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墨染莲笙

宫宴

墨染莲笙 墨上灼 1075 2016-07-23 22:40:41

  帝都皇城

皇帝尉迟羿弘设宴宴请百官,只等三人入席。几位皇子阔步跨入殿中,金漆雕龙宝座上端坐着头戴冕旒的男子,成熟内敛,帝王之气尽显于身。皇后林幽着一袭凤袍坐于男子的身旁,母仪天下,落落大方。微微低了几个台阶的位置坐着贤妃陶雪,左相之女,与初入宫时的青涩模样,到如今成为皇后之外恩宠最重的娘娘,不禁让人感叹世间事多变化无常。今日的她穿着艳红如火的衣裳,小酌几杯酒后更加妩媚动人。

“父皇、母后万安。”三人跪地行礼。

“平身。”尉迟羿弘看着自己的儿子,眼神带着丝丝欣慰,待三人落座后继续说道,“今日吾儿大胜归来,朕心甚悦,众将士们辛苦,朕敬尔等一杯。”

“谢皇上隆恩。”众人起立举杯共饮。再进行了一系列赏赐之后,宴席正式开始。

贤妃陶氏端着酒杯站起身来,“臣妾敬皇上皇后一杯,这一次大获全胜,乃是甯国之福。”

皇帝听后眼底的笑意掩不住,皇后亦是微笑回应,三人一饮而尽。

酒过三巡,贤妃的父亲陶xx顺势站起身来,“老臣就敬大皇子和五皇子一杯,为这次的凯旋而归,二位皇子果然卓尔不凡,倒是应了’长江后浪推前浪’这句古话啊。”说着还兀自地笑了笑。右相楚席璟听了脸色微变,这话听起来像是在指责着之前派去平定边境而不得的将士,可若是不曾解释清楚,保不齐要被有心人听了去,不日便会有两位皇子这股”后浪“要推的是座上那位”前浪”的传言流出,后果不得不令人心惊。

大皇子尉迟涛站起身来,“左相真是高抬了本皇子与五弟,这次征战乃是借着天时地利,再有父皇慧眼独具让五弟跟随,便是人和,这才得以大胜回朝。父皇的风采着实让吾等望尘莫及,何来’前浪后浪’一说呢?身为臣子能为天子分忧当很庆幸。”没有任何居功自傲地驳回了左相的话,还借以把矛头指向了左相,既然你敢暗喻,那为何不敢再说得明显一些。

皇帝自然明白左相所说的“前浪”指的是自己,顿时嘴角扯了一抹冷笑,却是不看陶xx。他讨了个没趣,喝完酒之后也只能恹恹坐下。

五皇子尉迟笙默默地不发一言,只是跟着大哥回敬了一杯酒。皇帝满带宠溺的眼神望着尉迟笙,缓缓地有些迷离,好像是在透过他看着另一个人的影子。

贤妃见此眯了眯眼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皇后则很是欣慰地望着两人,他们如今已能独挡一面,倒是不用她操心了。

丝竹于耳,夜色未央,曲醉人心,交谈声也不断。

大殿内时不时能听到贤妃的声音,左相时不时插上几句,也不知在聊什么,竟然能引得皇上频频发笑。尉迟子清默默地坐到了三兄弟这边,压低着嗓音说话打发时间。

“这次你们可有十天的休沐之期呢,可打算要去哪里走走?”

“许久不曾回来倒是想念饮香阁的东西了,还有云天涧的曲儿,不如明儿个去逛逛?”

“那敢情儿好,大皇子做东。”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