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墨染莲笙

流言止(一)

墨染莲笙 墨上灼 1035 2016-08-11 23:18:56

  帝都街道从不乏熙熙攘攘的人群,自然也不缺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自发现那辆马车以来,短短一天的时间,关于墨莲的流言不曾停歇过,只是今天,这些字眼再不曾流落到耳边。

“你听说了吗?马车存尸一案有进展了,据说是宫里头的主子派出的杀手呢?”

“这可信吗?宫里头的人怎会想突然杀了镇国将军府的人?没听说有什么冲突啊。”

“诶诶诶!你们记不记得,当日同墨府小姐出游的人还有东齐的人啊!会不会是…”

“你想多了吧,东齐的人和尚小姐才接触一天,能有什么事儿?”

“……”楼下还在激烈地讨论着,谁也没有听到楼上的一间厢房内传来茶杯碎裂的声音。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传闻?”箫浅月几乎是从牙缝里吐出来的几个字,眼神像是淬了毒汁一般望着自己的侍女。

“好像是有人查到了什么,是属下办事不力,公主息怒。”丫鬟跪在地上,身影几不可察地颤抖。

“去查!到底是谁坏了我的好事。”脸色越来越扭曲,“你,回宫之后自己去领罚!”

“是。”

忽然间箫浅月像是想到了什么,扭曲的神色慢慢被一抹笑意替代,“我的妆没花吧?一会儿两位哥哥可是要来这里陪我用膳的。”

“公主的妆容很好。”丫鬟抬起头,为自己的主子检查之后说道。

“很好,起来吧。”慵懒的语气,仿佛刚刚的狠辣来自于和她长得一摸一样的另一个人。

丫鬟起身叫人收拾好了厢房后默默地退到了箫浅月的身后,眼观鼻,鼻观心,愣是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云去云来 醉阁

四兄弟品着上好的君山银针分别坐于圆桌旁,茶汁儿杏黄,清香被微风拌着遍布房间的角落,沁人心脾。银针在杯底如雨后春笋一般立起,浮于水面的又如飘雪一般缓缓沉入杯底。

可惜这一浮一沉的动静却完全不能缓解房内微微凝结的气氛,只见三人用手撑着脸均看向尉迟笙的方向,表情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擎着一抹玩味的笑容,’审视’中带着戏虐。

僵持须臾后,尉迟笙平静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崩裂,“怎么了?”

“子风,今天一路过来你都听见些什么消息?”子清询问自己的弟弟,但是眼神却不曾离开尉迟笙。

“我听说啊……案子有进展了,是和莲儿相关的那桩哦。短短一夜时间,再也没有人把莲儿与这个杀人案联系起来了诶。”

尉迟涛在一旁听着笑意更深。本来嘛,谣言这种东西,本可以等到一切真相大白后不攻自破,可是这家伙非得加快处理,和他平日里顺其自然的作风完全不同。以一个新的流言盖住另外一个,是最快最有力的办法,毕竟百姓们茶余饭后聚在一起少不了要聊天儿。

尉迟笙摩挲着茶杯,“别说这事儿发生萱儿身上,子清你会无动于衷。”关于感情的调笑以前还从未出现过,不知所措的他紧张得开始反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