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丑女无敌

第五十八章

丑女无敌 豆花饭 3700 2009-10-16 21:10:48

    11月21日,晴,星期二

  今天我又落东西了,一串钥匙,或许是落在图书馆,又或许是街上,总之是找不着了。我坐在狭窄的楼梯间等着他回来,他今天晚上又要加班,会很晚才回来,我没给他打电话,不想让他担心,不想因为我丢下工作。

  天很冷,我坐了很久很久,他带着一身疲倦回来了。但见到我后,骂人的精神却是十足,把我当小孩子一样教训,絮絮叨叨了好久。最后我再三保证以后发生类似的事一定先给他打电话,他这才没有再唠叨我。

  他真的爱我,我是如此的幸福……

  12月4日,雨,星期一

  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周纱的孩子出生了,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长得像父亲。石坤晋很激动,竟然在产房晕倒了。那家伙以此为乐,好像捉住了什么把柄,耻笑了石坤晋许久。

  周纱很幸福,抱着孩子她的笑容充满了满足,石坤晋深情地守侯在她们身边。

  我问他:“我们的孩子又会是什么样子?”

  他说:“我们的孩子一定比他们漂亮!一定要让他们家的闺女追着咱们家的儿子跑!”

  周纱不服气的说:“哼,指不定是谁追谁了!我一定要会告诉我宝贝女儿絮瑾,有什么样的老爸就有什么样的儿子,绝不能搭理!”

  他又气又恼:“你越来越牙尖嘴利,谁教的?”

  周纱乐呵呵大笑指向我:“大嫂指导得好!”

  我尴尬一笑,我哪有指导什么,只是平时我常和他斗嘴,他们看在了眼里。

  他大言不惭道:“既然我老婆都收你为徒弟了,那你不是该叫我一声‘师公’?”

  这句话逗得周纱哈哈直笑,直到熊涨来了,气氛顿时冷了下来,他冷俊的神情几乎让我认不出来他。他的笑容感觉不出笑意,唇角的冷意让我很陌生。是我记错了,还是他变了?此时的他,让人觉得畏惧,却能看出他对周纱的关心。

  他没呆多久就走了,临走时向逸霖说了一句:“爸很想你,有空回来看看!”

  我好像不认识他了,面容一样,却不再是那个善良随和的熊涨。

  逸霖告诉我:“每个人都在变化,或好或坏……”

  12月24日,雨,星期天

  连续下了三天小雨,很冷。他越来越忙,就连周末也要加班。今天是平安夜,我一个人吃着饭看着电视。

  他天天加班,每天深夜才回家。他不告诉我自己有多疲倦,只对我说什么药对我的病有效。他害怕我迷路,在我上班的附近找了所房子,但离他上班的地方很远,清晨当我醒来,他早已出了门。但床头总会放着一杯水、五块药片和一张字条,上面写着龙飞凤舞的字迹:吃药,上班。右下角写着年月日。

  好难受,好难受,好难受……

  我不想他这么辛苦,我想为他分担,可是,我又怎能做什么?

  告诉他我丢了工作?或许我会更加加重他的负担。

  我开始怀疑,我们在一起,是他错了,还是我错了?

  “哎,好重!”门被踢开,熊逸霖吃力地扶着一个瘫软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是谁?”我扶起男人的另一臂腕,一股难闻的酒气从他身上飘来。看来是酒醉不醒。

  “一个客户!”熊逸霖用力一甩将沉重的男人扔进长沙发上。

  “客户?怎么不把他送回家去?”我给他倒了一杯水,不解。

  他猛灌了一口水,才说:“我要是知道他家地址,也不会把这头肥猪搬到这里,他还差我车钱……”

  “车钱?”

  “没什么!”他的眸子闪躲,抿着唇喝着水。“你眼睛怎么红红的?是新药的负作用?”他紧张的拉着我,看着我通红的双眼。

  “不是,我才看了一本感人小说……”我扭过头揉了揉眼。

  “你看了还不是立刻就忘了,有什么好看的!还哭……这么大个人看小说还哭,丢脸不丢脸啊?”他撇了撇嘴,用袖子揉着我的双眼。

  “我关着门哭,有什么丢脸的!”

  “晚上有没有吃药?”

  “有!大老爷您的电话比闹钟还准,你催着我吃的,难道忘了?”

  “我是怕你忘了……”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猛的拍了下脑门,对说我:“对了,我还有事要出去一躺。你把他就放在这里,什么都别管,自己进屋睡觉去,记得把门关严实!”说着,转身往门外走。

  “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哪?”

  “加班!”

  熊逸霖,我不想你这么辛苦……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他瘦了好多,心里酸痛却喊不出声音。

  从屋内抱出厚被子盖在睡在沙发上打呼噜的男人身上,然后关上了灯。

  翌日,床头不变地放着一杯水,五块药片,一张崭新的字条:吃药,今天我要加班。日期1月1日。揪紧了心,

  今天是元旦,他仍然要加班吗?

  打开门,被子折好后放在沙上另一头,昨晚醉酒的男人也已离开了。`

  今天是元旦,新的一年,新的开始。而在我面前的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走了。我漫无目的地游走在街道上,不敢走远,只能在附近溜达。街上人很多,来来去去,成双成对的情侣甜甜蜜蜜手挽手。我想好他,此时,他在忙什么呢?他在工作,工作,为了我在辛苦工作!而我却像个废物一样,无所事事。

  “熊太太?”两个女人突然出现挡住我的路。“你一个人啊?熊逸霖呢?怎么没陪你?”高个子女人笑着问我。

  我笑了笑,礼貌地回答:“你们好,他在加班。”我不记得她们是谁,或许是朋友或许是同事。

  “加班?”高挑女人一脸的诧异。“今天是元旦节,全公司都放假,怎会加……啊,或许是老板娘……嗯,有什么事要求他‘加班’吧!”一双眸子带着几分愁,显得黯淡无光。

  我微微一怔,不明白她的意思,再笨的人也听得出话中有话。

  “啊,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千万别误会!老板娘和熊逸霖之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这时,她身侧的女人用手臂拐了拐她腰身,打断了她的话。她顿了顿,将额间的发丝拨弄到耳后,唇角微微颤动:“我越说越乱了……虽然老板娘的确很欣赏他,但他……绝对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是吗?”我倒开始怀疑了他们是不是故意在我面前透露这些信息。

  “骐骐!对那种人你还隐瞒什么……”身边的女人有点动怒,迈前一步,脸上带着讥讽,对我说道:“他傍上了富婆,哪还会要你这个丑女,世上就没有一个好男人……”

  “铃子,别乱说!”

  “怎么,我还说错了?那该死的男人还骗你……”

  “铃子!”她突然一声叱呵,脸色变得有点苍白。

  “骐骐,那个男人根本就不值得去爱,让她知道总比一直被骗好。”

  他傍上了富婆?仿佛越来越有意思了?

  “是吗?他骗我什么?”此时,我很好奇,他在加什么班?

  高挑女人垂下眼睑,好像是在考虑到底要不要告诉我。我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正要打算转身走,她却开口了,长叹一口气说道:“我们老板和老板娘感情一直就不好,公司他们各自拥有一半,平时老板管外,老板娘管内,他们都是各过各的,老板有情妇,老板娘有情夫。逸霖……熊逸霖刚进公司就很受老板娘的青睐,大家都看得出来老板娘对他有意思。但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结婚了,你的出现让我们很吃惊,任谁也不相信你们竟然会是夫妻……你们差距太大了。老板娘知道有你存在后,对他更是穷追不舍……他每天很早就离开公司,有人看见,他上了老板娘的车,他和老板娘的关系成了公司里公开的秘密……”

  “是么?公开的秘密?”他大少爷不做,却是出卖起男色起来?我挑眉,面露讥讽。

  她们误会我的表情,以为我的心动摇了。越说越起劲:“他不但出卖男色,他还骗了……”

  “铃子!”

  眸子微敛,游走在她们之间,淡淡问道:“骗了什么?”

  被唤铃子的女人甩开骐骐的手,愤怒道:“他骗了骐骐的钱,说什么你病得快死了,急需要钱,你哪里像要死的人……”

  “铃子,别说了!”她紧张地抓住铃子的手臂,咬下唇慌乱地摇头。

  指尖插进掌心,红唇微颤,垂下眼睑,淡笑道:“是吗?你们的意思是,他骗你们的钱……”

  “他骗了骐骐的钱!”铃子激动的反驳我,怒瞪圆瞳。

  “还有呢?他还骗了什么?骐骐的心吗?”我似笑非笑道,视线紧锁住脸色红润的骐骐。

  她微微吃惊,随即垂下了头,抿着唇不语。而她身边的铃子冷哼道:“原来,你都知道啊……”

  我渐渐收起了笑意,冷冷道:“就算我们再穷也不会骗你的钱,他更不可能傍富婆。你不了解他,我原谅你,但在他妻子面前搬弄事非,你不觉得有些可耻吗?”

  “可耻?”她抬起头,脸色如白纸般苍白,眸子带着几分湿意。

  “你才可耻!他怎么会娶了你!”铃子指着我的鼻子大骂着。

  “因为他爱我!”

  “哈哈哈……”她似乎听到一个大笑话,捧腹大笑。“他爱你?哈哈哈……骐骐,你听到没,他爱她……哈哈……”

  骐骐红唇勾起一抹笑容,挑高了眉:“但他告诉我,他爱我,但是你是他的负担,他不得不承担你这个负担,所以才会他跟那个老女人在一起!”

  “你的转变真快!一会说他骗你,一会说他爱你!你的话有几分真?”

  她一时哑言,眉头微皱。

  “对,我是他的负担,但你们永远不会懂我和他的感情!”不想与她们再继续交谈,转身离开。

  “你既然知道自己是他负担,为什么还要拖累他?”骐骐带着怒意道。

  因为我离不开他。我没有回答她,没有回头。

  虽然知道她说的都不是真的,但胸口倏地一拧,嘴唇控制不住微微发抖,眨眨双眼,传来一阵涩意。我在害怕什么?

  “喂……”电话里低沉的声音让我沉醉。

  “你在做什么?”手心捏出薄汗,我在害怕答案。

  “加班!”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我问题。

  “是吗……”那边的吵闹不禁让人猜想到了大街,而不是办公室。“晚上能早点回来吗?”

  “恐怕不行,今天比较忙!”

  “哦……忙啊!”鼻头微酸,握住电话的手颤抖起来。

  “声音不对,感冒了吗?多穿一点衣服,你现在在哪?”

  “街上!”

  “别离家太远了,如果找不到路回家,就给我打电话,我马上来找你!”他总是把我考虑到第一位。

  我就像小孩子,随时需要他的照顾,可是他不可能每时每刻在我身边。“好啦,好啦,知道啦,别像一个老头子一样唠叨个不停!”

  “不知好歹!”

  我笑着挂断了电话,手指紧紧握住电话,泪水一滴一滴顺着脸颊流下。

  对他越依赖,就越害怕。如果有一天,他离开了我,我不知道是不是还活得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