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墨染莲笙

发作

墨染莲笙 墨上灼 1363 2016-07-23 22:40:41

  墨枫想到了什么疾步走了过去,众人看清来人是墨枫后让开了一个缺口,只见墨莲面色发白一手揪着自己胸口的衣衫,一手紧紧攥着椅子,指节发白,见者都能感受到她此时的痛苦,可是她愣是没发出一丝示弱的声音。楚萱,尉迟笙几次想上前查看,但却又不敢上前,生怕任何触碰会加深眼前小人儿的痛苦。

“世叔,莲儿刚刚面色突然变得苍白,随后心口就疼得不行,已经疼了好一会儿了。”尉迟子清焦急解释道。

墨枫微微点头,他曾经经历过那种刺痛,那种触及不到却让灵魂也能颤抖的疼痛,果然提前发作了。抬手想要让内里在墨莲身上游走一周探寻情况,只听见墨莲突然道:“爹爹,我现在没事了别担心。”

轻松的口气让众人都怀疑是否是安慰之语,可是见墨莲脸色不如之前苍白,且两手不再紧攥着衣衫与木椅,这才稍稍放下了心。

“想必今日莲儿有些累了才会引发如此不适,不若大家先行回去,也好让莲儿好好休息。”叶紫钰这时走过来,声音温柔却又让人不可抗拒。

“那墨叔叔,我们改日再来拜访。”尉迟涛拱手道。

“莲儿,那你今日好好休息。”楚萱上前一步握墨莲的手。

墨莲点头,对周围人抱歉地笑了笑,她也不知为何突然会如此不适。

“子风,你可有看出什么?”出府后尉迟子清立即问道。

“没有。”尉迟子风摇摇头,娃娃脸上带着一抹纠结,似乎为身为医者却没帮上忙而自责,“没有经过把脉尚不能确定,休息不好的话确实可能引发心绞痛,但具体原因还不得而知。”

“那我明日得再来看看。”尉迟子清坚决道。

“我也去我也去,子清带我一起吧。”楚萱忙抱着他的手臂,深怕他不答应。

尉迟子清无奈点头,“那现在我且送你回家。”

“咳,你能先放开我大哥吗,注意注意,好歹在外面,男女授受不亲呢。”尉迟子风调笑道。

谁知楚萱听见了非但不撒手还对尉迟子风投去了挑衅的眼神,“我偏不,子清,我们走。大皇子五皇子六皇子,回见。”楚萱潇洒地摆手。

“诶,等等我。我们也回见。”尉迟子风忙跟了上去。

余下三人也转身打算往另一个方向走。

“大哥,六弟,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你们先回宫吧。”尉迟笙说完也不等二人回答,抬脚就转入了另一条巷道。

二人的问询没有得到回应,相视无奈一笑,只好回宫。

尉迟殷走在路上,想到刚刚在墨府发生的一幕,心里很是郁闷。他想不通自己为何会在大堂外面出现且还与墨府的侍卫交了手,前一刻明明还在与众人交谈,下一秒便是电光火石间的较量。再细想下来,心里微微一惊,其实自从那天的宫宴之后,他好像就一直昏沉沉的。十二个时辰他几乎有八个时辰都在睡觉,更奇怪的是,醒着的四个时辰却是在晚上,所以这些天他对白天的情况一无所知。差人去请太医,可是回来得到的消息却是母妃让他好生休养,这种情况只是香料安神的作用,现在想来,真的只是如此吗?

旁边尉迟涛侧头正要开口,却看到六皇子一脸走神的样子,便抬肘撞了撞他,“六弟,你没事吧?”

后者像突然被惊醒一般,“没事,大哥,我最近许久不曾看望皇后娘娘了,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她吧?”在他小的时候,贤妃陶雪不曾像其他母亲一般照看孩子,反而整日待在自己寝宫不知忙什么。还未学会走路的他只与乳母较亲近,待能走的时候,经常自己偷偷跑出宫叫乳母每次都一顿好找。有一次被皇后娘娘看见,便让尉迟涛多与他来往,久而久之他成了皇后宫中的常客,几乎同尉迟涛、尉迟笙一般,所以尉迟殷也算是由皇后看管长大的。

“好,那我们带些荷花酥回宫吧,母妃喜欢饮香阁的味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