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墨染莲笙

棋局(一)

墨染莲笙 墨上灼 1068 2016-08-10 23:13:44

  皇宫

“贤妃娘娘。”

“父亲不必多礼。丹儿,上茶。”

陶雪求了皇上的恩典,允许陶潜进宫探望。一来因为她挂念父亲,二来父亲失去儿子忧思郁积她也该宽慰一二。遂,打着仁孝的旗号,这场会面顺利进行。

“胜儿他已去,我和你母亲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现在就你这么一个女儿,贤妃娘娘在宫中可千万要保全好自己。”陶潜叹了口气,两鬓花发已生,驰骋官场多年却在一夕之间老了十岁。

“父亲放心。本宫无法出宫侍候,你同母亲二人可得宽心,让府里的丫鬟多准备些凝神静气的茶,身子若是垮了可怎么好。”

左相点了点头,一时间被愁绪包裹,无话。

“父亲可愿与我说说,此事的来龙去脉?”

陶潜略微思量片刻,启唇道:“那日,胜儿他去了醉仙楼喝酒,整夜都不曾回家,本来这是很平常的事情,所以也没有多想。可没想到凌晨时分为父被惊醒,管家来报说有重要的事情。当时才知你弟弟的尸体在河边被巡夜的侍卫发现,你母亲听后当场就晕了过去,我也……唉……”

事后,陶潜曾仔细审问过陶胜的那些狐朋狗友,据说当日他喝醉了之后说要出去方便一下,可是出去了好久也没见他回来。于是大家一起出去寻他,可惜却连陶家的几个小厮都不曾找到,故以为陶潜已经回了家,哪想……

后来由仵作验证得知陶胜确因溺水而毙,周身没有发现任何其它伤口,所以衙门偏向于是他失足落水。可是陶胜通晓水性,即使喝醉,也不该到致死的地步呀……

贤妃娘娘皱了皱眉,哪怕了解了大概,却也听不出了所以然来。

左相眉峰一蹙:“此次进宫,为父想让雪儿帮上一忙。”言语中已经放下了彼此的身份,如同寻常百姓家。

“父亲请说。”

“为父知道雪儿聪慧果敢,若是放在以前你那胆小的性情,我是断然不会说与此事给你听。你弟弟的事情,京兆衙门查了这么久都没个准消息,为父想除了那贼人准备万全之外,或许还是因为对方身份不凡。”

“父亲在仕途上可曾得罪过何人?”

陶潜并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转而说道:“为父想让你留意东齐人的动向。”

“这是缘何?”

“我想事情未免太过凑巧。何以为他们一来,胜儿就遭遇了不测。眼下东齐人就住在皇宫,你可一定要把握好这个机会。”

陶雪眯了眯眼,盖住了眼底的情绪,手中的帕子也抓紧了几分:“雪儿知道了。”

“你要记得,胜儿可是你的亲弟弟,你可要多费点心思。”交代了几句后,左相离开了华阳宫。

陶雪目送他离去的背影,眼神再不似方才那么乖顺,广袖一甩回了寝殿。

“丹儿,若有任何人来拜访一律都给本宫回绝了,今日本宫谁也不见。”

“是。”

天空开始变得灰蒙蒙的,水池微微泛起了涟漪,不知何处飞来的红色蜻蜓煽动着翅膀偶尔轻点水面嬉戏。华阳宫的后殿门被推开,竟是有人趁着快要下雨的天气出了门朝着另一处宫殿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