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云影

第六章:医圣心思

风起云影 静默长 3107 2016-08-17 09:10:32

  这一夜,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对于岳长歌来说,却是拥有特别的意义。他无心睡眠,脑海中不停的回想着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记忆中时常会出现一个面带甜甜微笑、小酒窝深深凹陷的漂亮女孩。她的一举一动间,都会拨起岳长歌的心弦。

只是与以往不同,在想起这个甜甜的女孩时,岳长歌的嘴角不再挂有招牌式的微笑,取而代之的是与高天冷月一般的寒意。

似乎曾经经历的一切美好,现在都变成了痛苦的回忆。

“长歌,你会一直对我好吗?”

“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呢。小傻瓜,你整天在想些什么呢。”黑夜,门派的后山中,一个女孩依偎在男子的怀里面带深情。

“不要去跟大师兄比武好吗?”

女孩露出担忧的神色。

“你是怕我打伤了你敬爱的大师兄吗?”

察觉到空气中带来的沉闷气氛,男孩用带有玩味色彩的语气对着怀中的女子问道。

“长歌……”

女子并没有因为男孩的调剂,感到丝毫的轻松,而是眸中泛起了些许涟漪,其中似乎有着某种情愫在跃动。一时之间,双方都陷入了沉默。

男孩漆黑的眸子,目不转睛的盯着女孩的精致的面孔,一动不动。

“长歌,你要相信我,我今生只爱你一人……”

女孩的情绪有些不受控制,似乎被某种东西触动了一般,精致的面孔上多了一粒珍珠。

男孩小心的为其擦拭,略带心疼的说道:“可心,我岳长歌如若负你,定当万箭穿心……”

像所有言情的电视剧一样,女孩用食指,堵住了男孩的嘴唇,然后安心的依偎在男孩的怀中。只不过,听到男孩的保证后,女孩默默的闭上了眼眸,眸中非但没有任何欣喜之色,反而满满的是忧伤。男孩却没有发现……

男孩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再次对着怀中的女孩说道:“可心,等这次比武结束后,我就去向师父提亲,好不好?”

听到男孩真诚的话语,女孩娇躯轻轻的一颤,默默的点了点头。

那一天的夜空,似乎也是有着一轮月亮的存在,月下对影成双。

不知不觉中,东方的天空已泛起了鱼肚白,冷月渐渐落下帷幕,一轮骄阳冲破地平线,正冉冉升起,又是明媚的一天。

这一天,天刚麻麻亮的时候,波娜娜便穿戴洗漱完毕,轻轻的推开房门,蹑手蹑脚的向着岳长歌的房间溜去。

她昨天一整晚,因为担心岳长歌的病情,再加上为自己所做的事感到深深的自责,都几乎没有睡觉,到现在,波娜娜的两只眼圈还黑黑的,就像个大熊猫一样。

“哑巴应该没事吧,爷爷说过,他,没有大碍的。”波娜娜一边走着一边祷告着,再加上两只熊猫眼,模样颇有些滑稽。

“咯吱……”

波娜娜小心翼翼的推动着房门,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又像是害怕惊醒了病床上的病人似的,迈着细微的步子,慢慢走进去,然后转身,关门。关门前,还偷偷的望了一眼,医圣居住的地方,在发现没有人看见之后,波娜娜回过身体长长的舒了口气。

不过,还不等她舒完那口气,她那嫣红的玉唇便张成了一个O字。因为,她发现躺在病床上的“哑巴”不见了。

快步走到岳长歌的病床前,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岳长歌的被褥和房间内的摆设,希望藉此能发现些什么。

“糟糕了,不会是昨晚药物反应太剧烈,哑巴不小心被蒸发掉了吧。”

波娜娜脑洞大开。

“哎,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记错了药,哑巴就不会‘消失’了。”波娜娜来到床边,沮丧的蹲下了身体,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即又轻轻的摇了摇头:“难道哑巴痊愈了?不可能啊,就算是我,在遭遇那么重的伤也不可能短时间恢复的,何况他的经脉还受损了。”

“不对,我好像忘记了点什么?如果他体内有恢复性真气的话是可以痊愈的。难道……难道昨天有高人来过?”

波娜娜虽然不确定自己的想法,但却觉得貌似只有这一种解释,才可以解释“哑巴”消失的事实。当然还可以有一种方法,可以解释岳长歌的消失,那就是被别人绑架了。不过脑洞大开的波娜娜并没有往这方面考虑。

在她心中似乎觉得第二种可能性要大一些,虽然对于用药,波娜娜是个外行。但一直跟在外公身边,熟悉药草的波娜娜明白一点,自己给哑巴用的药,和以往的伤残病人并没有什么两样,就算反应剧烈,也不应该达到“化尸粉”的效果,这尼玛太扯淡了。

在脑海中,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略略回想后,波娜娜不再犹豫,麻利的站起身体,着急的向着房外跑去,在她看来:哑巴很可能身体痊愈了,然后一个人去了什么地方。

再联想到,昨晚外公莫名其妙的表情,她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波娜娜一边跑着,一边胡思乱想着,正当她去伸手开门时,却没发现,房门已经悄无声息的打开了。

岳长歌整整在房外望着冷清的孤月静静的呆了一夜,当晨曦的光芒灼痛了他的双眼时,他慢慢的站直了身体,随后又在古树旁,随手捡起一条树枝,兀自的耍了一套剑法。感受到身体各处传来的源源不断的能量和清晨碧色古树之间清新的气息,他才更加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又活过来了。

只不过,由于缺乏锻炼和在病床上躺了太久的缘故,岳长歌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生锈了一般,就连耍起他最擅长的风影剑法也生疏了不少。

“按照师父消失之前给的提示,我应该尽快下山寻找麒麟果才是,也只有这样才可以完全恢复被打断的筋脉。不过,这麒麟果竟然不是生长在深山古树之间,而是处于闹市之中,这破果子也太奇葩了吧……”

岳长歌耍完剑法,想起了黄泉老祖给的提示,当下摸了摸鼻子,尴尬的笑着:“这老头竟然说灵魂融合要分三次进行,现在脑海里只留下了一本残破的功法和关于麒麟果曾在何处出现的消息。这要是完全融合还不知道要猴年马月呢,实在是太坑了……”

岳长歌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衣衫,扔掉随手捡来的树枝,便想着先回到原先自己居住的房间,收拾一下,尽快下山寻找麒麟果才是。

结果,等他刚打开房门,便发觉有一阵香风扑面而来,随着而来的是一团柔软狠狠的撞在了自己的胸膛上。

波娜娜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撞在了什么东西上。等她将美眸睁开,向上看去时,顿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当下一抹红云从波娜娜的脖颈处开始向上蔓延。

“哑……哑巴,你的病好了。”

波娜娜连忙将身体向后一步,脸上红的似乎要滴出血来。

待看清来人是先前生病时一直照料自己的铜铃女孩时,岳长歌的眸中一抹羞涩的表情一闪而过,更多的是浮现出些许柔情。

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光里,是面前的这个女孩风雨无阻的前来照料自己,为自己做饭、喂药,如今一大清早又赶过来看望自己,如此怎能不让他感动。

她是个单纯善良的女孩。

这是波娜娜留给岳长歌的感觉。

“嗯,我没事了。这些天多谢姑娘的照料。”

岳长歌上前躬身一拜,作为谢礼。这是他在碧云山学到的规矩。

“哑巴,你太客气了。其实,……其实我也没帮上什么忙。”波娜娜强压下心中的羞涩,鼓起勇气,迎着岳长歌的目光说道:“那个,哑巴,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岳长歌。”

哑巴轻抬颔首,目光望向群山之外的天空。

“长歌,敢问君自何处来,一曲长歌不知归。好名字,以后我就叫你长歌了,可以么?”

波娜娜望着对面的“哑巴”,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然可以啊,”岳长歌微笑:“敢问姑娘芳名?此地又为何处?”眸光中多了几分底气与豪迈。

听到“哑巴”肯定的话语,波娜娜显得也没有那么局促不安了,继而说道:“我叫波娜娜,这里是药王谷,是先前药王居住的地方,现在只有我和外公住在这里。”

“什么,这里是药王谷?”岳长歌面色大变。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波娜娜被岳长歌的反应吓了一大跳,有点儿不明所以的看着面前的男孩。

还不等岳长歌解释,远处便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孙女大了,胳膊肘就会往外拐了啊,我说一大清早的也没有去给爷爷请安,原来是跑到这儿私会来了。”

来人不是医圣还会是谁呢?

“爷爷……”

波娜娜羞愤的一跺脚,语气中带着撒娇的味道。

“长歌谢过……谢过……”

岳长歌一时不知道该如何称呼面前的老者。

“他叫波云霆。”

波娜娜没好气的说道。

“看你岁数也不大,你也与娜娜一同叫我爷爷得了。”

医圣没有去在意波娜娜气愤的表情,而是笑着岳长歌说道。

“小子谢过波爷爷救命之恩。”随即又是深深的一拜。

医圣上前扶起岳长歌,心中却动了一个心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