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丑女无敌

第五十七章

丑女无敌 豆花饭 2387 2009-09-11 22:22:56

    他对我变得小心翼翼又很严厉,像一位焦虑老父亲。早上起来,他会把准备好的食物端给我,当然别期望他会做早餐,因为他根本不会下厨,而是他每天早早起床去外面买回来的。吃完早餐后,他会立刻马药送到我面前,监督我吃下去,然后紧张地问我:“会不会胸闷,会不会头痛?”

  “不会!”我笑着回答他,为了打消他的顾虑,故意耍宝的捶捶胸口,作出鬼脸:“哎哟,这里好痛,好痛!”

  然后他会皱着眉头糗我说:“每次你都这样……你不去当谐星,可惜了!”

  “小心等我出名了,老娘甩了你!”我不悦地皱皱鼻,手上却温柔地为他系上领带。

  “哈——哈——哈——”他干笑三声,故作潇洒甩了甩头发。“也就除了本大爷能看上你,谁还愿意受这个苦了?你呀,不要去害别人了……”

  “嗯?”手上的领带勒紧,拉下他的脸,与之对瞪。“皮痒了是吧?”

  他那褐色的圆眸闪动着调皮的笑意,突然亲上我的唇,突然沉下声问我:“我是谁?”

  “熊逸霖,我的老公,我未来孩子的爹,我最爱的男人!”我坚定地说。

  “回答正确,送香吻一个!”说完,重重吻上我,随后放开我,孩子气的说道:“不是最爱,是只爱的男人!”

  “呵呵……”我笑弯了眸子。“好啦,我们该出门上班了!”

  “遵命,我的夫人!”他拉着我的手一起走出了门。

  我们笑得像孩子般,手牵着手蹦蹦跳跳,周遭的路人都不禁觉得奇怪地看向我们,两人穿着职业套装的成熟青年,居然不顾形象在街上乱蹦乱跳,真是很滑稽的画面。

  来了到公交车站,我们才停下来了打闹,他不顾别人的眼光依然牵着我的手。

  “如果身体不舒服,一定要给我打电话。还有记得吃药,那药必须在饭后才能吃!”他仍然不放心我,在临上公交车也不忘嘱咐我。

  “OK啦!”我笑向他挥手,看着公车远去。

  等着公车见不到踪迹,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靠着公交车牌大口喘着气,头痛隐隐作痛,犹如有针刺般痛苦。

  看着远处驶来的公交画,我用力揉了揉太阳穴,随后快步挤上了公车。可是拥挤了公车让我更加头痛,胸口闷气让我几乎快吐了。颠簸的路途,忽停忽开,折磨得我脸色苍白。

  害我刚下车,便不顾形象抱住垃圾桶吐了。

  很难受,胃酸在胃里翻滚。

  这时包里的手机偏偏响了,是他。先是愣一下,回过神我急忙调节了声音,用很愉悦的声音:“嗯?你到了吗?”

  “嗯,你呢?到哪了?”从电话这头我听到他急促的脚步声。

  “我也刚到!”我知道他是怕迷路或是坐错了车。

  “我要进电梯了,挂了!”

  “嗯!”胃不停地在翻滚,强烈的呕吐感又涌上喉咙。

  “对了……”

  不等他说完,我迅速挂上电话,又呕吐起来。等到把胃里的东西吐完了,似乎再也吐不出什么东西了,总算停止了。

  还是不要告诉他,免得他又要罗嗦。我心里暗暗想着。

  又被骂了,似乎已经成了习惯,我总是做错事。有的同事看在眼里笑在心里,但也有真心关心我的同事:“如果你不舒服,去看看医生吧?”

  “我没事!”我不能告诉他们我的病情,我需要这份工作,如果连记忆也失去了,我就变得分文不值。

  到了下班时间,他打来电话,说或许会加班,让我自己回家先吃饭,不用等他。

  看着来往的公交车,送走了同事,独自站在冷风中等车。

  车来了停下,我摸出口袋中的零钱,神情恍惚起来。

  “小姐,你要不要上车?”售票小姐很不耐烦对我喊。

  “对不起,我不走了!”我退后一步摇了摇头。

  公车在售票小姐的抱怨声中离开。我握紧手中的钱,反倒轻松起来。

  我决定走路回家,反正我们的住处离这里也不太远。不但可以省下一块五元钱还可以强身健体,想到这里我不禁愉悦起来。

  天渐渐暗下来,街边的商店纷纷点起灯来,辉煌的街道,过往的人们,似乎让我回忆起了从前,曾经我流浪街头,一个老妇乞丐收留了我,她让我明白了面对,她让我懂了现实,她让我更加坚强。但是记忆却慢慢模糊起来,她的身影越来越透明……

  我害怕地抱住双臂,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眼睛刺痛,透明的液体在眼眶中旋转,流下。

  不知走了多久,我的两腿开始发酸,脚底发痛,但我却仍然没有到家,看着我四周陌生的建筑物,我迷茫了。

  唉,我迷路了,大概走了二个小时,才发现原来走错了路,我真是粗神经。真是祸不单行,手机恰好也没有了电,我只好沿途问人一瘸一拐的走回家。

  当我走到了家门口,就听到一道熟悉的怒吼声,仰起头见到屋内的灯开着,他回家了?糟糕,他是不是因为我回家晚了而生气?

  我忐忑地快步跑上楼梯,这时一个人匆忙地从楼上跑下来,没来得及躲闪,他狠狠地撞向我,害我踉跄倒退几步,险些摔倒在地。

  “对不起!”那个人二十几岁,他歉意的扶住我的手臂。

  “没事!”幸好,幸好,如果再摔下去,我非成痴呆不可。咦?手表?“请问,现在几点了?”

  那人松开我的手,看了看表,回答我:“快十点二十了。”

  这么晚了?我走了四个小时?

  楼上又传一阵吼声。

  我不禁有点心虚的缩了缩头,那个暴力分子火气不少啊!

  “疯子!”

  “咦?”他说什么?

  他看着楼上,皱紧眉头,很不高兴的说:“你们楼上住着一个疯子!”

  疯子?他是指熊逸霖?我只能尴尬地傻傻笑了笑,总不能告诉他,楼上那个疯子其实是我老公吧?

  “他不光是疯子,还是傻子!”那人他愤愤不平咬牙切齿的说,说完转身离开。

  奇怪的人!

  没有多余的时间理会他,我得赶紧快步回家安抚那暴躁的狮子。

  “我回来了……”推开门,心虚地低着头。

  “你还知道回来?电话为什么关机?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他咆哮的怒吼我可以保证整栋的人都能听见,喷火的眼神可以把我杀死。

  “手机没电了!”我掏出没电的手机递给他,证实我的话。不等他说话,我再解释道:“我……我迷路了,脚好痛……”

  “你又坐错车了?”虽然他还是很生气,却不再那么凶了,一把抱起我走向沙发。

  “我没有坐车,我是走错路了……哎哟,轻点,痛!”他挑破了脚上的水泡。

  他点上酒精,痛得我咬紧牙。“我们还现在没有穷得连车钱都要省!”

  我没有说话,看着他温柔地为我上药,揉脚。

  “傻瓜!以后不用省这个钱!”

  心一紧,眼泪顺着眼眶流下来,紧紧抱住他:“对不起,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以后出门多准备一块电池!”他淡淡地笑着说。“我会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这是我甜蜜的责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