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老公是酷哥

引狼入室

我老公是酷哥 豆花饭 2367 2007-02-05 20:07:21

    我将签好自已名的薄纸递给眼前的男人。“给!拿去!你最好说话算话。履行合同上的一切。不然我们法庭上见。”我挑衅道。我并不太清楚上面写的是什么?虚张声势吓吓他而已,也他让知道我林薇儿是懂英文的。

  男人凛眸轻瞇,嘴角微掀:“当然。”

  “那好,快放我回去!”提到能回家,我马上变得生龙活虎。

  男人收好薄纸,神情不变:“你能走吗?”

  难道我不能走?我现在还是伤员。当然不能走。“不能!”我瘪着嘴道。

  “休息一天!”他命令道。

  什么?还在这贼窝呆上一天?不懂掩饰的我脸上露出忧色。

  “怎么你担心我不会放你走?”

  他怎么知道?“没有!”好面子的我立即反驳。

  “你脸上都写着‘我很担心’”

  啊?闻言直觉捂住自已的脸。但又上怎么会写字。“你骗我!脸上怎么会写字?”咬牙道。哼,可恨男人,耍我开心!

  男人轻笑不语。转头恢复神色对身边目瞪口呆的清秀女孩道:“带林小姐去房间休息。”说完,转身要离开。

  “喂,我现在受伤了,你让我怎么走到房间去?”我对着他的嚣张叫嚷,想把我丢一边不管?

  男人脚下一顿,转身回走,将我抱起。靠着他的胸膛,我能感觉他的心跳,是那么的熟悉。

  嘿,虽然老得可以当我老爸了,但又帅又懂得伶香惜玉又有那么一点点好心。还是很不错的。

  男人温柔将我放在蕾丝大床上,俯下身淡声道:“我叫龙兴。记住!”转身离去。

  说话就说话,干嘛靠得这么近。害我脸红心跳,老家伙。

  我打量着房间,设计清馨典雅,墙全是纯白色,找不出一丝瑕仳。房间里的摆设齐全,我无聊的打开电视,东翻翻西看看。

  门外响起敲门声。“请进!”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那位温柔姐姐。“姐姐,来来,坐这里!”

  女孩浅笑走上前,但没有坐下。轻声问:“林小姐,你还需要什么吗?”

  林小姐?叫我?从来没有人这么叫过我,还真有点不习惯。“哎呀,别叫我什么小姐,我叫林薇儿,你可以叫我薇儿啊。姐姐,你叫什么?”

  “王媛。”王媛轻声道。“你是客人,我们不能没有规矩。林小姐,”

  “可是我不喜欢别人叫我林小姐。总觉得太陌生。”我嘟着嘴撒娇。

  王媛楞了一下,但很快恢复神色。淡笑道:“好吧,薇儿。”

  我咧嘴大笑,道:“姐姐,来来来,坐,我们聊聊,嘿嘿。”奸笑两声,行动不便的我拉着王媛姐姐坐下。

  “聊什么?”

  我神秘的压低声音问:“他们是不是黑社会的啊?”看他们阵势很夸张,像我这种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一定属于帮派之类的。

  “黑社会?”口气充满疑问。

  “对啊,电视里演的那种呀?”我绘声绘色给她比了比。

  王媛楞了一下,捂嘴轻笑出声:“薇儿,你想象力太丰富了。”

  耶?难道我猜错?

  “我们并不是什么黑社会的。”

  那是什么?我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她。

  “你以后就会知道了。”她学着我神秘地说。

  什么嘛?勾起人家的求知(知道的知)欲,却又不告诉人家。我一脸失望的看着她。

  她笑着不理会,慢慢站起身:“你要吃点什么吗?薇儿。”

  提起吃。我倒是有点饿了,我点点头。

  她笑着离开。我的视野又转向精彩的电影中。

  没过一会。王媛回来端来丰富的晚餐,现在我的心情吃龙肉也不会开心了。我还是比较想念我老妈煮的青菜豆腐汤,不过这么丰富的晚餐也不能浪费掉呀。我爸爸曾经给我说:浪费是可耻的。所以我吃完了所有的东西。摸着胀鼓的肚子满足地躺在大床上,还真舒服。让我暂时忘掉了思乡之苦。

  “姐姐,怎么不见龙叔叔?”好歹我也是客人呀,也应该来问候一下,真不像当主人的样子。

  “叔叔?”王媛抬眸相望。

  对哦,不能叫他叔叔,他会生气的。“不是,是龙大哥。”我转言笑嘻道。

  “少主有事忙,你找少主有事吗?薇儿。”

  “没事。只是随便问问。”忙着把我这个娇客给忘掉了。心里还真不是滋味。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对他总有一种不一样的情绪。

  王媛收拾晚餐残局离开。无聊的我只好睡觉。平静的结束倒霉的一天。

  第二天,龙兴果然实现他的诺言放我离开。而已还派专人送我回去。因为我行动不便嘛。回家里我真有一种劫后重生的感觉。

  “老妈。”进了家门后猛地抱住我温柔贤淑的老妈。

  “你这孩子怎么了?回家就这么兴奋啊?”老妈笑着轻拍我的脸颊。

  恩,是呀,你女儿被贼人绑架就差点回不来了。好在贼人不算太坏,还派专人送我回来。“老爸呢?”

  “还没有下班!”老妈接过我的行力。“你的脚怎么了?”

  “不小心摔着了。”为了不让老妈担心,我忍疼痛道。

  “怎么这么不小心?”老妈一脸心痛。

  我假装没事似的跳跳:“没事。一点也不痛。”其实痛得要死。

  老妈这才放下心。

  “老妈,我想喝青菜豆腐汤。”我转移话题道。

  “这孩子一回来就知道吃。”老妈宠溺道。“好,我马上就去煮。等你老爸一起回来。”

  这时,门被打开,爸爸回来了。“宝贝,你回来了!”老爸惊喜看我,猛得将我抱住。

  “老爸。”我用同样的热情回抱老爸。

  “两个活宝。”老妈笑着我跟爸爸打闹。笑着笑着。

  这就我平凡而幸福的家。谁知他却破坏了一切。

  “叮咚——”

  谁呀?不知道我在看电视吗?真讨厌。我不满的去开门。抬头看(对方人太高,恩,好吧,我承认是我太矮)是他!我下意识关上门。谁知他的动作比我更快。推开门登堂入室。

  “你干什么呀?”我还以为一辈子都可以不用见到他。那知才几天时间又出现在我的视野。

  龙兴浅笑俯下身:“你很怕我?”

  看着他的笑似非笑总带着一丝不怀好意。“没有!我会怕你?”我不屑地看着他。其实心里怕得要死。好吧,我承认我好面子。

  龙兴神情不变将手插入裤子口袋:“那就好。”

  “喂,你来干什么?”

  “我告诉过你名字。”冷冽道。

  的确叫人家“喂”是很不礼貌的。“龙大哥。”

  龙兴满意的点点头。

  “你有什么事?”我现在可是很有礼貌的哦。

  “你的父母在家吗?”

  他想干吗?难道是来勒索?“你……你想……干什么?”为什么声音在颤抖。

  就在这此时,老爸从书房走出来,一头雾水:“请问,你是谁?”瞧我老爸是多么的有礼貌。

  “谁来了?”从厨房走出老妈。

  “他走错门了呀。”天籁之音(当然是我的)。

  “林薇儿的老公。”来自地狱的男低音(当然是他的)。

  “老公?”

  “老公?”

  “老公?”

  三重音,分别为:老爸,老妈,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