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罚

第五章 学习

神罚 子云 2783 2009-04-30 22:00:53

    赵天威呆在不远的树上,没有人发现他的存在。但是他却把一切都看在眼中,心里对师傅好生钦佩,也对那些抢宝的人心生厌恶。心想:“这些人怎么这么无理,明明不是自己的东西还抢,抢不到就要杀人,真是无法无天。自己以后可要小心点。”

  待到一切归于平静,赵天威下了树,这时,赵狗剩也正好寻来,见到赵天威,赵狗剩好生欢喜,说道:“儿子,怎么不在石头那等我,跑到这来了?又爬树了,小心别摔着。”

  赵天威说道:“我在石头那呆着没有意思,想看看这有没有鸟窝,就爬上树,不会摔的,放心吧!”

  赵狗剩说道:“以后别爬树掏鸟窝了,万一碰到蛇,躲都来不及,好了,我们回家吧,你奶奶和妈妈大概都等急了。”

  两人回到家,吃过饭,大家无事,就都早早地睡了。

  赵天威躺在炕上,还是怎么也睡不着,白天的情形一幕幕在他的眼前浮现,折腾了好一会,怎么也弄不太明白,最后心里想,还是练功吧。于是默念咒语,不一会就”睡”着了。在他入定时,四周的气场似乎也随着他的呼吸在运动,一丝丝肉眼看不到的五色毫光游走于他的五脏六腑经络骨骼。

  不断的修炼中,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在修炼的日子里,赵天威曾经几次试图看看戒指里有什么。但是却没有成功,心里明白是因为自己的功力不足的原因。也就做罢。他也曾经试图冥想头脑中都有什么知识,但是只能看到一个又一个的格子,上面都有字体,可惜的是自己一个字都不认识,心想:”该学习了,不然到时候,就算自己达到下一层的功力,也看不懂。但是,向谁学习呢?

  他突然想到了常玉山,村里的能人,只有他才能教自己。

  第二天,赵天威把自己的想法和奶奶,父母一说,大家都表示同意,毕竟总在山上玩,荒废时光,还很危险,如今孩子自己想学习了,那正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事情。

  为此,赵老太太特意备了礼物,带着赵天威来到常玉山 的家,把想法和常玉山一说。常玉山表示同意,因为他也很喜欢赵天威,再加上自己没有孩子,心里早就把赵天威看成是自己的孙子一般。于是同龄的孩子还在玩耍的时候,赵天威开始了学习的生涯,他白天学习跟常玉山学习汉字,晚上练习入静。常玉山本也非常人,诸子百家无所不通,尤其擅长易学,但是他很快发现自己的知识不够用了,有时还被赵天威提出的希奇古怪的问题给难住,原因在于这个学生太聪明,小小年纪,竟然简直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每件事情,往往都能举一反三。所欠缺的就是经历太少,几乎没有罢了。还好自己掌握的东西多,要不然都没有什么教的了。

  一天夜里,赵天威象以往一样,待全家人都睡着之后,念着口诀入定,连日的修炼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离突破不远。因为在冥想头脑中师傅留下的知识的时候,写有功法的格子变的越来越清晰。不再象以前,模模糊糊,似见非见。

  五色毫光向以往一样向他身上会聚,在他的身上游走,随后,这些五色毫光凝聚在他的头顶,形成了一个圆圆的五色光环,散发出淡淡的光。

  清晨,当赵天威象以往一样,被父母叫醒,他惊奇地感觉到自己头脑中已经出现第二层功法的修炼方法,于是迅速吃完饭,说声我去常爷家了,急急忙忙离开家。他没有直接去常玉山家,而是在附近找个偏僻的地方,静静地在脑海中看起第二层功法来,原来,第二层功法就是一个气流运行方法,相当容易理解。无非是怎么呼吸,吐纳,吸收日月星辰天地之灵气,用意念控制灵气在脉络中行走的方法。赵天威正高兴,但是接下来看到的注解叫他好生沮丧。因为注解写道,”本功法重在基础,修行之人应该戒骄戒躁,循序渐进,气息运转三十六圈为一小进,七十二圈为一中进,一百零八圈为圆满,快者五年修炼成功。赵天威心道,不就是气转圈么,这么难?我先练习下,但是他很快就发现根本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容易,首先是吐纳别扭,其次是根本感觉不到什么气体进入身体,。更谈不到气走经络了。于是停了下来,叹道:“看来还得慢慢来,心急吃不了热土豆。还是先去学习吧,快要晚了。等晚上再练。”

  等赵天威到了常玉山家,常玉山正在院子里干活,见赵天威到来,说道:”来了,石头,你先进屋,我马上就好。

  赵天威听了说道:”有什么活,我帮你吧。

  常玉山看了看笑道:”力气活,你的身子骨可干不了,还是你先去把昨天的书温习温习。一会我再教你别的。

  赵天威知道常玉山怕他累,再说自己也的确干不了什么,就答应了声,走进屋里。坐在桌子旁,从书包中拿出自己课本,看了起来。他用的课本,是常玉山根据自己的记忆,按照学校的教学规律,从各种文献中选出的一些他认为有用的文章典故而编出来的,

  赵天威很快就把学过的文章看完了,闲暇无事,老师还没有回来,他就站起身,舒活舒活筋骨。不经意间,他看到老师的炕上有一本书,书还没有合上,扣着放在那里。大概是老师因为有活干,还没有来得及收拾。于是他走了过去,拿起了书,先看了看书名,可惜书是包着的,什么也没有看到,翻开第一页,上面就是一幅图,黑黑白白,条条杠杠的,旁边还都有些字。赵天威怎么也没有看明白于是接着往下翻,第二页倒是没有图了,却有一个接一个的口诀,赵天威连翻了几页,发现共有二十多页口诀,往下又是图呀杠呀什么的,还有一些汉字。他想:”这是什么呀?怎么看不明白,但是他转念想到书没有合上,那证明他一定在看,说不上是很有用的知识,也许很快就要教自己了。现在正好无事情,虽然看不明白,但是可以背呀。老师不是一贯的做法就是叫我背文章么。想到这,他就翻到第一页,从头背了起来,也不管内容,也不在乎文字生涩,先记住在说。

  过了一会,常玉山走入屋内,先洗了洗手,搽手之际,看到赵天威在看自己的书。说道:”这本书太高难了,你能看得懂么?

  赵天威听了,抬起头来说道:”不是很懂,但是我想只要是你看的书,就一定有用,也许你就要教我了,所以我正在背。

  常玉山笑了,轻轻拍了下他的后背,说道:”好聪明的孩子,这些天来你已经把我编的文章背完了,也都能弄懂里面的含义了,我已经没有办法教你那些知识了,所以我想看看其他的知识,预习一下,打算教给你,你倒是有心,那你今天就先把前面的口决背下来,然后我给你讲解。背口诀容易,但是以后的分析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是没有终点的。现在,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研究一下也是可以的。好了,继续背吧。

  赵天威听了,点头表示明白,就接着看起书来。

  大概过了一个多时辰,赵天威抬起头来,说道,常爷,我背完了。你给我讲讲吧。

  常玉山夸道:”好快呀,想我当年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背了了个大概,但是他对此一点都不惊讶,因为在教给赵天威知识的这些天里,他早已知道赵天威的非凡记忆力。心里也不只一次想过,如果他能当自己的徒弟该多好,自己的真正所学也能有个传人,不至于被自己带入棺材。但是他不隐心,自己学的程度太低,也怕自己的所学给赵天威带来麻烦,更怕耽误他的成长,误人子弟,反为不美,还好自己能够教给他一些入门的文化知识,对他今后的学习有个帮助。也算是一个安慰了。只可惜如此良徒没有自己的份。不由得叹了口气。可是,他那里知道,正是现在的这个学生,日后给他的帮助竟然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