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红豆最相思

十六

红豆最相思 ydwu 1960 2007-12-30 22:15:36

    处理前妻后事的这段日子里,菲跟秦勤打过几次电话,以示问候。秦勤除对前妻的怀念与追悔外,不想考虑其他的事情。菲了解他此时的心情,也不介意他对自己的冷漠。但是,介绍人不这么想,在一次路上碰到秦勤时,专门、慎重地问起他对菲的态度。因为介绍人是个热心快肠,肚里装不住话的人。秦勤首先想搪塞,说孩子她娘才办完丧事,无心考虑这些。在介绍人的紧追不放下,他只能如实奉告,自己不想找人了,为了女儿的学业,为了死去的前妻。另外,把老师的话也重复了一遍。

  介绍人听罢,劝慰了他一气,见他铁了心,也就罢了。

  秦勤如释重负,往家里赶。今天,他要煨点藕汤送给婷婷。婷婷自她妈去世后,好久没吃家里煨的汤了。他现在既要当爹,又要当娘。要把女儿培养好,让九泉之下的她安息。

  婷婷自母亲去世以来,郁郁寡欢。但对爸爸礼貌多了,学习似乎也用功些。秦勤怕她孤寂,曾建议她搬到学生宿舍,和同学们一起生活;可是她死活不依。有时饱一餐,饿一顿的。他送来的汤勉强喝了几口,就不喝了。她常常一个人愣在房间望着天花板发呆。她在想什么呢?思念妈妈?担心爸爸?还是着急功课呢?除了她之外,我们谁也无法打开她每在这时的内心世界。她喝完几口汤后,对爸爸说,您回去吧,我想午睡一会儿。近来,她老感觉精神不振,老想睡觉。但一上床,又胡思乱想,无法入睡。所以,总感觉脑子一片空白,而且是那种雾茫茫的空旷。

  秦勤理解女儿的心境,他痛惜地瞟了一眼女儿,说,好吧。你好好休息,别睡过了头。爸爸有时间就来看了。

  就在秦勤离开校门的同时,介绍人向他打来电话。她咿咿呀呀的在电话里一气乱叫:“么了。秦勤,么了?我把你的话一五一十转告向菲后,她……她……么了!与我没干系吧?我是唯愿你们好,唯愿她好啊。”

  他听得如入五里雾中,本想问个究竟,对方的电话忙音。发生什么事了呢?怎么说一半留一半?秦勤手握手机,挪动本已沉重的脚步。一辆面的开过来,他挥一挥手,面的却擦肩而过。他一看,里面有人。过一会儿,又有一辆开过来。没等他招手,司机主动放慢了车速。他上车,回家,不想到别的地方。他认为,尽管家破碎了,但曾经有过的家,置身其中,也比外面的浮躁世界要强。他可以回味那愉快美好的时光,将外面的芜杂、凡尘挡在窗外,任凭涕泪肆流,狂呼乱叫;可以一丝不挂,自我欣赏;可以嬉笑怒骂,痛快淋漓……。

  车上响起《牵手》的歌曲声。他被这缠绵而执着的歌曲内容、婉转而悠扬的歌唱所陶醉。烦乱、忧伤的心境如临高山大川,如履芳草萋萋的绿地,豁然宁静了。他不自主地随着音乐声敲打着双膝。面的缓慢行进在闹市中心。

  歌曲放完后,广播里播放交通快讯。一位女播音员用她那清甜的声音报告今天的交通安全情况。当她报告说,在一个小时前有一辆奔驰轿车与一辆载有八吨大米的农用车发生相撞事故,致使小车人员当场死亡的时候,秦勤的心弦突然绷得紧紧的。他竖起耳朵继续听下文。据公安交警部门初步调查,事故原因是小车占道所致。小车上只一人,女性,是某局负责人。

  罗了(完了),肯定是菲!想到刚才介绍人的慌张,想到事故死亡人的特征,他焦急地叫起来。

  司机瞟了他一眼,说,好象是个叫向菲的女局长。因为身份特殊,电台没做详细报道。接着,侧过脸问:你认识她?

  “恩,曾经找过她帮忙。”

  “这人不错的,听我姐夫说。”

  “是吗?你姐夫是……?”

  “王成龙。”

  “啊,政府办的王主任。”秦勤也认识王的,为了对菲的过去再了解些,便问,“向局与王主任共过事?彼此很了解?”

  “向原来在政府办秘书科。人长得漂亮,文才又好,但很有个性。许多领导以为自己高高在上,把占有下属作为天经地义的事儿。也像对待其他女孩那样,总想打她的注意,但一次又一次被她应付过去。我姐夫是清华大学生,人长得不怎么样,但品行端正,对她的举止很敬重。因此,在她男的背叛她后,很为她打抱不平。两人还谈得来,常把她的为人跟我姐说,要姐学她……”

  “哦——”秦勤也对菲由衷地肃然起敬起来,但不知怎的,心在咚咚的狂跳。他陡然意识到自己对介绍人所说话的分量。《红楼梦》中尤三姐自杀的情景油然闪现眼前。他想象着菲听介绍人述说他对她的误解后的痛苦、愤怒与绝望。也许为了排遣心中的苦闷与失望,她亲自开车外出,到一个无人知晓的荒山野外,去大骂误解、背叛她的心爱的人,去痛哭自己今生婚姻的不幸,然后重寻自我,开始新的人生。也许,她开车时满脑子的失望、愤恨、悲痛,抢错了道,以致永远地告别这片让她伤心、绝望、痛苦的土地……

  “下车。”司机喊他,他才知道到家了。然而,他没有下车,告诉司机,转头,去刚才那起事故地点。

  面的飞驰在柏油路段。下午的冬阳给这座城市如许的温暖,人们仍沉浸在阳春般的气候里。秦勤却浑身发冷,心隐隐作痛。叫司机关紧所有的门,自己紧闭双眼,龟缩在座位上。耳畔又一次响起了菲曾念给他听的那首五言诗——“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2007年9月初稿,12月1日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