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罚

第二章 拜师(上)

神罚 子云 2996 2009-04-30 22:00:53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已经到了来年。这一年的阴历三月,正是初春的季节。在二十二日的这一天上午,原本阳光明媚的天气突然布满了阴云,一阵狂风吹起,响起轰隆隆的雷声,这是今年的第一次雷声,顷刻间,雨下了起来。都说春雨贵如油,这次的春雨格外的大,暴雨磅礴,仿佛是银河水在往下落,但持续的时间却并不长。大约二十分钟左右,云彩慢慢地散去,雨下得也不再犀利,一道七色的彩虹,出现在西南边的天际。太阳也偶尔在云朵之中露出笑脸,照耀这刚刚经过洗涤过的世界。

  就在这雨下的同时,村东头老赵家响起了一声婴儿的啼哭,狗剩媳妇生下了一个皮肤红黑色的男婴。

  等候在屋外的赵老太太,赵狗剩等人听到生了孙子的消息,都喜不自盛。尤其赵老太太,欣喜无比,激动之中,跪在地上,磕起头来,嘴里还不住的念叨,多谢神仙,多谢神仙,祖宗保佑的话。那为什么她没有进屋,原因在于老太太很早就没有了老伴,按迷信说法是个半命人,是不能在小孩出生时见孩子的,虽说荒唐,但是是老太太深信不疑。可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害了自己孙子。只是可怜老太太,虽然披了蓑衣,还是被雨浇了个透。

  孩子的小名字,早在孩子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起好了,叫石头,寓意很简单,就是为了好养活,石头他爹叫狗剩,也是同样的目的。而如今,孩子红黑可爱,可也真象个石头。至于大名么,赵家人都没有文化,不知道起什么名字好,自然想到了村里的能人常玉山。为此,老太太在雨停之后,就去了常玉山家。

  常玉山仔细问过小孩的生辰,当老太太说就刚才时,常玉山一阵错愕,但是没有说什么,思考了好一会,说道:“今年是牛年,孩子出生在三月二十二午时,乃霹雳火命,八字是己丑年 戊辰月 壬辰日 丙午时, 八字过弱,八字喜金,应该补水。生时天降大雨,雷声阵阵,而后天生彩虹, 立约之兆,命相非凡,叫赵天威吧。赵天威,应天之势,踏雷而来, 奉天之意,扬己之威,将来造福民黎。”

  赵老太太听的是云里雾里,迷迷糊糊的,但还是多少听明白一点,并且这个名字挺有气势的,就欣然接受。

  回到家,告诉儿子,儿媳妇,同样也是很高兴。赵老太太也找了个时间又去了趟娘娘庙,叩谢娘娘,毕竟自己许的愿,是必须要还的,说过的话得算数呀。

  在奶奶的疼爱下,父母的养护中,赵天威一天天健康的长大。这一年,赵天威已经五岁了。小家伙象其他的的孩子一样,活泼好动,由于从小生活在山里的原因,身体特别结实,上山,爬树,捉鸟等等,无不为。

  这一天,象平常一样,赵天威跟着父亲到山上砍材。父亲把他领到经常砍材的地方,叫他自己玩,就去忙自己的活了。

  赵天威一会拿个根小树枝,左打打,右敲敲;一会拣了块石头,向四周扔。玩了一会,也玩累了,他就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手里拿了块略尖的小石头,挖起蚯蚓来。这时天交正午,秋日的太阳照在身上,不是很热,还暖阳阳的。小家伙挖呀挖,也挖到了几条蚯蚓,顺手放在石头上,拿起一根小木棍,斗起蚯蚓来,一不小心,手指被树枝上的刺划破,血落在石头上,小家伙疼得哭了起来,但是哭了一会,没有见到父亲,声音也就小了好多。没有办法只是因为没有观众,哭了也没有用。

  这时,赵天威没有注意到,一道淡淡的黄气从淋上血的地方袅袅升起,转眼间变成了一个老人的形象,这个老者,皮肤洁白,身体瘦弱,身穿青色衣衫。如果不是他须发皆白,简直就是一个年轻人的摸样。

  老者看着赵天威,轻声说道:“你是谁呀!为什么哭呀?”

  赵天威也注意到老者,虽然不认识,但是他不怕。毕竟从小生长在山里,也不知道怕是什么东东。反到觉得这个老人慈眉善目,和蔼可亲。

  有了观众,赵天威哭的声音又大起来,边哭边说道:“我的手破了,流血了。”

  老人听了说:“别哭了,哭了能止疼吗?给你个果子吧!吃了就不疼了。”说完,象变戏法似的,手里多出了个核桃大的,红红的果子,递给了赵天威。

  赵天威接过果子,哭声渐消。小孩子的天性,注意力被手中的果子给吸引住了。这个果子不同于他平时吃的山桃,山杏等山上的水果,而是一个果色红红,果体圆圆,无把的果子,阳光照耀之下,果子仿佛变的透明。变得晶莹。赵天威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左看看,右看看,就是舍不得吃。

  老人见状,说道:“吃了呀!”

  赵天威道:“就一个,我吃了奶奶就吃不着了,我留着,回家给奶奶吃。”

  老人不由得点头赞许,说道:“你吃了吧!我再给你。说完又拿出了一个果子,递给了他。”

  赵天威还是不肯吃,说道:“奶奶有了,爸爸妈妈还没有,老爷爷,你还有吗?再给我几个吧!”

  老人笑了:“小家伙还真是孝顺,那我就都给你吧!”又递给他一个。说道:“这样的我就这三个,现在都给你了,你把他们给你的奶奶,爸爸妈妈吧。另外给你个赤果,这回你把吃了吧!”

  赵天威听了老人的话,接过果子,轻轻的放在嘴边,咬了一小口, 汁多味美,美味可口,果肉色白如玉,芳香滑脆;果汁清凉甘甜。赵天威立即喜欢上了这个果子,于是,三口两口把果子给消灭掉。

  老人一直看着他吃完,问道:“好吃吗?”

  赵天威说道:“好吃,甜。”

  老人又问:“感觉如何?”

  赵天威说道:“没有什么感觉,就是肚子热烘烘的,好象有使不完的劲。”

  老人说道:“ 你过来,到我身边来,我看看。”

  赵天威依言,坐到老人面前,老人拉过他的手,轻轻的握住。过了好一会。

  赵天威不解,不由得好奇的问道:“老爷爷,怎么了?”

  老人说道:“你先别说话,待我问你,你几岁了?”

  赵天威说道:“我五岁了,属牛的。”

  老人又问:“那你的生日时辰可否知道?”

  赵天威说道:“记得。三月二十二,午时生。就是这个时候。听我奶奶说, 我出生的时候下了好大的雨,还打雷了呢。”

  老人听了这话,不由得点头,说道:“天意呀天意呀!”

  赵天威问道:“什么天意?”

  老人也没有回答他,问道:“你可愿意拜我为师?”

  赵天威说道:“拜你为师做什么?什么是拜师?”

  老人道:“拜师就是我以后教你些东西,以后你就是我的徒弟。”

  赵天威听了明白点,说道:“那我还能有果子吃吗?”

  老人道:“何止果子,如果你学好了我教你的东西,你想要吃什么样的东西都有。”

  赵天威说道:“那好我就拜你为师了。”

  老人道:“那你给我磕头吧!”

  赵天威听了,立即跪在地上,磕起头来。也不知道磕了多少个。老人连说:“够了够了。”

  赵天威也停了下来。坐到老人跟前。看着老人。说道:“那你教我呀!”

  老人笑了说道:“好,我现在先帮你打通经脉,吸收赤果。你先盘腿坐好,闭上眼睛。”

  赵天威盘腿坐好,闭上了眼睛。

  老人把手放在赵天威的后背之上,赵天威只感觉到一股热气从背上传入,浑身也变得好热,同时一阵热流从肚中升起,四处乱串。身体开始变得好痒。正要动,老人说道:“别动,什么也不要想,全身放轻松点。”

  赵天威听了果然不再动,全身放轻松,也感觉好了些,只是痒过之后,肚子中的热流乱串得更快,热流所到之处,无不疼痛。想叫,但是却又叫不出声,,身体也变得一丝也不能动弹。还好热流所过之后,无不舒畅无比。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老人停了下来。赵天威感觉自己能动了,就立即站了起来,老人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比刚才好多了?”

  赵天威说道:“还好,好象更有劲了,身体轻松了不少。就是刚才有点疼。”

  老人道:“我已经帮你打通了任督二脉,你的年纪小,又自小生活在山里,没有经历过世间的凡文琐事,没有被世间的浊气侵袭。再加上你的先天因素,通的比较容易,疼的还轻些;要是别人,如果真的有机会通经脉的话,那种疼痛,是无法忍受的,简直就象死过一次又一次一样。”

  赵天威不禁伸了下小舌头,暗暗后怕。

  (注:名字的起法,摘自易经天干地支五形相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