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墨染莲笙

师与徒

墨染莲笙 墨上灼 1364 2016-08-25 21:26:24

  墨府

幽玉苑廊下的灯盏未阑,漆黑无月的夜空像是能吞噬一切的黑洞,包罗万象,神秘莫测。

院墙内的草木逆着风传来飒飒声响,还依稀夹杂零星的谈话与轻叹声……

“笙大哥,我真的没事了。我保证!”只见墨莲坐在圆桌前略带无奈地抬起手掌做发誓状,然而对面的玄衣男子始终无动于衷。

墨莲心里一阵后悔,翼火蛇毒的解药需连服三日才能解毒痊愈,今天还没到点喝药,却又不巧染上了风寒,更不巧的是她虚弱的样子被尉迟笙瞧见了,所以这回他决定留下……

更让墨莲头疼的是他还自责是因为昨夜让自己在外头睡着了才染上了风寒,所以说什么也要照顾自己到痊愈……

更让墨莲意外的是,他竟然像个倔强的小孩一般,无论自己是柔声劝说还是严声厉色,他都不为所动,眼观鼻鼻观心将“沉默是金”这一美好品质贯彻到底……

“莲儿,你把药给我吧,我去熬。”尉迟笙像是不曾听见墨莲的话语自顾自地说道。

“不给。”

“没事,昨天我已经记下了药的位置,那莲儿在此等我便好。”

“……”墨莲懊恼地跺了跺脚,恍若又让人看见当日那个在静远寺门前被师父气得跳脚的少女。她保证,这是回到帝都以来,第一次碰上让自己束手无策的人。唉……心中长叹一声,没办法了。

“喏,这是药方”,郁卒过后,墨莲立马换上了一副狡黠俏皮的笑容,“‘小药童’,有劳了。”

被戏言的人不但没有生气反倒心中雀跃无比,接过那薄薄的一张纸,轻笑出声:“遵命!”莲儿没有生自己的气,太棒了!

一炷香的时间后,幽玉苑内的药房传出阵阵的药草香,药罐发出闷闷的声响,尉迟笙挽起衣袖拿着蒲扇谨慎地控制着火候。

药房不常有外人去,除了草药与草药作伴之外,就是墨莲闲暇的时候会过来。不过这刚好合尉迟笙的意,他可不想将此事假手于人。

墨莲本想去药房同尉迟笙一起,不过她现在算是被“软禁”在了房间内,因为景居然被留在了房门外守着不让她出去,理由是“不能让墨小姐风寒再加重”。这让她心里不禁有些郁闷,自己明明是个医者,为什么感觉笙大哥完全把自己当小孩对待。这“小药童”很……很过分?不对,笙大哥是为自己好,很……怎么说呢……

正当她心思百转千回间,尉迟笙已经端着药碗进来了,他的嘴角一直弯着,这次的温度他可是控制得刚刚好,心里泛起了丝丝成就感。

而在墨莲看见他的刹那,心底似乎……也终于找到了答案,这感觉是……很温暖……

尉迟笙想起刚刚的玩笑,不禁也出言调侃自己:“师父现在便可安心验收我这'小药童'熬制的解药了。”

“师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清了清嗓子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很好,拿过来吧。”

两人旁若无人的互动看似随意,却是如晴天霹雳一般劈中了门外的人……

在景的目瞪口呆中,墨莲“正常地”接过药喝了下去。而自家的笙爷呢,竟然有了紧张的表情,期盼地望着墨姑娘好像在等待着夸奖,他没看错吧?确定没看错吧?这是自家爷吗?这太不正常了!不行,这么骇人的场面不能让自己独自承受,下回必须要拉着司一起看。

就在景怔愣之间,那边的墨莲已然验收完毕:“不错不错,药量精准,火候刚好。笙大哥,你很有天赋嘛。”

尉迟笙轻笑,忽而想到什么,神色一正:“那你的风寒……”

“区区风寒而已,没事”,墨莲潇洒地摆摆手让他不必担忧,“我身体底子很不错的,昨天是因为那翼火蛇毒才会受了凉。待解毒之后,它自然也会好起来。”

尉迟笙点点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那今日我先回去,你好好休息。”转身欲带着景离开,却被叫住。

“笙大哥,明日我去城郊的紫竹林练剑,要不要一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