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云影

第二章:幽兰入体

风起云影 静默长 3032 2016-08-17 09:10:32

  翌日,清晨,当和煦的阳光透过斑驳的树林洒进幽暗的房间时,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

“好香啊,这是山谷中情幽兰的味道,还混杂着泥土的气息。”微风中,铜铃女孩波娜娜从房间中慢悠悠的走出来,对着天空伸了个懒腰,身体微微的前倾,露出一副陶醉的模样。

“看样子,昨天下雨了啊,一场细雨把这将要枯死的情幽兰都给救活了。”波娜娜兴奋的走上前去,看了看被雨珠打湿的情幽兰,只见情幽兰的几个叶片透出夺目绿意,水珠打在上面摇摇晃晃的,同时,从情幽兰的植株上散发出一股诱惑的气息。

波娜娜不自觉的便伸出手去,轻轻的摘下情幽兰的一片叶片,慢慢的夹在自己的青丝中,像极了俗世的发卡。

“哎呀,差点给忘了。外公今天出门前曾特意嘱咐过,要给哑巴熬药的。”波娜娜似是想起了什么,着急的一拍额头,连忙朝着炼药房走去。“哼,臭哑巴,竟然让本小姐大清早的给你熬药,过会儿你要是好声好气的对我还好,要是再不理我的话,嘿嘿。”从女孩稚嫩的脸庞上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容。

炼药房内,波娜娜忙的不可开交,细密的汗珠渐渐从女孩的额头上渗出。她也顾不得去擦拭,只一心一意的盯着药炉,眸中露出着急的神色。

“三七、地黄、当归、披麻……”波娜娜趁着这几位药材投入药炉的空挡,揉了揉发涨的小脑袋,同时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不对啊,我记得好像一共五位药材啊,另一位是什么来着?”

就在波娜娜陷入思考的时候,谁也没看见,女孩发丝上原本因一场细雨活过来的情幽兰叶片,微不可查的发出一阵淡淡的幽光,同时仿佛那株叶片像是自己张了腿一般,慢慢的从波娜娜的发丝上脱落,直至淹没在药炉中。

“算了,不去想了。真心是想不起来了。就差一味药材而已,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嗯,不会出问题的,我从小就帮爷爷打理药炉,也见过爷爷有时候也有忘记放药的时候,貌似也没有什么大问题。”波娜娜拄着粉腮想了想,便不再犹豫,直接盖上了炉盖,加大了火力。

“咳咳……咳咳……”

半小时后,一名灰头土脸的女孩从炼药房走了出来。“啊~气死我了,连一个破药炉都跟我作对。”波娜娜右手里端着小半碗灰色的药物,脸上身上都布满了黑灰,小白兔一颤一颤的,看起来格外的生气。

“还是先去换身衣服吧,这个样子见到哑巴一定会被他笑死的。”波娜娜放下药碗,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但见女孩又蹦蹦跳跳的从房间中走出来,与之前黑不溜秋不同的是,现在的波娜娜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

由于换衣服浪费了不少时间,波娜娜生怕耽误了“哑巴”喝药的时间,当下也不顾淑女形象,大踏步的向着岳长歌的房间跑去。令人感到神奇的是,波娜娜跑的极快,可手中端着的药液却是极为稳妥,一滴也没有洒出来。

“咯吱~”

临近岳长歌的房间,波娜娜慢慢放缓了脚步,先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丝,随后又不放心的看了看自己的穿着,直至确保无误了,才轻轻的推开房门,挪步走了进去。

岳长歌仍如往常一样静静的躺在床上,双目无神的望着天空,一副活脱脱别人欠他一百万的模样。

他是早就醒了的,从身体各处传出的痛感虽比以往减轻了不少,可也仍然不是常人可以承受。

经过漫长的一夜思索,虽然心中还是有许许多多的不甘,可在一定程度上,他也坦然接受了自己现在的处境,毕竟这种情况由不得他自己,他能够活下来就已经是个奇迹了,又怎么能够奢望其他,甚至去报仇呢?

听着门外的脚步声,他知道有人来看他了,再加上那阵熟悉的铜铃声,他也大概判断出了来者的身份。这里佩戴铜铃手镯的人,恐怕也就只有昨夜同老者一同来的那一个女孩吧。为了避免尴尬,他索性再次闭上了双眼,装作还没睡醒的样子。

不多时,门外便传来一个女孩抱怨的声音:“喂,哑巴,太阳都晒到屁股了,你怎么还不起来啊。”波娜娜进门后,又恢复了那副调皮的模样,撅着小嘴道:“哼,你知不知道今天早上本小姐为了给你熬这副药,都把自己弄成了一个泥人啊,我不管,你可要把这副药一滴不剩的全喝干净,否则别怪本小姐不客气,哼哼。”

听到女孩的话语,岳长歌也不再装睡了。看见女孩走过来后,他先是一阵感动,接着又是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

感动是因为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在他生病的时候给他熬药,陪他说话,并安慰他。叹息是因为,纵有再好的药又有什么用呢?难道自己还能像个正常人一样的活着吗?

先不说自己的手脚全被打废,就连体内的奇经八脉都被王景辉全部打得千疮百孔,如今也不知老者用什么方法可以维持自己的生命到现在。

波娜娜听到那一声叹息后,下意识的想起什么,赶忙停止了打趣,并一个劲的道歉:“哑巴,我不是故意这么说的,你现在起不来,躺着就好。放心吧,既然爷爷说他有把握,你就一定会痊愈的,哑巴,你可千万不要多想啊。”

岳长歌苦笑一声,翻了个白眼,心道:“有这么安慰人的吗?你这是损人还是安慰人呢。”

岳长歌仍未发话,只是静静的躺在那里,就仿若一块腐朽的木头一般。

见岳长歌仍未接话后,波娜娜也不再继续在那个话题上讨论了,而是轻轻的先把药碗放在桌上,而后慢慢走到床边去抚岳长歌做起来。

“怎么样了,今天比昨天好些了吗?”似是看到岳长歌精神明显比昨日好了不少,女孩一边扶着男孩,一边关心的问道。

只是,岳长歌仍没有答话。

波娜娜也没有在意,虽然进门之前,自己在心中想过,“哑巴”要是再不吱声的话,她可要好好教训他一下。可是看到男孩这一副凄惨的模样,她心中的念头不觉打消了不少。

她可不相信面前的男孩是一个哑巴,昨天男孩跟老者的对话,她在门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呢。

波娜娜慢慢让男孩的身体靠在床榻上,自己则是又返回桌前取回葯碗,用小勺舀出一点,缓缓的推倒男孩嘴边。

波娜娜没有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先用嘴对着药勺吹了好几遍才递到岳长歌面前,而是直接用勺子舀出来,推到男孩嘴前。

开玩笑,那副药,早在半个小时前,波娜娜去换衣服的时候就哇凉哇凉的了,如今她和岳长歌在房间内又磨蹭了一会儿,。这时候,药液早已是透心凉了。

看着波娜娜细心照料自己的模样,岳长歌的心里除了感动还是感动。他就这样静静的盯着女孩的眼睛,一时竟忘记了喝下送到嘴边的药液。

“嗯?我脸上有东西吗?”波娜娜看见男孩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愣愣的发神,还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呢。

“谢谢~”

岳长歌的声音中仍然存留着一丝嘶哑,面色上浮现些许感激。

“咦?哑巴你会说话了?”

波娜娜先是一愣,而后听到男孩那一声嘶哑的谢谢后,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哼哼,现在知道谢谢本小姐了。”波娜娜一脸得意的笑着,宛若一个邻家小妹般纯真无邪:“少跟我装客气了,要真谢我的话,你可要把这副药全喝干净哦。”

岳长歌没有答话,默默的低下头,小心翼翼的喝下了波娜娜送到嘴边的药。

“行了,药也喝了,我的任务也算完成了,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只管好好躺下休息,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慢慢好起来的。”波娜娜天生拥有一副乐观的心态,属于那种天塌下来都不犯愁的主,自是不知道岳长歌病情有多严重。而且她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改变对岳长歌的态度,因为她的关怀是发自内心的。

感受着波娜娜的关怀,岳长歌冰冷的内心里渐渐有了一丝暖意。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他正逐渐从失落的世界中走出来,当然如果没有人再去提及那件事的话,岳长歌从心理阴影中恢复只是时间问题。

波娜娜轻轻的扶着岳长歌,使他的身体平躺在床铺上,替他略微整理了一下身旁的被褥,并擦拭了些许嘴角的药渣,便哼着小曲洋洋洒洒的走了出去。

岳长歌看着波娜娜窈窕的身影,听着熟悉的铜铃声,眼神中一阵闪烁,不知又想起了些什么。

及波娜娜彻底的关上房门后,岳长歌才慢慢收回了视线,嘴角浮现浅浅的笑意。

“如果没有那场厮杀,这样的生活该有多幸福。”可世上没有如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