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罚

第四章 别离

神罚 子云 2471 2009-04-30 22:00:53

    老者说道:“至于我的师傅是那位,还有我的名字,我以后会告诉你的。现在就别问了。我只能告诉你的就是,无论在天上,天下,神界,人间。我们都被人忘记了。不提也罢。而收你的原因在于你的孝心,昨天当你把果子留给你的奶奶 时,我就很喜欢你,而且你的命相非凡,骨骼清奇。正是修炼的好苗子,我也想给我自己找个传人,而你还间接对我有恩。所谓的机缘相切,天意如此,我就收下了你。”

  赵天威道:“我对你有恩?我做过什么有恩于你的事情呀!”

  老者道:“想我当年,修行速度太快,修炼的程度也最高,但是我忽略了自身性情的变化,变得目空一切,自高自大。引起心魔入侵,险些给世间带来大祸。师傅把我囚禁在此,命我安心修身养性,告诉我,如果参透本门大法,了却心魔,日后自会有人救我出来。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会等这么长的时间,更没有想到的会是你这么一个小孩子。”

  赵天威道:“我怎么救你了?”

  老者道:“昨天午时,你中指的血流到了石头上,还有你的泪,哪个石头上的阵法,正是被你无意中解开。所以我才能得以解脱。”

  赵天威说道:“我的血和泪?怎么能解开阵法?哪个石头也没有破呀!”

  老者道:“阵法是我师傅设的,除了我师傅,没有人能够解得开,他在部署阵法的时候对我说,天下只有一种方法,才能破阵,否则就算是天上天下的所有神仙一起发力,也不能损坏阵法分毫。但是我想不到的竟然是童男的血和泪。师傅法力高深,真不是我能预测的。”

  赵天威道:“那你恨你师傅吗?他把你关在这里。”

  老者道:“怎么能恨,要不是我的师傅,我当年早就化为宇宙中的尘埃了,他关我,也是为了我能够参透命里玄机,我怎么能恨他,只有感激。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我已经明白师傅的苦心。如今我的心无挂碍,静如止水。”

  赵天威道:“那师傅你参透本门大法了吗?是什么法呀!”

  老者道:“早在一年前,我就已经参透,练成本门无上法力,在漫长的等待中,我也顺便研究了下其他法门,做了些东西。如今收了你,耽误了一日,如今也算公德圆满,该去见你师爷了。

  赵天威道:“那你走了,我怎么办?谁教我呀?”

  老者道:“如今你已经能够入定,只要坚持练习,定会循序渐进,我如今将所有的法门输入你的大脑,日后当你一个阶段修炼成功,下一个阶段自然就会开启。”说完,也不见他怎么动作,全身放出五色毫光,将赵天威包在里面。赵天威只感觉到如同沐浴在霞光里,说不出的舒服。

  过了一会,老者停了下来,霞光消失。面带慈祥地看着自己的徒弟。说道:“我已经把我所有的知识都印在你的脑海里,你可以在日后慢慢学习,为了免于你以后免遭祸患,我将我的护身法宝传给你,它能保佑你平安。戒指也给你,你可以用它来装东西。为了你以后修行的方便,我连夜做了几件防身的法宝,都放在戒指里,将来你会用到他们。”说完,赵天威就感到自己身上多了项链,手上多了个戒指。不由得问道:“怎么用呀?”

  老者道:“你将血滴到他们上面就可以了,项链是护身的,你可以不用管它,他会自动在危机的时候帮助你,而戒指,只要你用意念去想就可以了。”

  赵天威听了,说道:“那我滴血,可是我怕疼呀!”老者笑了,说道:“用你昨天的血吧!”说完这话,只见从石头上飞出两个红色血滴,分别落在项链和戒指上。血一碰到项链和戒指,项链和戒指就立即放出五色毫光,之后光芒消失,项链和戒指也瞬息不见,但是还能感觉得到。

  老者做完这些,说道:“宝贝现世,一定会有人过来,你走吧,记住不要说出我来,更不要用功法害人,如果敢于违背,我定不会饶恕你。”

  赵天威知道师傅要走了,虽然两人相聚时间短暂,但还是不由得心里伤感,跪在地上,哭道:“师傅,我们什么时间能够再见面。”

  老者说道:“大乘时期,我会来接你,其他时间,如果真的有事情不明白,你可以在夜里对着东方的天空,冥想我的样子。我的神识会来帮助你。”说完,大袖轻挥。赵天威感觉就象腾云架雾一样,离开地面,向前飞去。他正吓得要喊,发现已经平稳地落在一棵树叉上。

  就在他刚走不久,从空中飞来几个人来,有男的有女的,都是清一色的灰色衣杉,头带方巾,脚瞪麻履。他们一落地,就注意到赵天威的师傅。于是纷纷稽首。其中的一人道:“道兄请了。宝物是你的吗?”

  赵天威的师傅说道:“什么宝物?我没有见到什么宝物呀!”

  几人四散,将他围在中间,其中一人说道,这里就你一个人,不是你的,还是谁的,赶快交出来。

  赵天威的师傅说道:“我到是有些好东西,可是又不是你们的,修道之人,讲究的是清心寡欲,怎么竟然敢明抢豪夺?想不到如今的修行人变的这个样子。可惜可惜可惜呀!”

  围在四周的一人说道:“少在那装清高,还不知道你的东西是从哪个地方偷、抢、骗来的呢。我们就是要抢,你还能怎么地。识相的,快拿出来,否则我们就要对你不客气。”

  赵天威的师傅笑道:“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说话也不分长幼尊卑,现在我代表你的师祖,给你留个纪念,也免得你以后害人。”说罢,大袖一挥,也不见用力,但只见刚才说话的老者飞得无影无综。

  剩下的几人大惊,其中一人问道:“你把凌云师兄弄到那去了?你连清风阁也敢得罪,不想活了?”

  他把师门搬出来,是见到老者功力高强,怕打不过,用师门吓人,希望老者能够畏惧。

  可惜的是赵天威的师傅好象没什么反映,说道:“什么清风阁,没有听说过,哪个什么凌云呀,我把他弄到大海之眼那去呆几天,死不了的。”

  几人听了面带怒色,要知道海之眼乃是在东海中,大洋之底。极寒之地,波涛汹涌,虽大罗金仙不能往也。当年的申公豹就是因为有碍武王伐纣,被塞了北海眼。如今,凌云塞了大海眼,那就是不可能活了。

  几人含恨,纷纷亮出自己的看家宝物,喊到,你拿命来。

  赵天威师傅说道:“小辈敢耳,既如此,都去吧!”说罢,两袖轻挥,众人只感到自己混身无力,身体不受控制,飞向东方。他们的宝物,也因为没有人控制,掉在地上。老者也没有在意,毕竟这些东西难入他的法眼。连自己末流的法宝都比不上。办完这一切,老人向徒弟所在的方向看了眼,直接离开。

  可是就在他走后不久,又有连续的几拨人来到这里,看到了地上的几件法宝,先来的捡起法宝就走,后来的看见了就追,追上了就是一场夺宝大战。表面平静的修真界,也因为这几件法宝,开始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