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墨染莲笙

过招

墨染莲笙 墨上灼 1035 2016-07-30 23:18:20

  听了尉迟凌的故事,残酷的往事又一次被揭露,一时间悲伤的情绪笼罩在厢房里。

随着队伍的前进,一辆带有铃铛的步辇渐入人眼,步辇被装饰成紫色,拢着轻纱。微风拂过纱帐被吹起一角,饮香阁内的五人瞥见了里面坐着的一抹倩影,只一眼便知道里面坐着的定是一位绝色美人。骤然间,茶杯落地摔碎的声音响起,把众人的思绪拉扯回来。

“汐晴,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墨莲见汐晴脸色苍白,担忧不已。

汐晴摇摇头,心有余悸的模样却让房内的人不得不心起疑惑,但汐晴既然摇头他们也只好作罢。

窗外

两队人马相遇,甯国的三人抱拳算是打过招呼,对方的两位皇子也右手抵于胸前施了一礼。

“尉迟涛。”

“尉迟笙。”

“尉迟殷。”

“萧楚容。”

“萧楚沂,这是吾妹萧浅月。”步辇中的女子微微点头算是见礼。银色面具下的声音稍显低沉,疑虑在楚萱等人的心中悄然而生。声音怎么会如此不同,儿时的尉迟凌音色温润清脆完全与此人大相径庭,莫非他们的猜测错了?

只是眼下却无暇去顾及这些,因为此刻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双方的队伍都未曾下马,只是眼神对接你来我往,怕是东齐此次前来颇有挑衅之意。

“看惯了沙场大皇子的铁血英姿,今日这翩翩贵公子的样子倒是叫人眼前一亮。”箫楚容开口道。

“萧大皇子当日沙场点兵之势也让在下记忆犹新。”本着客套到底的心,尉迟涛回应着对方。

萧楚容微笑点头,忽而转向尉迟笙道:“副帅身子可好些了?当日那一掌吾很抱歉。”

厢房内的兄弟二人攥紧了拳头,原来那伤竟是拜萧楚容所赐。

“打就打了,还非得在这招摇,太过分了。”子风带着些许不满开口,这明摆着就是寻衅。

尉迟笙眼底毫无波澜,倒是大哥先开了口,“承蒙惦记,笙的伤已无大碍。想来当日萧皇子落马之伤也当痊愈?”

肯定的语气让对方一滞,该是忘了自己曾有那么一瞬。

“这位是?”尉迟涛打破了沉默。东齐皇室似乎不曾有萧楚沂这号人。

“他是吾的义弟。原是二弟随我来此,只是临行前他突感风寒,父王遂决定让他与我同行。自儿时起他这面具就未摘下过,三位别见怪。”

“大皇子客气了。既如此,请随在下回宫。”

“请。”

车轱辘重新转动朝着皇宫方向扬长而去。

饮香阁

眼前的美食还带有余香,可是大家都没有了哪怕再多吃一口的兴味。从声音判断也许他们的猜测是错误的,但是事实没有明朗前,一切还是未知。若此人真是尉迟凌,那么回来报复也不无可能。

“今日皇上会在宫中设宴为东齐的人接风洗尘,我们都在受邀之列。晚些时候我们一同过去吧?”尉迟子清想起这茬儿。

其余人点点头对此都无异议,于是决定尉迟子清送楚萱回家,而尉迟子风则与墨莲汐晴一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