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墨染莲笙

阴谋

墨染莲笙 墨上灼 1258 2016-08-24 22:12:21

  华阳宫

水汽腾腾,轻纱素帘,圈住了一片旖旎。

一名穿着华贵的女子在丫鬟的服侍下盥洗完毕,莲步轻移躺在了贵妃榻上。

“娘娘,今日皇上留宿在凤仪宫。”

“知道了,”贤妃随意地应了声又道:“丹儿你留下,其余人都退下吧。”

“是。”

几名侍女迈着细碎的步伐关上门离开。殿内烛火轻晃掩映出一主一仆的两道身影,一室静谧。

贤妃陶雪卧在榻上,修长的指轻拈着发丝,慵懒的眼神带着些许笑意开口道:“人找得如何了?”

“回禀娘娘,都已经联络好了,三日后便会尽数汇合于帝都。”

“很好,我不便亲自出宫,你定要帮我好生招待着。”

“是”,侍女丹儿静静地打量着贤妃的神色,谨慎地开口道:“娘娘,奴婢何时才能出宫?”

陶雪抬眸,眼底笑意更深:“放心吧,待完成那件事后,我一定如约让你出宫。对了,你尽快帮我传信给左相,让他联合手下的人在皇上面前提议立太子一事,并且让他们拥护尉迟涛为太子。”

“不知娘娘此事意欲何为?”尉迟涛本就是排行第一的皇子,且他并非庸才泛泛之辈,无论从哪个方面看她都是最具资格的太子人选。

陶雪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大家都心知肚明尉迟涛是最有可能被立为太子的,这一点皇上自然也知道,可他却迟迟没有作出决定,或许是因为他想选出众多皇子当中最贤德的一个,若非如此,那么他属意的就不是尉迟涛。倘若这时候'立尉迟涛为太子'这些话一直烦忧着皇上,那么他心中必有芥蒂。殷儿成为太子这条路岂不是少了一大障碍?”

“丹儿会尽快联络左相大人。”女子点点头,神色闪过了一抹了然。

“嗯,我累了,你下去吧。”

“是。”

婢女丹儿离开后,陶雪挥袖熄了一室灯火。移指在床头轻点了点,一个方形的紫檀盒子自床底升起,借着月色可瞧见里面是一袭黑色的衣裳,她轻轻摩挲着柔软的布料,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殷儿,这次出宫可要把差事办好,别叫我失望啊……”低喃声盘绕在水烟帐中久久才消失在耳畔。

冷宫

自尉迟凌母子相认后,他几乎夜夜会来此处陪着母亲用膳。满院的花草,桂花飘香,没有华丽的装饰和丫鬟小厮的伺候,这样的在外人看来萧落的地方却是他们二人心之所向。

“凌儿,其实你不用日日来陪我。”从前的德贵妃李君倩带着几抹担忧看着儿子,近日她的气色比之前好上了许多,果然心病这种东西始终需要一副心药来医。

尉迟凌眼中满是坚决:“母亲,你不用担心我,凌儿武功学得还不错,不会让人发现的。况且既然我回来了自然没有让母亲受苦的道理。”

“我这些年没受什么苦,你的几个兄弟明里暗里都给我送了不少东西,冬日里的棉衣棉被他们都会给我备着。倒是你这孩子……”李君倩忽然顿住,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泪眼婆娑。

“母亲,凌儿没事。当年有琴姨和姜叔陪着我,都过来了,只是他们……为了保护我……都遇难了。”尉迟凌眼底闪过几分忧伤,心中翻涌着悲痛。

一时间,晚风轻拂过的院落陷入了沉默。琴姨服侍德贵妃多年,早已是亲人般的感情,试问一个亲人离世,心里焉能不痛?而恰恰也是这个原因,李君倩的心里更是心疼起儿子来,想来这么多年定有不少凶险万分的情况,否则怎么会有人因此丧命……

过往的岁月,该是有数不尽的悲伤零落浮生。但庆幸的是,此刻,当下,他们可以互相守护着彼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