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墨染莲笙

求旨

墨染莲笙 墨上灼 1189 2016-08-09 23:44:00

  自从皇帝允让兄弟几人听政议事以来,尉迟笙一直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尽着皇子的义务,而今日正好就是他“晒网”的日子。也恰恰是今天,左相病已痊愈,回归朝堂了。

“皇上,老臣多日因病在家,未能为皇上排忧解难,请皇上降罪。”陶潜行了个大礼,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爱卿痛失爱子,身体抱恙实属正常,何来怪罪一说,快快平身。”尉迟羿弘的脸上染上几分担忧。

“谢皇上。臣还有一事请求,恳请皇上应允老臣。”

“噢?不知爱卿所谓何事?”

“日后审理犬子一案老臣可否作为陪审出席?”

“朕准了。”略微一思量,通情达理道。

“谢皇上隆恩。”

午时 凤仪宫

“母后”,尉迟涛来到了皇后娘娘宫中,已经到了用午膳的时候,饭香四溢,“你这儿的吃食可叫我想念好久。”

“你这孩子,前日才吃过。”皇后林幽温柔一笑,“笙儿呢?”

“他今日一早就出宫办事去了,估摸着时间该回来了。”

“母后,大哥。”真可谓是说曹操曹操到,这不,尉迟笙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

“快去净净手,午时三刻了,饿坏了吧。”说着皇后让人将早已备好的膳食端上,很平淡的家常菜肴,却让人觉得是冰冷的宫墙内期许已久的温暖。

今日的林幽,神色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只是细看起来便能发现这样寻常的神色却带着一抹不寻常的忧伤--今日是她那个尚未出世的孩子的忌日……

数年光阴飘散,昔时故人,宫墙内又有几许人记得……

除却出征的一年,每年的这一天尉迟涛两兄弟都会进宫陪着皇后。他们知晓,她从不曾放下,当初失去孩子时夜夜以泪洗面,午夜梦回之时也每每自责,若是自己再当心些,或许一切不会发生……花落满地,无声叹息……

墨府

楚萱用了午膳后便赶往到墨莲这边,两人谁也没有提昨日的事情,只要得知彼此安然无恙其实旁的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槐树叶落,秋意渐浓,由于用了地暖的缘故,幽玉苑内比平常要暖上几分。

“莲儿,你这还真是舒服。诶?你在画什么?”

“随便画画。”墨莲手腕一停,才发现纸上不知何时已经点墨挥毫,勾勒出梨花点点,鲜衣怒马少年……长桌上的一角,还有一碗热气腾腾的红糖水--那是先于楚萱来访的尉迟笙所赠。

也是从他走以后,墨莲就不自觉地执笔,即使不知自己想要画什么。或许是无法安置有些异样的心情,也许只是因为想要打发过于无聊的时间。

只是,她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画上的内容,那一抹酷似某个人的背影……

悄悄将画收起,端着桌上的汤水坐在了楚萱身边。

“莲儿,今日我听爷爷说左相要求陪审陶胜的案件呢。估摸着他是发现了什么新消息这才振作了起来,前些日子可还听说他萎靡不振的,今日这事来得突然。”

墨莲点点头,想法与她不谋而合,心病还需心药医,若非关于陶胜的事情,左相定然不会如此快速就药到病除。

不过……

“这也不用我们操心啦,该是子清他们几个烦恼的事情。”楚萱挑了挑眉,即便明面上只是京兆衙门在探查此案,但是他们必然会尽皇子之责。

“说的也是,事情攸关人命,但愿笙大哥他们能顺利查得水落石出。”虽然陶胜这人不怎么样,但事发蹊跷,不得不仔细推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