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墨染莲笙

议事

墨染莲笙 墨上灼 1246 2016-08-04 22:42:41

  帝都,云去云来,醉阁

尉迟子清正在长桌上作画,笔尖行如流水,一描一绘仿佛已在心底重复了千万遍,眼中是抑不住的情深。

房中还有另外一个人动作却与前者反差很大,只见他左手拿着柑橘,右手执着一本神话故事书,偶尔还煞有介事地点点脑袋,偶尔噗嗤一声笑出来却又注意到同在一间雅阁的兄长,不得不压低声音,娃娃脸因此有些微红,书上还沾有些可疑的汁渍。

须臾,只见尉迟子清笔落,门随之被推开,尉迟涛和尉迟笙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醉阁。

“喂,我说你俩会不会太慢了点,哥哥的画都已经完成了。我这柑橘都吃得快饱了,快说,是不是不愿意带我去吃东西所以故意来得这么晚的。”尉迟子风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娃娃脸挂着一副委屈的表情。

尉迟子清无语地摇摇头,尉迟笙眼底毫无波澜地瞥了他一眼,尉迟涛则挑眉道:“第一,子清的画还没有完成是他自己停笔了,你估计得医治一下自己的眼睛;第二,那柑橘的数量对你来说简直九牛一毛,一旦有美食端上来,你硬塞也会塞下去的。”

“所以涛哥,我最讨厌你了,非得揭穿这一切。”尉迟子风把没吃完的柑橘扔进了嘴里,放下了手中的书走到一旁净手。

嬉闹过后,雅阁内又换成了另外一种氛围。

“对于东齐皇室派遣义子来都你们有何看法?”大皇子率先发问。

“萧楚容曾说是自己的二弟生病才换成他。但问题是为什么偏偏是他?”两国邦交往来,竟然派出一个非皇室血统的人前往,会不会过于草率?

“那日我让人送的纸条你们可有收到?”

“我们还等着你解释上面的内容呢。”纸条是收到了没错,可是被它的消息震惊得不轻呢。

“我和笙怀疑那个所谓的义子很有可能就是凌。”

“为什么?”

“东齐队伍在城外五十里的驿站停歇的时候,我和笙曾去探查过,无意中发现了他包袱中的剑穗儿,而那个剑穗儿……我们都有。”当年,兄弟几人上雪山拜师的时候,入门礼便是霁色玉环做的剑穗儿。

“这么说我们可以确定他是尉迟凌无疑了。这次回来他的目的绝对不简单,可是我觉得他对我们似乎没有敌意。”尉迟子清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哥,你怎么知道没有敌意?”尉迟子风一边从自己的药箱里拿出针包一边问到。

“直觉。”就凭他还一直保留着那个剑穗儿,想来他还顾念着兄弟间的情谊。

“……”尉迟子风撇了撇嘴,走向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尉迟笙。

尉迟笙当即明白了尉迟子风的意图,也不说话只是缓缓褪下上衣露出了精壮的胸膛。

拿起针,娃娃脸上有着少见的严肃,精准地落在了每一个穴位。就这样,一开始没加入聊正事的队伍的两人,如今更是作壁上观了。

“不管如何,这一次二弟前来定是要将当年德贵妃娘娘的事情重新揭开的。这么多年来,我和笙在宫里都没查到任何蛛丝马迹,我很好奇,今时今日老二会打算如何做呢。”尉迟涛嘴角扯开了一抹笑意,不管尉迟凌会用什么手段他都会尽可能地保护身边的人。

“这段时间我们都让手下的人警戒些。对了,笙,云可有什么消息给你?”

正在针灸疗伤的尉迟笙看着其他人摇了摇头,云自班师回朝后虽然依旧继续着探查的任务,但是到现在仍然没有任何进展,他也觉得不可思议,毕竟一直以来云的办事效率还是很让人满意的。

尉迟子清挑了挑眉,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