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老公是酷哥

我爱你

我老公是酷哥 豆花饭 1810 2007-02-05 20:07:21

    "还痛不痛?"到来办公室,老公一把将我抱住。

  "啊?"哇,校长还真大方,给他这么大一间单独的办公室。我想校长的办公室都没这么大吧!我老公果然了不起。我东张西望打量着金碧辉煌的办公室。在办公桌上放着他的手提电脑,看来,他是把正业也带进学校了。

  "还痛不痛?"他重复他刚才的问题。

  叫我来就是问我这么隐私的问题?红晕慢慢爬上脸颊,低着头:"不痛了,你真无聊,叫我来就是问这个?""老婆!""恩?"好困。

  "老婆!""恩!"好想睡觉。

  "老婆,我爱你!""恩?!"上眼皮即将跟下眼皮打架。等等!他刚才说什么?"你……你说什么?"说爱我?瞌睡虫跑得精光。

  "别离开我!"传来嘶哑的声音。小麦色的肤色透出红晕。

  "我是你老婆嘛!当然不会了!"嘿嘿~他现在对我表白了,我现在当然得负责。伤一个处男的心是不道德的。唉~没办法,这就是美女的魅力,哈哈哈哈~~~"老婆,你爱我吗?"此时,他就像要糖果吃的小孩。

  看不见他,会想他。不喜欢他误会我。因为他的告白会偷偷窃喜。喜欢他每天叫我起床的时候。喜欢他宠我。喜欢他不许我离开他。喜欢听他说不放心我,所来学校当我的老师。喜欢听他叫我"老婆"。喜欢听他说"下辈子,你是男人,我愿做女人。"。喜欢他吃飞醋的样子。喜欢……如果这算是爱,那么……我爱他。

  "不管你爱不爱我,我都不会放开你。快上课了,快去上课吧!"老公一脸失望沮丧。苦笑着放开我。

  我张口想说些什么,可是怎么也说不口。合上嘴,惦起双脚,吻上他的唇。如蜻蜓点水般:"老公,一会见!"说完,笑笑离开。

  笨死了,就是三个字吗?有这么难吗?林薇儿啊林薇儿!你一定伤透了你老公心,人家可是处男啊,一定是第一次跟女孩子告白。唉,笨死了!

  不知不觉就到了教室口,飞一般的人影串过来:"薇儿,薇儿!"来者不断摇晃着我,听声音就知道来者是三八夏丽。

  "三八,我头都快被你摔掉了,住手!"见到我也不用这么激动吧!

  闻言,停下手上的动作,改恰我的手臂,拖着我往前跑,边路边嚷道:“薇儿,龙舞他……情绪很激动!”

  情绪激动?我看你的情绪也很激动,不久前,你还不是一副要干架的模样。女人啊就是善变的动物。

  夏丽将我拖到学校的小花园,停下脚步。指了指前面弯曲着的瘦小人影。是龙舞。他静静地坐上草坪上。曲着双腿环抱着自已,低着头,抖擞着身子。看着他样子,无形的手将我的心狠狠揪着,哽咽着我的喉咙。

  “……你跟龙老师进了办公室后,他像发疯了般叫嚷着,大家都以为他疯了,突然他哭了……”夏丽顿了顿,看着我,又道:“……我从没见过一个男人哭得这么伤心,他大喊大叫,然后来了这里……我想,他应该是因为……你!”

  因为我?我呆愣著,不知所措。

  “去看看他吧!”夏丽推了推我。

  我缓缓走向前,蹲下看着他。也许他感觉有人靠近,冷声道:“滚开!”

  美人也会说粗话?我楞了下,又恢复神色,轻拍他的肩膀:“舞,是我!”

  他缓缓抬起头来,泪水在眼眶内打转。下一刻大滴大滴的泪水顺著脸颊落了下来。  “舞!”他的泪水使我不知所措,伸手抹去挂在他脸庞的泪珠,动作熟悉而自然,好似我以前也这么做过。“……别哭!”一心拒绝他,可是看到他哭的样子,我却不忍心,总得欠他什么的。唉,我上辈一定欠他什么的。

  眼泪如关不住的水龙头,他呜咽著:“玉郎,……不要离开……我……不要!”紧握住我的手。

  难道他又入戏了?我想抽回他手中的手,可被他紧紧的握住。唉,就是男人与女人力量的差别。“我不是玉郎,舞!你又入戏了!”我扯出一丝尴尬的苦笑。

  “我没有!你是玉郎!你不知道我找你好辛苦!你怎能……忘记我们的曾经,忘了我们的山盟海誓!你为什么要喝下……喝下……你不可以忘记我!你曾经说要娶我的!你说你会爱我一辈子的……”龙舞失控的大吼,润红的双颊因为他撕吼变得绯红。

  什么我们的曾经,什么山盟海誓,喝下什么啊?还要我娶他?爱他一辈子?他一定入戏了!要么就认错人了!我应该离开的,可脚却像生了根一样。看着泪流满面的龙舞,轻叹道:“舞,你冷静一点!好吗?我真的不是玉郎!其实呢!我并不反对同性恋,而且还会相当支持,因为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力,这种追求幸福的勇气是伟大的。我也不会因为性向的而歧视你!明白吗?可是……你真的认错人了。”你爱的人是男人,我可是女人啊!

  龙舞冷静下来,低着头不发一语地。

  “舞!”我轻摇着他。

  “薇儿,对不起!”他抬头笑着说。

  嘻嘻~看来我挽救了一位迷茫了少年,哈哈哈,我真是太了不起了。我眨眨笑了笑。

  “薇儿,我爱你!”他面色不改,笑道。

  瞬间,双眼瞪大,我脸上的笑容僵挂在脸上。他爱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