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红豆最相思

红豆最相思 ydwu 1403 2007-12-30 22:15:36

    你已走了八天。我至少给你打了百次电话,发五十条短信;可你一直不理我。难道我们就此结束了吗?难道前不久的电信往来真如网络无真情一样,逢场作戏,不堪一击的吗?菲,无论你爱不爱我,你得给我一声回答啊。你知道,等待的无望的日子多苦吗?我衣带渐宽,快支撑不住了。如果你再不理我,我会死去。真的,我不骗你,不是吓你。

  我说过,今生如果得不到你,我再不言娶了。我是信守诺言者,你可以见证的。我要用一颗真诚的心去得到你,不会采取割手腕、刺上你的名字或“我爱你”、用烟头烫自己、一副无比忧伤的可怜样等手段去猎取你。我这人不足多多,遇事优柔寡断,天真善良,也无啥能耐。惟有对别人、对社会、对家庭的责任心与爱心,坚韧不拔的上进心。

  我是真心爱你的,不是见异思迁,逢场作戏的。和你在一起联系的日子,你知道我是多么的开心啊!如今,你远走他乡,杳无音信。你知道吗?留给我的不单是思念,而且有几多担心。你好吗?一帆风顺吗?

  我已不堪思念之苦,担心之重。过两天就是中国人的传统佳节—中秋了,你再无回音,我将坐飞机去找你。你可知道,离中秋日近,我的思念更浓?

  正在我想你的时候,手机响了。我以为是你的,忙去接。又一次叫我失望。前妻问我在哪儿,是否和湖州的客人在按摩房;并警告说,如果传染上个爱滋病,她决不准我去看女儿。我又气又笑,我们如同路人,还像先前那样管我。难道我们过去生活十几年,你对我的所作所为不了解吗?当然,我正处盛年,生理需求不可没有,但我会自己控制与自我处理的。我向来洁身自爱,没遇上意中人是不会去乱发泄的。哪怕如今这世道对男人是何等的开放;然而,我怕染上性病,我怕自己从此堕落。一个堕落的人,将很难再有什么希望。尽管如今的浮躁时代与金钱社会提供人们毁灭自己的土壤,让一个个强壮的体魄染上毒素,于疯狂的利欲下销蚀,最终还无比骄傲抑或欣慰的向活着的后继者说,我征服了多少女人,我榨取了多少别人的血汗……

  其实,这句话,下午我从H城赶到黄州陪湖州客人游赤壁时,前妻就叮嘱过的。当时,我们正坐在放龟亭歇息。客人说,他们那里的人很少有人不知道东坡赤壁的。到了湖北境内,问黄冈没有多少人知晓,但问到东坡赤壁没有几多人不知道;而到了黄冈,问东坡赤壁晓得的人却不多,问黄州倒都知道。赤壁怀古,乃千古绝唱,被黄冈人淡忘了,可惜!对于客人的感慨,我不置可否。从东坡赤壁的人文开发上似乎未尽人意。黄州因赤壁而名扬天下,赤壁又因前后《赤壁赋》,《念奴娇.赤壁怀古》而闻名。

  客人中有位随和的中年人,见闻博广,且善言辞。一路上滔滔不绝,或评说历史典故,或慨叹黄冈人的对历史名胜的浪费、糟蹋,舍近求远,不加利用。他说,难怪苏轼在词中骂你们黄冈人。你知道他骂了你们的祖先什么吗?我们坐在亭边,秋阳温和地将光芒射进亭角。从赤壁山中吹来的凉风惬意着我们的身心。坐在身边的那位客人笑着问我。我说,愿闻其详。他不怎么谦虚地道:“‘有道是三国周郎赤壁’这句即是。赤壁本不在黄州,只是黄冈人爱说假话,好大喜功,硬把赤壁说成是黄州的。你们说,黄冈人坏不坏?!我苏东坡是听他们这样说,才这样将错就错的,怪不得我。”我听后,觉得在理,没有反驳。

  “秦站长(此时,我不是站长了,只是瘦死的骆驼比马还大,领导要我代他陪客而已),你能背诵赤壁怀古吗?”他又问。

  “不能。”

  他于是流利地朗诵出——大江东去浪滔尽……。一行人为之鼓掌喝彩。

  事后,我想了许多,我们时代的婚姻的不幸不也像客人所谈的一样令人深思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