确,完全正确。太快了。“你是怎么算的?”冯老师问道。

  赵天威回答道:“也没有怎么算,就是加在一起就可以了。

  “什么? 加到一起,那得多长时间,而你才用了多长时间呀!”冯老师一脸的惊异,其他教师也是满脸的不相信。这可是当年一位数学家做过的呀。当年数学家做它的时候,还想了好久,化加法为乘法,经过纸上的演算呢?可也没有这么快呀!

  看着老师们满脸的问号,不相信的样子,赵天威说道:“其实我也知道,如果从一开始,一个一个数相加,太烦琐了,做这样的题应该有简便的办法,就是五十个一百零一,但是常爷爷告诉我说,凡事要要从根本出发,不要投机取巧,并且连续的用脑记忆,能够激发脑细胞,增强记忆力。不过我更喜欢多用几种方法。”

  “哦!”几位教师恍然大悟的样子。不过你的记忆力也太好了。 “等等……我写道题!”说罢,冯老师提笔在本上写起数字来,不过他写的时候都是随意的,根本没有考虑,就是一通的加减法。写完递给赵天威。

  赵天威接过本子,看了看,写下了答案。

  “答案对吗?”所有的老师都急切地看着冯飞。

  “我也不知道!等我算算。”说完,他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计算器,开始认真演算起来。

  大概是由于太兴奋的原因,一不小心,按错了一个数字键,没有办法,只好重新再输入。等他好不容易算完,看看自己的得数,再看看赵天威的得数,张大了嘴吧!半天才辛苦的蹦出两个字:“天才。”李老师接着说道:“你看你,我心都快揪出来了,从你嘴里得个结果真难!”接下来说道:“这将是一个未来的天才数学家!”旁边的教师们自然已经知道得数的正确的,一时间,办公室里欢声一片。就好象中了福彩双色球一样。偶尔路过的学生都好奇地往办公室里面张望,心想:“老师们”是不是都疯了。但是却不敢说出来。大家都知道,在学校里,老师那可是绝对王者,凶起来比老虎还猛,自然不能得罪,更何况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接下来,教师们又问了问赵天威其他科目的知识,如:外语、政治和理化。但是得到的结果却让他们有点失望,因为赵天威都不曾接触过这些。但是老师们也不担心,相反还都信心百倍,因为这么聪明的学生,学什么还不是一个快,就看如何教育了。如果能够教法得当,学生愿意学,那还不是前途无量。

  剩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按照老校长的安排,结合自己的专业特长,李老师负责语文,尚艳负责数学,王欣负责外语,王献负责政史,冯飞负责理化,而艾校长,由于没有什么特长,就负责体育,虽然校长的专业知识不怎么够,却是祖传武林世家,由于厌倦了世俗,想逃避世俗的纷争,过无忧无愁、心如止水的日子,才在年轻时候才来到这里,来到这里后,看到山里的孩子缺乏教师,耐不住寂寞,才自愿请缨,当了小学校的第一任教师,毕竟是从山外来的,多少见点世面,教小学的知识,他还是不成问题的,可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赵天威的到来,又打乱了这颗平常的心。心想“自己几十年走过的路,所经历的事,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没有看得开的,今天这是怎么了!也许是上天和自己开了个玩笑!谁知道呢?”

  李老师和冯老师帮助赵天威把行李等物品搬到李老师的寝室。其他的教师则拿出自己的专业课本,开始设计起如何教授“天才学生”的方案来。

  这些专业的书籍,在支教来的时候,大家都是随身带来的,因为在这个贫穷,偏僻的小山沟,只有书籍才能使人暂时忘记孤独和寂寞。

  等一切都安顿好,赵天威和老师告了别,去找自己在学校的老乡,毕竟还是同龄人能够玩到一起,和老师们呆在一起, 毕竟多少有点拘束。

  下午上课的时候,赵天威回到了班级,继续上课,他也是经过强烈要求,才得到批准来班级的,本来他也没有必要上班级听讲,但是赵天威认为应该多和同学们交往一下,也有助自己将来踏入社会。老师们只好答应了。

  刚上课十多分钟,校园里传来一阵驴马的嘶鸣,夹杂着人的嘈杂声。因为学校是建设在离村子约一里外的一个山谷里,平常最多的就是满山的鸟叫声和孩子们的读书声,除非村里偶尔有人干活经过,很少有这么新鲜的故事发生,因此声音显的格外的大,仿佛一块石头,掉进寂静的深潭里,激起一层层的涟漪。

  学生们都向外望,李老师也暂时停止了讲课。只见三架满载物品的驴车。在车把势的吆喝下,正向学校院内行进。车的后面紧跟着的三男一女。一个年轻的走在前面,另一个年轻的男子和唯一的年轻女子紧跟着他,而最后面的是一个年纪略大些,满面沧桑的男子。

  李老师认得其中的那个年老点的男子正是本村的村长,而另外的二男一女却不认得。不过村长亲自陪同的人,那一定是贵客,至少在村里是贵客。

  车子停在食堂的外面,食堂做饭的齐老爷子早已经等在门口,和村长打过招呼,就好奇地看着其他三个人。不知道这些都是什么大人物,来到这个偏僻的学校做什么?。

  村长连忙上前,说道:“齐三,这是肖秘书和赵小姐一行,今天代表“天宇公司”来我们这慰问来的,别傻看了,快过来帮忙搬东西。”齐三正是食堂做饭的小名,至于大名,倒是曾经有过,但是却因为在村里太长时间没有人叫,早被忘却了,还是喊小名剩事。不过也有人称呼他为齐老板的,毕竟管理着一个伙计,再说,喊人老板,谁都喜欢听.

  “好的”。齐三答应道,同时向屋里喊到:“小六子,出来搬东西”。小六子是食堂的另一个伙计,食堂一共两个人。

  随着一声答应,从食堂里走出了一个小伙子,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边走还边用围裙擦着手,大概是正在刷中午同学们用过的饭碗吧!身上还脏兮兮的。

  连同三个车把势,齐三和小六子把车上的东西搬进了食堂。

  前两个驴车上装的是大米和白面,后一个马车上装的是两筐蔬菜,一大一小两个帆布包。

  几人正要把两个包裹往食堂里面拿,一直没有说话的肖秘书说话了:“这两个包里装的是书包、本子和笔,就放在这吧,不用往里面拿了。”

  把包放在地上,车把势赶着车走到一旁的树边,把牲口系在树上。

  在教室里的赵天威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切,可是他对此并不关心,只是来几个人而以,没什么大惊小怪的,还是自己看的书更重要。但是凭借他的敏锐的听力,外面发生的事情,他都一清二楚。

  那个走在前面的,一定就是村长口里说的肖秘书,后面的女子是赵小姐,而另一个年轻男子,由于没有介绍,不知道是什么人。不过一身黑衣,还带了个墨镜还带了个墨镜,看起来叫人感到寒颤颤的,后来才知道是个保镖。

  看着四面的青山,肖秘书说道:“这里的风景也不错么,应该开发一下,一定会有很好的市场前景。”一旁的女子说话了“什么鬼地方,有什么价值,你看这破路,咱们走了这么久才到,真不知道老板是怎么想得,非得派我来,给钱就得了呗,我的脚好酸。”满脸怨气,踢掉一只高跟鞋,露出一只精巧的玉足,弯下腰不停地揉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