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老公是酷哥

老公是杀手!

我老公是酷哥 豆花饭 1914 2007-02-05 20:07:21

    “是……是因为同腾集团……”在我的严刑逼供下,他终于开口,“……同腾集团总经理聂勒……恩……少夫人……少主的生意上的事,我们属下的……”

  “喂~你到底说不说?”婆婆妈妈的,我气呼呼站在真皮沙发上俯视着他。再怎么说气势也得压过他嘛!这样他才会乖乖的。

  “少夫人……”五官揪成一堆。

  “恩?”

  “唉~我说……同腾集团总经理聂勒出八千万要他的侄子的命……本来少主不会接这笔生意,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少主会接受……”

  “等等!八千万?你的确是人民币?”我瞪大双眼看着他,不敢相信。我一辈子也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

  “不是……”

  吓我一跳。

  “……是美元……”

  我直接从沙发摔下来。

  “少夫人……”声音有丝紧张。

  从地上爬起来,规矩坐在沙发,看着他:“……我没事,你说那个什么聂出八千万美元干什么?”哇~八千万哦,果然是有钱人,没有想到我老公会认识这么有钱的人,还要跟他做生意。哈哈哈,我也是富婆哦。嘿,老公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我是的嘛。

  “杀他的侄子!”他一脸平静,好似很正常的样子。

  他很平静,我却平静不了,两脚发软,又一次跌到地上。“少夫人……”

  “你说……杀……杀他的……侄子?”我的声音怎么在颤抖?

  “恩!”他确定我的话点头。

  “……开开……什么玩笑!呵……你你……一定在逗我开心。”今天又不是愚人节,突然想起跟老公在车上对话。

  “老公啊,你到底是干嘛的?”这是我一直藏在心里的疑问。

  他沉默不语。

  “喂!”

  “杀人!”

  哈哈哈哈,开什么玩笑。我忍不住大笑出声。“你是杀手啊……哈……哈哈……你杀人?我现在就可以报警抓你!哈哈……不过看在你是我老公的份上,就放你一马。哈哈……”虽然长得面目可憎,一副杀手摸样。杀手不是电视里才出现吗?怎会发生我在身边。

  “不信?”后者挑眉扯开一丝笑容。

  “信!你是我老公嘛!哈哈……”骗我?我才不会那容易相信呢。

  “不信也好,信也好,只要你能开心!”他一本正经道。

  难道他说的是真的?我怀着疑问瞅着眼前的男人,问:“……我老公……他是杀手?”

  陈耿楞了会,想了想,道:“算是!……少主曾经是杀手,想请人的人很多,但能请动他的人很少,现在,少主是为了寻找一个人,才建了‘玉兴’。”

  他真的是杀手?杀人是犯法的。“他现在还是?”

  “杀手?现在少主不会,都是由底下的人去做。‘玉兴’个个身手了得。”他咧嘴笑了笑。

  听他这么说。“玉兴”好像一个杀人组织一样。“‘玉兴’是个……杀手组织吗?我老公杀手组织的……头头吗?”我死命盯着他,深怕错过他一丝表情。

  “可以这么说!”他点头。

  他确定我的疑问,呜呜~~~~我老公真的杀手,而且还是杀人组织的头头。我是杀人王的老婆,呜~~~我一样难逃受法律的惩罚,我该怎么办?离婚?这个念头一瞬间闪我过我脑子。

  “老公……老公……”我飞跑向书房,冲了进去。屋内的媛姐姐转头看着我,坐在她对的男人睇了我一眼,随后关掉电脑,眉头轻拢:“什么事?”

  “我要离婚!”我不知道我那来的勇气,我面对的不是别人,是杀手啊!

  狠利的视线牢牢将我锁住, 急怒、悲愤的神色汹涌而现。他猛得从座位站起来,将我抓住,狂狞的面孔,好像下一刻就会杀掉我,他的声音带着恐慌,咆哮道:“你又想离开我?我不允许!是不是他……是不是?” 他摇晃我的身体。

  我颤抖着身子看着他狰狞发疯的面孔,我更加恐惧。他真的是我老公吗?我从未见过他这样子。太可怕了,我……该怎么办?我害怕了,我真的怕了。

  “少主,你……吓着她了。你……!”恍惚中听到媛姐姐的声音。

  “少主……”陈耿随后也来到了书房。

  “滚~滚~全给我滚出去!”冷冽的黑眸透出杀气。

  滚?好好,我滚,大女人能屈能伸嘛!离婚的事,等他心情好时再谈。我挣开他的手臂,转身想跑出去。没想到,男人的手紧紧扣住我的手臂,使我不能弹动。呜~~~~死定了,可不可以收回“离婚”这两个字!

  “你们出去!”声音越发冷酷。

  媛姐姐睇了我一眼,转身跟着陈耿离开。不要啊!媛姐姐,陈耿,你们不能见死不救啊~呜~~~~“我……我……”不要离婚了。婚没有离成,倒被杀了。

  他紧紧将我扣在他的怀里,耳边传他低沉带着一丝害怕:“别想离开我!”

  他在害怕?为什么?害怕我离开他?“我……你……是杀手……”我更害怕他。

  “别怕我,别怕我。”他捧着我的脸,我抬头看着狂狞却泫然欲泣的面孔。

  “我……我不……不怕!”我是真的不怕,可说话怎么结结巴巴的。

  “别离开我,不然我真的会杀了你!”他低声道。口气充满温柔,可黑眸露出血腥残酷。他说的是真的。他真的会杀了我。

  “为什么是我?”我怎么这么倒霉遇到这么一个厉害的老公。

  “你是我的!我的!”

  “哦,知道了!”我真怀疑我老公有精神病。

  “以后,不许再提离婚,也别想离开我!” 他低头在我的唇上狠狠咬了一下。好痛!一定流血了,他满意勾起嘴角笑了。随后又替我舔去迸出的血丝。从而宣布我的是他的。

  “我……我困了,我要睡觉了。”为了晌应我的话,不记形象打个阿欠!

  男人将我抱起,“我也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