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恐怖惊悚 阴阳鬼命

第二十九章 逼迫

阴阳鬼命 羽落晨兮 1969 2016-09-16 12:09:54

  这鬼市里,人多眼杂,眼下一对峙,立即引来了许多人,不过并没有人出言阻止。

“朋友,你想英雄救美,也要分清对手吧。”

淡漠的声音传来,在那群人里,先前的男子开口说道,他穿着一身黑衣,负手而立,面带微笑的看着君洛夜和林雅萱。

“我当是谁那,原来是欧阳家的人。”君洛夜眼神一凝,目光停滞在那男子的胸间,一枚纯白色胸针异常显眼。

这胸针乃是伏魔家族之一的欧阳世家的独有标志,唯有嫡系族人才能佩戴。

“不知道你是欧阳家的哪位嫡系?”君洛夜懒洋洋的说道。

“在下欧阳熙。”男子深深看了一眼君洛夜,这才说道。

“看在同是异能者的份上,你让那女的跪下赔礼道歉,这事就这么算了,不然……”君洛夜指着想和林雅萱争钻石吊坠的女孩,开口说道。

“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让我们雪儿姐姐跪下!”

出声之人,是一位穿着短裙的女子,她有着极为美丽的容颜,肌肤如白玉,微微笑起时,眼角又是带着一丝媚意。

这是一个天生尤物。

“呵呵。”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这几个欧阳世家的人同时冷笑起来。

“怎么?我说话你们不听吗?!”

君洛夜淡漠的声音,从他嘴里缓缓吐出,此时的君洛夜,气势陡然强盛,那股冷意也是席卷全身,好似瞬间从一个痞子变成了一个冷酷的杀手,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我最后说一遍,跪下!”

君洛夜一步一步的朝着欧阳雪走去,全身上下散发着冰冷暴虐的煞气,只有经历过血腥的人才会知道,那是杀气!

不是君洛夜的杀气很淡,而是他根本就没想过杀人,这股淡淡的杀气只是在他变得冰冷的时候会散发出一丝,但就是这一丝,周围的人就感觉空气瞬间下降了不少。

顿时,再也没人敢小瞧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因为在这股杀气下,他们的心神都在恐惧。

“你……”

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君洛夜,欧阳雪脸色苍白,她知道今天是踢到铁板了,在他们报出家门的时候,这人根本无所畏惧,要么他是个傻子,要么就是他根本看不起欧阳世家。

“兄弟,这件事是我们不对,东西我们愿意买下来送给你,能否就这样揭过?”

欧阳熙踏步走来,一个闪身挡在欧阳雪前面,这毕竟是他的妹妹,他不可能看着她被人欺负。

“少来。”君洛夜瞳孔冰冷,冷声道:“刚才欺负人不是挺爽吗?要么跪下道歉,要么……你们今天休想出的了这鬼市!”

感受到主人的愤怒,君洛夜身后的血木剑自动发光,冲破束缚,降临在这里,一股无法形容的滔天异能量缓缓苏醒,在他周围,浑身赤光澎湃,威势惊人,如江海起伏。

感受到这股异能量,对面一群人脸色都变了,这个要求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可从那男子身上的灵气判断,对方至少达到了四段异能者的级别,他们这边最强的就是欧阳熙了,也仅仅才二段异能者。

即便是这样,欧阳熙依旧被定为族内的少族长,由此可见,眼前这人恐怕也是某个伏魔家族的少族长。

普通人有灵,就像林雅萱那样,掌握一点灵力,被称为灵徒,灵徒之上就是异能者,分十段。

“不行!”欧阳熙坚决的摇头,道:‘雪儿是不会下跪的。’

“你说不行!”

君洛夜气势如虹,眸子冷冽,手持血木剑大步向前,逼视前方:“那我自己来!”

他盯上了欧阳雪,手中血木剑遥指,真要动手了。

欧阳雪面色如纸,在君洛夜的灵力范围内,她的心神在颤抖。

“道兄,我们知道错了,雪儿年轻不懂事,这件事就不能善了吗?”欧阳熙满嘴苦味。

“洛夜,算了吧。”身后的林雅萱悄悄拉了拉君洛夜的衣袖,君洛夜能为她挺身而出,已经很让她感动了。

“杀!”

君洛夜似乎根本没听到林雅萱的话,身影向前冲击过去,手中血木剑一抖,空气震动。

轰隆一声,欧阳家的五个人全都不由自主的倒退,宛若一座大山压落,让每个人心悸,竟然要跪下了。

这就是差距,在君洛夜面前,哪怕对面是欧阳世家的天才又如何,远不是他们能对抗的。

场中只剩下了欧阳熙一人,其他人全部倒退,根本没办法站立,不然会被君洛夜身上的气势压碎。

轰隆!

血木剑如一道赤光,带着一往无前的威势,携带漫天灵力洞穿而来,绚烂夺目。

欧阳熙也不愧是欧阳家的少族长,反应极快,在一瞬间出击,右拳化成一团灵力火焰,狠狠轰击过去。

两者激烈对抗,转眼间交手数十次,一人裹着灵力火焰,宛若战神,一人沐浴在赤色灵力里,犹如杀神,速度极快,不断冲撞在一起。

观战者无不骇然,这两人太强了,虽然他们还很年轻,但已经超越了在场的大多数人。

“小子,你不行!”

君洛夜开口,身体爆发出更为璀璨的光,他光辉绚丽,手持血木剑,每一步落下,都带动着强大的异能量。

轰!

血木剑剑刃再转,冲击向前,欧阳熙露出惧意,急速躲避,但已经晚了,那剑刃带着赤色,洞穿他的肩膀。

噗!

欧阳熙直接倒飞出去,大口喷血,肩膀上出现一个前后透亮的血洞。

要是别人受了这么重的伤,肯定早就昏迷了,但他毕竟是欧阳家的少族长,直接用灵物凝固了伤口,纵然如此,他也失去了战斗能力。

欧阳熙战败,再也没人能敌君洛夜。

现场鸦雀无声,欧阳雪吓得浑身冰凉,冷汗直冒,一张俏脸上带着无尽的惊恐,全身不由自主的打着摆子,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敢乱动。

难道真的要下跪道歉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