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至尊嫡女:毒医狂妃大小姐

第一百一十章:被解放的深海鲛人

至尊嫡女:毒医狂妃大小姐 落晴温眸 2316 2016-10-17 02:17:09

  萧半月在深海里再次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翻转,不过这次她吸取了前几次以来的教训,成功的借助脚下虚虚的喷涌出无形的魔力,一个助力身体如游鱼一样蓦然划开海水向下游去。

颈间挂着的一粒在深海之中散发着微光的冰蓝色鲛珠,随着她游动的方向而放射出深浅不同的光芒,指引着萧半月往那深海之中的城池而去。

游了一段时间后,萧半月一把拨开在眼前摇曳着曼妙身姿的水草,方才看见了那座冰冷冷的城池所在。

她在远处看了眼那包裹在薄膜之中的地方,脚往下虚空一蹬整个人嗖的弹射出去,毫无阻拦的一把跃入了那结界之中的地方。

翩然的一个转身,完美的落地,刚站稳脚步就听到身后的宫殿响起似曾相识的海螺呜呜声,而与之不同的,这次的海螺声更响亮更带着一份强烈的感情色彩,并没有原先泛着一股海水一样森冷的感觉。

她在心里有几分揣测着,突然肩膀就被身后的来人一巴掌狠狠拍了一下,来者明显是兴奋到控制不住自己的哈哈哈笑着,拍了她肩膀一下不说还特别豪放的跟好兄弟一样揽住她的肩膀,“半月啊,你真是太效率了!哈哈哈哈哈!”

就算知道这鲛人王会因为破解了这千年来困扰他们多年的诅咒,鲛人王会比较兴奋,没想到,这丫的居然兴奋过头了。

萧半月揉了揉自己被拍了一下瞬间发麻的肩膀,翻了一个白眼,不客气的一把将鲛人王给甩开,她面无表情的撇了撇嘴道,“这可应该算得上是晴空的功劳,谁让他这么巧就有喜欢的人呢。”

然后鲛人王就满面红光的甚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给自己立了一个Flag的豪情万丈大手一挥,“晴空这小子也年纪也不小了,找个伴也是应该的,就冲这件事,不管他对象是谁,我都同意!”

萧半月佩服的看着这位高兴的找不到南北的鲛人王,深深地叹息着,看起来这位仁兄以后会为自己现在所说的话付出血的代价。

毕竟他的宝贝儿子对象可是个男人?

萧半月表示,她心里那点恶趣味有点蠢蠢欲动。

等鲛人王笑完之后,他才想起什么的转过头,好奇的看了眼表情僵硬想笑又不能笑的萧半月,“半月,你在想什么?”

半月姑娘立马甩了甩头不动声色的咳咳几声,俨然一派严谨认真的模样,道,“我在想破解第二层诅咒的事。”

听她这么说,鲛人王才想起来好像还有一层诅咒这码事,顿时为刚才自己的行为感到一阵的脸红羞愧。他弱弱的问道,“那可是想到了什么可行的办法?”

萧半月胸有成竹的勾唇一笑,抬头看向焕发着冰蓝色彩的宫殿,然后脚尖一旋,一股气流从脚底喷射而出,她的身子如乳燕一样敏捷的凌空一跃,抱团一个翻转,直径落到了宫殿最高处的顶尖。

她伸手,比对了一下那层近在咫尺的流动着流光的薄膜结界,抿了抿薄唇,脸色倏的凝重起来。手上一道浅幽的光芒一闪,转眼间她的十指间都夹着一粒圆润饱满的黑色圆珠。

低声的暴喝一声,她双手一动,交叉的将指间的黑色圆珠都弹射了出去,圆珠裹挟着一股强劲的劲风分别砸落在薄膜结界之上,随即喷涌出黑色的浓雾,砰的一声巨响接二连三的响起。

整个沉沦在海底的城市都随着爆炸声而震动起来,一阵地动山摇之中,鲛人王骇然的看到那层薄膜在黑雾笼罩间出现了一个虚幻扭曲的裂缝口子。

这样炸破出了一个洞,那相隔在外的海水却一点儿都没有从外往里注入的迹象,这让鲛人王有点失望。而看的真切的萧半月却发现了在这层薄膜外丝丝缕缕结成的一道符咒!在突破薄膜的那一瞬,她只来得及看到从眼前一闪而过的暗红色光芒,在睁眼仔细看去也只能看到若隐若现浮动的血色咒文在浮现。

而这符咒在她破坏了结界后,就自动开启了另一层保护措施,同时还修复了被撕扯出的那道裂痕,眼见那裂痕逐渐往原样恢复,萧半月才如梦初醒的回过神来。

她往后退了一步有余,深呼吸一口气,紧跟着伸出手,心神默念着一句魔法口诀,丹田处的珠子就开始运转的亮起光芒,体内的暗系元素也跟着被吸引的从她身体的每个毛孔之中流动而出,化为一缕缕的黑色雾气,就这么汇聚在她摊开的手掌之中,慢慢的化作了一把线条流畅的长弓。

萧半月紧握着长弓,一边从容不迫的将体内的光系元素与暗系元素进行了糅合,跟着她虚虚一握,另一边手中赫然出现了一根拖着黑白尾焰看起来华丽至极的箭。

她神色冷峻,手指一动,将长弓拉扯开挽到满月形,跟着将箭搭上,眼睛一眯,有一道冷光划过。电光火石之间,只听破空的咻的一声,萧半月将手指松开,搭在弓弦上的箭带着一份强劲的霸道之气,狠狠的穿越过那裂痕,然后被什么东西阻拦住的停滞不前。

萧半月见势并没有慌张,她盯着那被停住的箭,只见它微微颤动起来,飘动的黑白尾焰跟着盛放出一道强烈的魔力,旋即只听凭空接连不断的响起一声声的“咔嚓”声,在鲛人王惊异的目光下,那结界跟着外面被击破的符咒,泛起像蛛网一样的裂纹。

而被阻隔的海水此时此刻像是无拘无束的脱缰野马从这裂纹处灌注而下,强大的压强让已经支离破碎的结界倏的一下子被打散的彻底!

那冰冷没有一点儿温度的海水就这样不到几秒钟将这里给淹没注满。这深海鲛人居住的领地,除了依然屹立不倒的宫殿外,其他的住屋都被冲刷的毁的一点儿痕迹都没有,而那些深海鲛人们却并没有因为这些而有什么情绪变化,相反他们纷纷甩着鱼尾巴在海水之中畅游起来,接触到如此让他们惬意的海水,就像是得到了新鲜空气一样的振奋不已。

再说了,深海鲛人本来就是不需要有固定住屋的,他们可以栖息在海底的任何地方,只要他们喜欢。

于是乎,这片沉寂的海域蓦然陷入了一片热闹的狂欢之中,无数的美丽的深海鲛人游动着那长长的鱼尾,从深海之中向海面游去,跟着划破海面,灵活的一跃而出,甩起泡沫和浪花后又优美的跃入了海水。

当天,路过这里的船只都为这神奇的一幕而……吓得落荒而逃。

他们心底崩溃的想着,说好的这段日子不会有深海鲛人出没呢?那集体狩猎的模样真是让人不敢恭维!麻麻,海上来危险了,我要回陆地!

【接下来的行程就是前往迷域寻找美艳的蜘蛛精蓉蓉,然后将蜘蛛窝一锅端了哈哈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