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墨染莲笙

暗流 (二)

墨染莲笙 墨上灼 1662 2016-09-03 22:48:09

  “他叫吴昊,去年也随大哥出征,是小都统。”

“明明见过,那云为什么攻击他?”子风摸着云的脑袋一脸疑惑,不过这却换来云的淡淡一瞥,仿佛是一脸“不想理会”的样子。

子清忽然想到了什么,立马坐直了身道:“他……是不是当初让云跟踪信鸽所追踪到的人?”

尉迟笙点点头,近期交给云的任务就只有这个,怪不得一直不曾有消息,去年一役八九成的士兵们受了伤,所以一回帝都他们便被安排在军营里养伤,而云也没有和他们任何人接触,所以一直不能有发现。上次大哥离京该是有事情交代这位小都统故而召见,恰逢云在身边,所以有些许异动,原来上次尉迟涛的留书是这么个意思,三人终于懂了。

“那么我们现在只需要查出他们在密谋什么就好了。一个是贤妃的人,一个竟然在涛的身边,这危险潜伏得不知该说深还是浅。”子清喝了口茶,有些无奈。

“好歹现在知道也不晚。不过他们到底在密谋些什么?居然来报说有江湖高手进京,会不会是什么阴谋?”

“不好说,就算告诉我们这个消息,我们也不会选择主动出击,所以他们计划在这件事情上算计完全没有意义。笙,你怎么看。”

“我们班师回朝的时候,大哥的毒曾被诱发过一次,我在想是否和他有什么联系。”

“笙哥,你可是发现了什么东西?”

尉迟笙摇摇头,“尚未。”他有个疑问需要解开才能确定这吴昊是否与此事有关联。虽然说贤妃不会放过任何给他们添堵的机会,但是倘若没有证据他们也不能随意猜忌他人。

倏地,敲门声响起。

“司见过三位公子。”子清的暗卫抱拳施礼说道,“方才线人来报说贤妃的侍女丹儿出宫与一群江湖人会面,并且还十分客气周到。”

这消息引得三人纷纷侧目,“哟,这贤妃娘娘平日里都没怎么关心过殷,倒是有闲心关心起一拨江湖人了。”而且这样的照顾周到,莫非是有事相求?可是,深宫妇人怎会需要一群外来人帮忙?

子清也微微皱眉,“所以这侍女频繁出宫是因为要联络人?那为何与她一伙儿的吴昊要告诉我们这个消息?”无缘无故地请来一群身手不错的人,这压根就是有预谋。

“静观其变吧。”尉迟笙一派悠然的口吻,事情还没有脱离掌控,但是他们需要更多的消息。而且现在细细回想起来方才应对突发事件的吴昊,也是一派江湖口吻,说不定他们之间有什么关联……

万家灯火起,秋风幽人心。尉迟笙与兄弟二人分开后朝着墨府方向而去,他需要的答案在那里。

帝都皇宫

萧楚容等人向甯国皇帝辞行要搬离皇城。由于东齐众人还想在甯国多留些时日故而买下了城西方向的一处大宅院,这样一来,他们也就不用过于拘束皇室的规矩,方便许多。对于尉迟凌来说也是同样,不过是见母亲时多跑些路,反正他身手敏捷不怕被人发现。

墨府

墨莲最近几天都陪在汐晴身边,练剑,用膳,看书,竟然还接触了一无所知的女红。这不,墨莲刚结束一个时辰的女红练习,揉着酸疼的眼睛回了房间。

“笙大哥?”墨莲僵在了石桌前,虽然不介意但是他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我……我想来找你确认一件事情。”尉迟笙微微有些紧张,站起身说明了来意。

“嗯?是什么?”

“翼火蛇毒……”听到这里墨莲咯噔一声,不会被他知道了吧?又听见他道:“翼火蛇毒可以被什么诱发?”原来是这个呀,墨莲松了口气。

“可以,一种叫’苏山’的叶子,长得很像薄荷叶,初尝起来也像薄荷,不过后味会转为苦,还是特别苦的那种,不过这东西若是普通人食用不会有任何异常,等等,笙大哥,你不会要告诉我涛大哥他吃了吧?”

“不曾。”

墨莲听此松了口气,还好没有,“涛大哥应该已经收到解药了,你不用担心,你看我不就痊愈了吗?”她将手伸到尉迟笙跟前示意让他把脉。

“我不懂医。”尉迟笙紧握住拳又松开。

“很简单的,你就听听看我的脉象是不是和你的差不多。”尉迟笙听话地抬起手探了探她的脉,又探了探自己的……

“一样吧?”墨莲自信地托腮望着尉迟笙,没想到目光一接触尉迟笙就避开了,“一……一样。”不一样!他有些心虚,自己的心跳怎么会这么快,莫非生病的是自己不成……“我先走了。”尉迟笙面色上不显,脚下却是步伐匆匆紧张得落荒而逃,独留墨莲一人在槐树下满腹疑问,笙大哥这是有什么急事不成?

这反应被景瞧见,只能默默地为自家爷叹息:笙爷,墨小姐明明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呢,你怎么就怯场跑了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